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总是拒绝我第6章,大佬总是拒绝我第6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表哥。”接到陆聿成电话的张莘并不高兴,不像以前,会很雀跃,然后会戏谑地瞥一眼薛玉莹。
  
  张莘现在一跟他联系就会想起薛玉莹,就会想起薛玉莹那么喜欢他,却一直藏在心里不说。
  
  她无数次想要告诉他真相,可又不能失信朋友。
  
  现在,人不在了,她心中郁郁。
  
  “干嘛要跟我吃饭?我不想吃。”张莘拒绝陆聿成的请客。
  
  电话简短,挂了电话的张莘对薛盈也没有好脸色,毕竟她曾经色、诱过陆聿成。
  
  可是,这两天跟薛盈接触下来,她又觉得面前的人跟色、诱什么的很违和。
  
  不过,她是演员,虽然演技一直被诟病,但总比一般人会演。
  
  “我走了。”两人走出大厦,张莘的车子停在前边的停车场。
  
  薛盈上前一步拉住她的小手臂,说:“能搭个便车吗?张律师。”
  
  这个动作,让张莘想起了薛玉莹,她身体不好,走路慢,而她风风火火惯了,经常忘了迁就她。她有时候跟不上,就扯住她的小手臂,可怜兮兮地叫她走慢点儿。
  
  鬼使神差的,她点头。
  
  薛盈愉快地笑:“你真好。”
  
  知道张莘要回律师事务所,薛盈便说了那附近的餐厅。
  
  “这个时候你就要吃午饭了?”现在是上午十点,离午餐时间还长。
  
  薛盈:“我去消磨时光,谁叫我现在是无业游民。”
  
  张莘默然。
  
  “我以后有工作了,到时候还要请张律师帮我拟合同哦。”薛盈继续说。
  
  “不帮。”张莘果断拒绝。
  
  薛盈抿着唇,咬着手指,像在思考,不时瞄一眼张莘。
  
  张莘被她这姿态给弄得心烦,“你有什么就说。”
  
  薛盈叹气:“我在想还能怎么威胁你。”
  
  听到这话,张莘惊愕。
  
  薛盈笑了。“吓你的,我知道你是正直的律师,我不会让你做违背道德的事情,而且,律师费我不会少的。”
  
  张莘不想跟这个脸皮有点厚的女明星说话,加速车子,只想快点将她扔下车。
  
  薛盈去的餐厅是一家休闲餐吧,里边有很多书籍,环境幽静,适合闲暇时打发时间。
  
  这个好地方是以前张莘告诉她的,只是她身体不好,一直没能来。
  
  餐厅就在事务所隔壁的街道,张莘将车子停在路边。
  
  薛盈道了谢,开门下车,径直走向餐厅所处的商业大厦。
  
  快走到旋转玻璃门时,里面出现一个熟悉的人影。
  
  陆聿成。
  
  他跟朋友一起,看见薛盈的时候,当做什么都没看见一般,移开了视线。
  
  被无视的薛盈,也选择无视他,戴上拿在手中的墨镜,大步往前走。
  
  刚准备开车的张莘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而陆聿成也发现了她的车子,走了过去。
  
  他敲了敲张莘的车窗,张莘不情不愿地将车窗降下,跟陆聿成旁边的人打招呼。“佑珉哥。”
  
  “张大状,好久不见。”徐佑珉是陆聿成的好兄弟,自小一起上学一起打架,长相帅气,性格开朗外向。
  
  “你最近很忙?”陆聿成问安坐车里的人,面上没什么表情。
  
  “是啊。”
  
  “据我所知你手头上没什么官司要打。”
  
  张莘的妈妈是陆聿成的小姨,张莘小时候在陆家住了几年,两人像亲兄妹一样。
  
  张莘这些天因为好友病逝的事情心情不好,饭也不好好吃,陆聿成妈妈耳提面命让他多关心妹妹,开导开导她。
  
  他约了她两三次,她都拒绝,今天是来这边有事,顺便约她吃个饭,结果还是被拒绝了。
  
  “我现在接了工作了,刚才那个漂亮女明星看到了吧?她现在是我的客户。”
  
  陆聿成面色不虞,“你不是不喜欢接明星的案子?”
  
  张莘:“工作而已。”
  
  徐佑珉忍不住说:“那个女明星想爬你表哥的床的事,你知道的吧?”
  
  陆聿成警告地看他,徐佑珉耸耸肩。
  
  张莘:“当然知道,我就想看看她是什么样的人。”
  
  徐佑珉好奇:“是什么样的人?”
  
  张莘睨了他一眼:“想知道自己去了解。”
  
  徐佑珉摆手。“算了。”
  
  陆聿成抬腕看了眼时间,“我们要去办点事,你中午没约的话就一起吃顿饭。”
  
  这次张莘没拒绝。
  
  薛盈来到位于三楼的餐厅,不由自主地走到靠窗的位置往下望,恰好看到陆聿成打开车门坐上车,跨入车子前,像是有感应一般,他看了过来。
  
  薛盈吓了一跳,连忙挪开身子。
  
  过来一会再看,车子已经开走了。
  
  她突然懊丧,明明以前他是不讨厌她的,现在满眼厌恶。
  
  以前张莘跟她说,面对不友好的人,不要给他面子,不要用正眼瞧他,要让他知道你并不把他放在眼里。
  
  薛盈万万没想到,这条准则会用在自己陆聿成身上。
  
  下午,薛盈翻出一个号码打过去。
  
  “薛盈?找我有什么事?”
  
  “金姐,重出江湖吧。”
  
  薛盈口中的金姐叫金凤仪,做了十几年经纪人,培养了不少大腕明星。两年前发生了一些事,退出了这个圈子。
  
  “不感兴趣,没别的事我挂了。”金凤仪冷冷道。
  
  “等等!”薛盈急切挽留,旋即镇定地说:“我知道当年你是被冤枉的,现在那些人混得风生水起,天天活跃在公众视野里,想必你不想看到他们都不行,你甘心吗?”
  
  “呵!不甘心又能怎样?”
  
  “可以重振旗鼓,混得比他们好,被膈应那么久的你,也应该让他们膈应一下。”
  
  “你以为那么容易?你真天真。”
  
  “我们合作,就会容易。”
  
  “你?”金凤仪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
  
  薛盈知道她不信。“如果我告诉你,我并没有自杀,这条命是捡来的,你信吗?”
  
  “你是说……是谁?”金凤仪惊讶。
  
  “我暂时不知道,你知道我现在的处境,孤立无援,而且我今天跟天弘解约了。”
  
  “所以你来找我?”
  
  “嗯,我一直很敬佩你的能力。”薛盈说的是实话,当初她父亲也说过金凤仪是个聪明能干的人,只是性格倔强,不圆滑。薛盈还曾怂恿父亲招她来他的公司,可惜父亲拒绝了。
  
  能干是能干,也是个麻烦的人。
  
  这不,前两年因为得罪了一个大人物,被几个怀恨她的艺人设计陷害,金凤仪斗不过,辞去工作,远离娱乐圈。
  
  “我的能力……”她自嘲地笑笑:“我有什么能力?”
  
  曾经雷厉风行拼出傲人成绩的人,无所事事了两年,斗志溃散。
  
  “你不是没有能力,是没有斗志,金姐,找回原来的你。而我,会改变自己,我以前走了弯路,现在知道人心险恶,只有自己强大才能保护自己,保护身边的人,才能震慑那些居心叵测的卑鄙小人。你来帮我吧,我努力提高演技,扎稳根基,我们会闯出一片天地的。”薛盈说得慷慨激昂。
  
  金凤仪沉默,她动心了,这两年,她是不甘心的,怎么会甘心呢?那些恶心的嘴脸还活跃在荧屏上呢。
  
  不过,薛盈这人她不太信任,两年前她还没火,见过几次,长着一张不混娱乐圈就浪费的脸,人挺机灵的,也能吃苦,是个有潜力的人。后来她退出圈子,薛盈渐渐红了起来,只是一张不错的牌被打成烂牌,有点儿可惜。
  
  被错误栽培的明星,不知道跟她的气场合不合。
  
  “金姐,我不是以前的我了,我不会让你失望。”薛盈很自信,说话语气很有底气。
  
  “我考虑一天,明天给你答复。”
  
  薛盈突然轻松起来,有希望了。“好,我等你。”
  
  金凤仪果然没让薛盈失望,第二天上午给她打电话,爽快答应。
  
  紧接着,她们创办工作室,招兵买马。
  
  薛盈催了两次,天弘娱乐的解约金终于到账。
  
  她把钱都投了进去,另外金凤仪也拿出多年积蓄,用作启动资金。
  
  在这段时间里,娱记仍然盯着薛盈,去买菜,去跑步,去租地方做工作室,等等,不管大事小事,都要报道一波。
  
  其中引起强烈关注的有两件事,一件是她素颜出街;另一件是她与金凤仪的合作。
  
  关于她的素颜,新闻内容是嘲讽的,最后变成了被多数网友称赞。
  
  以前的她,出现在公众视野的时候妆容一定是精致的,让人挑不出一丝错,可能是物极必反,太美反而招来恶言恶语。
  
  如今她素颜的样子,还是美人的模样,皮肤几乎没有瑕疵,五官精致,却多了一分温婉娴静的感觉。
  
  毕竟亲自买菜做饭什么的,这种事情很接地气。
  
  金凤仪叫她不要对外界做任何回应,随他们怎么拍,随他们怎么写,就算写的很难听,那也未必是坏事。
  
  今日被贬入尘埃,他日飞黄腾达,才越显风华超群。
  
  至于金凤仪重出江湖的事,外界也是一顿嘲讽,不过她丝毫不放在心上。
  
  照她的话说:“什么大风大浪都经历了,还怕这些闲言碎语?谁跳得最厉害,谁最丑。”
  
  两个不太熟悉的人合作,沟通磨合很重要。
  
  金凤仪是个认真的人,从决定跟薛盈合作开始,就把她以前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解一遍,并事无巨细地询问事实为何。
  
  在这个过程中,她很不不成钢地骂过薛盈几次。
  
  “你这是典型地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虽说当明星声誉什么的难免受影响,但是丁丽荣这是把你推向深渊,要是再搞一两年,你就算长得再美,也是要凉透的。”
  
  薛盈虚心听教,以前看新闻只觉得遗憾,有了原主的记忆之后,才深切地知道她真是太蠢了。
  
  开始是单纯,后来就是蠢了,急功近利,加上丁丽荣的怂恿,天弘娱乐给她画了大饼,她就傻傻地张口吃了。
  
  殊不知,那张大饼是混着她的血肉的。
  
  “现在有金姐,就不怕了。”薛盈拍马屁。
  
  金凤仪是个理智的人,不过听她这句信任的话语,她还是动容了。
  
  这个薛盈,跟网上黑料成堆的她,差别十分巨大。
  
  真不懂这么一个性格不错的好苗子,为何偏要挑黑红的路走。
  
  以前她对丁丽荣没什么感觉,现在真看不上这样的同行。
  
  “你还是怕一点比较好。”金凤仪给薛盈一盆冷水,“在这个圈子混,最好谁都不要信。对了,你知道你身边谁表里不一虚荣阴险吗?”
  
  “我觉得没几个人喜欢我,所以我跟他们来往不多。跟楚安和范迪关系还行,不过范迪这人城府深,我提防着。”
  
  “还好,还有救。我以为你不懂呢。”
  
  金凤仪的欣慰,薛盈可高兴不起来。
  
  原身也不至于很蠢啊,急功近利听从安排,也是因为没有一个能让她依靠的家庭,不仅不能依靠,还给她增添许多负担。
  
  她的牺牲,不全然为了自己。
  
  “你这阵子经历了太多事,外界对你关注很高,你就当做是浴火重生吧,以前的形象抛掉,咱们换一种。”
  
  “换成什么?”
  
  金凤仪之所以能培养出那么多优秀明星,是因为她很会打造人才。
  
  她们相处已经有十来天,了解算是挺多的了。
  
  “也不用太刻意地搞人设,你现在最主要的是低调,兢兢业业做事,用行动向世人展现自己。”
  
  薛盈深以为然,“我也是这样想的。”
  
  这点金凤仪知道,这段时间她确实做的不错,不骄不躁,一般人从正当红到被雪藏、解约、没工作,精神多多少少会崩溃,但是她没看到薛盈有重要的情绪。
  
  是个可造之材,原先没底的她,现在安心许多。
  
  只有薛盈自己知道,不是自己做的好,而是她不是原来的薛盈。
  
  金凤仪虽然离开圈子两年,但人脉还在,她性格直接脾气有点暴躁,可人品还是没话说的,朋友不少。
  
  当初她生气离开,很多人挽留,可惜没留住,现在她回来,很多人支持,并且跟她说了,有事尽管说。
  
  “你想拍戏吗?”金凤仪问薛盈。
  
  “想,不过,我觉得我应该再磨炼磨炼。”她有原主的记忆,可演技这种东西主要还是靠脑子,她现在几乎是从零开始,这阵子上了十几节课,学了一些技巧,但她感觉不够用。
  
  金凤仪挑眉:“你真的想磨炼?”
  
  “嗯。”她坚定点头。
  
  金凤仪:“吃苦怕吗?”
  
  薛盈咬了咬唇,说:“怕也要去做。”
  
  “很好,吃苦谁都怕,关键是退缩还是勇往直前。磨炼不光是在教室里,真真正正的进剧组演,更有效果。”
  
  薛盈眨眨眼,“我现在名声那么不好,一般的剧组不会要我吧。”
  
  “不是有我么?”
  
  薛盈一脸希冀。
  
  金凤仪睨了她一眼,“你别高兴太早,机会我可以争取,而且不是小制作小片子,但是,能不能握住,就看你了。”
  
  “我会努力的。”
  
  “我先声明,什么女一号女二号暂时不会有,女三号都不行,你现在就演些小角色,积累经验,磨炼。”
  
  说这话的时候,金凤仪看着薛盈,本以为她多多少少会失望,毕竟她是得过影后大奖的人。
  
  没想到她欣然接受。
  
  几天后,金凤仪争取到了一个角色。一出宫廷剧的小配角,一个因为貌美,被年轻世子喜欢的宫女,两人产生情愫,结果被贵妃识破,从而被变态虐待,甚至被送人,不堪受辱的她撞壁而亡。
  
  很凄惨的角色。这个角色的作用是彰显女二号的恶毒。
  
  原身以前从来没演过这种类型。
  
  “角色很重要,观众很多都是不理智不客观的,你演坏人,他们心里就认为你是坏人,反之亦然。你以前是前者,以后,是另外一种情况,我会给你好好挑角色。”
  
  薛盈喜欢这个角色,不会平淡,即使是个戏份不多的角色,也容易让观众有印象。
  
  “这部剧已经在拍了,这个角色本来有人,但那个演员出了点儿事故,我便跟导演举荐你。你要是演的不好,导演会毫不留情地换人。这部剧的导演是李猛,魔鬼导演你听说过吧?”
  
  薛盈点头,她还跟他吃过饭,在她父亲生日宴上,那个时候并不魔鬼,还说她的外型也适合当演员。
  
  后来她缠着父亲说李猛的事,父亲说李猛是个鬼才,拍戏认真要求高,要么不拍,拍出来的都是精品。父亲还劝她不要因为李猛的那句话多想,李猛拍戏的时候非常凶,一视同仁,片场里只有演员,没有什么好朋友的女儿。
  
  当时薛盈被父亲唬住了。
  
  现在,终于可以拍他的戏,薛盈既激动,又胆怯。
  
  “他会打人吗?”薛盈苦着脸问。
  
  金凤仪笑了。“不会,他那张嘴已经会放刀子了,还用得着动手打么?”
  
  薛盈:“……”
  
  “怕了?”
  
  薛盈点头承认,在金凤仪沉下脸之前,她说:“我要努力演,争取少被骂。”
  
  金凤仪:“这个觉悟不错。”
  
  薛盈突然欲言又止,一脸纠结。
  
  金凤仪见状,皱眉问:“你想说什么?”
  
  薛盈豁出去了,说:“以后有机会,你能帮我争取陆氏投拍的作品的角色吗?”
  
  “陆氏?陆聿成?”
  
  薛盈红着脸,点头。
  
  “你还没被他羞辱够啊?”
  
  “那件事,我也是被陷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