大佬总是拒绝我第5章,大佬总是拒绝我第5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电话响了几声,接通了。
  
  薛盈几乎忘了呼吸,手微微发抖。
  
  “你好,请问是哪位?”
  
  不是薛智中的声音,但是薛盈仍是流了眼泪。“刘叔——”
  
  刘叔是管家,看着她长大,感情深厚。
  
  “您是?”
  
  薛盈咬着嘴唇,极力压抑情绪,克制自己说出实情的冲动。“我是……玉莹的朋友。”
  
  她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火化,埋在土里,墓地旁边种了一棵树。
  
  这是她生前跟父亲说好的,他一定会按照她的心愿去做。
  
  “是小姐的朋友啊,我们小姐……”刘叔叹气,情绪哀伤。
  
  “您……节哀,我能跟玉莹的父亲说几句吗?关于玉莹的。”
  
  “老爷刚睡下,等他醒了我再跟他说,您看行吗?”
  
  “可以的,不要打搅他休息。”
  
  “那请问该怎么称呼您?”
  
  “我,姓李。”
  
  李,是她妈妈的姓氏,她的爸爸和妈妈十分相爱,可是妈妈身体不好,生下她之后没几年就病逝了。
  
  讲完这通电话,薛盈心情舒畅许多,心里有了期待。
  
  忍了几天,鬼知道她每天都多么想回家,想给爸爸打电话。可是,总有一股强烈的感觉在制止她,总觉得贸然而去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现在,她换一个身份跟他联系,不好的感情变不那么强烈了。
  
  然而现实残酷,她没等到薛智中的电话,得到了他生病的消息。
  
  这已经是第二天的事情了,刘叔打电话告诉她的,薛智中身体没有大碍,只是哀伤过度,医生叮嘱要静养,不要让情绪太过激动。
  
  言下之意,便是婉拒薛盈与薛智中对话的要求。
  
  薛盈很担心,多问了两句,刘叔察觉她的关心超出正常范围,起了疑心,她便不敢再说。
  
  她深深地觉得是因为自己找他,他才会生病。以前不相信不科学的东西,现在亲身经历,什么都不敢不信。
  
  既然不能找父亲,那就不去找,她一个人,也可以好好活下去。以后,会有机会见到他的吧,就算不是特意去找他,也有可能出现在同一个场所。
  
  随后,薛盈打车去了律师事务所,找张莘。
  
  张莘,是她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她们十来岁在一次晚宴中相识,跟热闹环境格格不入的两人因为同时夹了同一块肉,又同时谦让,然后都笑了,就此聊了起来,发现性格太投契了,发展成为好友。
  
  看到来者是明星,前台接待有些激动,领着她去会客室,然后去请张莘。
  
  不一会儿,张莘穿着职业套装款款走来,她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表情严肃。见到薛盈,她直言道:“不好意思,我这几天不接新案子。”
  
  她性格耿直,心情不好的时候笑容欠奉,说话不客气。
  
  薛盈在看到张莘的时候就没移开目光,眼中泛起泪意。
  
  她多想上去抱她啊,她们分开了不是几天,而是两辈子。
  
  张莘皱起眉头,不喜欢被这样看着。
  
  她这人比较冷淡,最近薛盈的新闻实在太多,又多是不好的,而且还去色、诱她表哥了,这女人实在不知廉耻,她对她没什么好感。
  
  她表哥陆聿成可是薛玉莹喜欢的人,为了好友,她都不想搭理这个女明星。
  
  琐事缠身的明星找她,除了打官司不会有别的事。
  
  她才不帮她打官司,多少钱都不帮。
  
  “张莘,你能看在玉莹的份上帮我吗?”薛盈直接叫她的名字,而不是叫她“张律师。”
  
  这个名字成功地让张莘变了神色,她惊讶地看着薛盈。
  
  薛盈脸上的悲伤很明显,不像是装的。
  
  “你认识她?”
  
  “嗯。”薛盈郑重点头。“我知道她的很多事,也知道你。”
  
  “我怎么不知道她认识你?”
  
  “这是我们的秘密。”薛盈只能这样解释。
  
  张莘一脸狐疑,“我不信。”
  
  接待端来茶水,薛盈等她出去了才低声说道:“我知道你从12岁开始每年捐助贫困儿童,每个月至少去两次福利院做义工,每天晚上睡前都要看点小——黄——文。”
  
  说到最后三字,她一字一顿,脸上是狡黠的笑意。
  
  张莘瞪大双眼,难以置信。“你!她怎么连这些都告诉你?”
  
  前两样事情还好,最后那件事是她的恶趣味,只偷偷告诉过薛玉莹。
  
  薛玉莹并不是容易泄密的人。
  
  “你别紧张,这事只有我知道。”
  
  “谁信啊!她怎么那么坏。”张莘怎能不激动,这女人,人都不在了还来气她,让她想找她说理都不能。
  
  可能是有了理由,张莘心里一阵难受,眼睛热热的。如果她还在,就算她把她的秘密广播出去,都可以。
  
  “对不起。”薛盈自知害她伤心了。
  
  张莘端起茶杯喝茶。
  
  薛盈抿了抿唇,说:“如果我说我就是……”
  
  “咳咳!”张莘突然被茶水呛到,咳得很厉害,然后哮喘病犯了。
  
  薛盈着急起来,连忙跑去她的办公桌,打开第二格抽屉,拿出她的药。她回到张莘身边,倒出药丸喂给她。
  
  张莘吃了药之后渐渐好了。
  
  她的同事都围了过来,刚才薛盈的动作他们都看在眼里。她动作迅速目标明确,仿佛对张莘的习惯十分熟悉。
  
  “你怎么知道我的药在哪里?”张莘是律师,逻辑思维很强。
  
  又一次因为打算说真相而发生事故,薛盈已经确定这属于不能说的事。
  
  “你和玉莹,到底是什么关系?”张莘又问。
  
  薛盈扬起一个微笑,眼中漾着泪意。“你帮我的忙我就告诉你。”
  
  “好。”张莘很干脆地答应。
  
  薛盈抹了一下泫然欲滴的泪水,“我都高兴哭了。”
  
  周围的人对这位女明星的反应有点无语。
  
  张莘翻了个白眼。
  
  翌日,薛盈跟张莘一起来到天弘娱乐。
  
  薛盈穿了一身黑色V领连身裤,束了个高高的马尾,化了个大直眉,偏深色的口红,攻气十足。
  
  早上打扮完毕之后,她发了个自拍给张莘,问她这打扮怎么样,没有没气势。
  
  张莘昨晚郁闷了很久,实在理不清薛盈和薛玉莹的关系。以前因为名字相似的问题,她俩谈论过这个女明星,张莘没什么好话,薛玉莹却说薛盈其实挺不容易的。
  
  当初没在意,现在回想起来,她不就是再袒护薛盈么。
  
  记得那是一年前薛盈刚刚红起来的时候。如果她们那个时候就认识,没道理隐藏的那么好啊。
  
  她是连薛玉莹的手机密码微信密码微博密码都知道的人,薛玉莹认识了谁,都会跟她说,就连喜欢陆聿成的事,她也知道。
  
  想不通,好奇心驱使着她跟薛盈多接触。
  
  “你觉不觉得我们俩现在很帅?”薛盈小声跟身旁的张莘说道。
  
  张莘冷着脸,说:“不觉得。”
  
  周围的人看她们的眼神,明明是嘲笑。确切地说是对薛盈嘲笑,她是被连累的。
  
  “没关系,等会就帅了。”薛盈心情很好,是穿越之后最开心的一天,因为身边有朋友,因为就要逃离天弘这个火坑。
  
  让她去陪爷爷辈的男人,实在太恶心了。
  
  张莘哼声道:“没想到你找我就为了这么点小事。”
  
  她对薛盈的感觉有点奇怪,客观来说,她会很讨厌她这样的人,可是才接触没多久,那些厌恶的感觉莫名变淡。
  
  可能是薛玉莹牵系着她们。
  
  边说边走,两人步入电梯,门关上了,薛盈才卸下装酷的表情,有些调皮地说:“不好意思让张大律师大材小用了,以后有大案子再找你帮忙。”
  
  “希望不要有这样的机会。”
  
  “会有的。”薛盈在心里补充:反正会一直去找你。
  
  薛盈让张莘帮的忙是尽量争取多一点的解约金。刚穿越的时候她就发现了,原身虽然是大红的明星,通告多,但根本没多少钱。她辛苦挣的钱,大头是公司的,还有一部分是经纪人的,她只能拿很少的一部分。
  
  明星开支大,她又有一个乱糟糟的家庭,这些年并没存下多少钱。
  
  她知道娱乐公司很黑,但天弘是特别黑,现在用了别人的身体,总要讨点公道。
  
  两人一路来到总经办,周喆海靠在大班椅背上,脸上是得意的笑容。
  
  直到薛盈向他介绍张莘:“这位是我聘请的律师,周总说要跟我解约,那么我们就谈谈解约金的问题吧。”
  
  “解约?”周喆海的笑容瞬间消失,坐直身子,眼珠子转了了转,了然道:“你是想趁机跟我谈条件,想提高你的分成吧?”
  
  这样的事情薛盈做过几次,成功过两三次,名气大了,总会拿乔。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
  
  “你难道真的不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你以为你还能随随便便翻红?如果没有我们做公关,你根本爬不起来。”
  
  薛盈懒得跟他多说,她跟原身不一样。
  
  她转头看了张莘一眼,张莘便拿出一份拟好的解约书,放在周喆海的面前。
  
  周喆海拿起来看了一下,笑了。“五百万?呵,笑话,该赔钱的是你吧。”
  
  “周总,我在天弘也几年了,知道的不好的事情也挺多,包括你的私事,以及你和你夫人的关系。”
  
  “你威胁我?”
  
  “除了这个我不知道怎么迅速有效地解决这件事情啊,我们就干脆点儿吧,五百万,我这些年为你挣的不止这个数。”
  
  薛盈戳到了周喆海的软肋,谈了一阵,他愤懑地接受了。
  
  离开天弘,张莘一脸不爽。“你何止是大材小用,我今天的作用只是递文件。”
  
  明明有杀手锏,却还搞那么多多余的事情,张莘真是不懂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下次让你物尽其用。”薛盈笑嘻嘻地说。
  
  “我不是‘物’。”张莘说完自觉不对,抿唇不打算再说。
  
  就在这时,她的电话响起。
  
  她拿出手机,视力极佳的薛盈瞥见了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冷酷霸道的表哥。
  
  薛盈的心脏骤然加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