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总是拒绝我第9章,大佬总是拒绝我第9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他们去附近的茶楼喝茶,大多时间里,都是李猛和金凤仪在忆当年。感性的两位前辈跟薛盈说了许多肺腑之言,这对薛盈来说难能可贵,她都虚心听教。
  
  虽然没有深入聊天,但从言行举止就能看出她是什么样的人,李猛对薛盈的印象不错。
  
  翌日一早,薛盈和金凤仪在酒店餐厅吃早餐,遇到了不少同剧组的人员,包括秦心月。
  
  秦心月瞧见她了,但面上是看不起的神情。
  
  “这个秦心月火不了多久。”旁边的金凤仪突然说道。
  
  “啊?”薛盈不明白她为什么如此断言。
  
  “心气太小。你确定你们除了工作上面的小矛盾没别的不愉快?”昨晚薛盈已经把当年跟秦心月的恩怨说给金凤仪听了
  
  薛盈刚想点头,突然想去一件事。“她喜欢的一个男演员追求我,这算不算?”
  
  “算!”这样一来,金凤仪明白了,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何必记仇。“你尽量别得罪她,不然又要出麻烦。”
  
  “嗯,我知道。”薛盈积极应道,昨晚她在饭桌上她就有这个觉悟了。
  
  简单吃完早餐,一行人便乘车去剧组化妆。
  
  古装宫廷戏基本都在影视城里,很少外景。不过因为场地有限,化妆间都满满地排着。
  
  古装剧梳妆打扮很耗时,这一坐就是几个小时,由此产生了不一样的化妆位。剧组准备了几张比较舒适的椅子,让一些婉儿大点的明星坐。
  
  薛盈不懂,进去看到有个空位就走过去坐下。
  
  金凤仪去张罗其它事宜,反正化妆也没她什么事儿。
  
  因为薛盈名气大,昨晚李导对她态度很不错,因而她坐这儿没人说什么。
  
  化妆师开始为她化妆。
  
  大概十几分钟,秦心月来了。
  
  薛盈正在化妆,没去看她。
  
  没想到她的助理走过来跟薛盈说:“你怎么坐女一号的位置啊?”
  
  化妆师停住动作,薛盈转头看旁边这位气势汹汹的小姑娘。“这里没写是女一号专用的啊。”
  
  “用得着写吗,大家都知道。”
  
  “哦,请问这是规定吗?”薛盈平静地问。比起秦心月助理的激动,薛盈淡定的姿态倒有些赏心悦目。
  
  助理一时语塞,旋即说:“每次都是我们的秦心月坐这里,早上你也看到了,她跟你同一时间来剧组,你就该坐别的地方。”
  
  一个座位而已,也没什么特别的。好好说的话,薛盈会让位,可是这助理的态度让人心里不爽。还有秦心月,在旁边欣赏。
  
  “我只听说化妆间没有专用的,整个剧组的女演员都在这里面。刚才我来的时候只有这里是空的,所以坐下,并且没有任何一个人说这是你专用的。现在那边有一个位置,烦劳你们过去坐那儿。”薛盈不卑不亢地说道。
  
  助理坚决地说:“你去坐那边。”
  
  这时候秦心月终于上前“解围”:“好了,坐哪里都一样,我又不是耍大牌的人。”
  
  她不是,薛盈是?
  
  呵!
  
  “嗯,你终于说公道话了,那就请你们过去坐吧,这个椅子其实也不大舒服,中间下凹,臀部容易扁平,下次我不坐了。”
  
  薛盈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温柔,听得秦心月咬牙切齿。她身材清瘦,胸不大,屁股也不翘,正是薛盈口中说的臀部扁平的人。
  
  此时的她是很想跟薛盈吵几句的,这些年,她总是忘不了当年的事,她喜欢的男人,说她的魅力比薛盈差多了,薛盈是他的梦中情人。
  
  加上当时刚出道,演戏方面经验不足,没演好,对戏的薛盈一脸嫌恶地叫她用心点儿。
  
  她是不用心吗?她薛盈就演得很好吗?
  
  她就是秉着这股气,一直很努力,所以才爬到今天的位置。
  
  然而演技比薛盈好又如何,还不是没有她红,网上都是她的新闻,就算发生了那么多的丑闻,被全网骂,依旧不能影响她的前途。
  
  现在,竟然还能争取到李猛导演的剧。
  
  幸好她演的只是一个小角色而已,跟她的女一号相比,差远了。
  
  难得的机会,她不想放过报仇的机会。
  
  昨晚她就跟助理说好了,有机会就别对她客气。
  
  她并不担心欺负薛盈会被剧组的人诟病,因为,薛盈现在的名声太愁,这阵子她可是大家茶余饭后嘲笑的对象。
  
  谁会喜欢她这么个靠绯闻红起来的女明星?还勾引富豪失败,简直是人生耻辱。没人会帮她的。
  
  来日方长,这才第一天,先给她个下马威。
  
  经过了这一番暗斗,整个化妆间里气氛诡异的安静。
  
  金凤仪进来的时候变察觉了,她不动声色地观察一番,猜到了大概。
  
  她若无其事地走到薛盈身边,笑吟吟地说:“我听说化妆间不够用,租不到房间,刚好我有熟人是管这方面的,刚才找他去了,给我腾了旁边那间屋子。”
  
  她的声音不大不小,以为安静,大家都听得一清二楚。
  
  原本还努力安静明哲保身的人,都激动起来。“真的啊?我们剧务找过他很多次了都不行,现在这么容易就可以了?”
  
  金凤仪笑着点头,“明天就能用。”
  
  薛盈悄悄给她竖起了拇指。
  
  秦心月什么都没说,表情不好看。她敢招惹薛盈,对金凤仪却不敢太放肆,她经纪人跟她强调不要得罪金凤仪,她不是简单的人物。
  
  ****
  
  今天第一场戏是秦心月被贵妃叫去品茶吃点心,身为贵妃的贴身宫女的薛盈跟随其右。
  
  戏里秦心月还只是嫔妃,最近皇上连着几天翻她的牌,这让贵妃心里很不痛快。
  
  不痛快的贵妃,自然也要让秦心月不痛快。
  
  给秦心月的点心里加了料,由薛盈亲自呈上。
  
  点心做了记号,薛盈心中很排斥这害人的事,可是身不由己。
  
  这出戏对薛盈很重要,要将角色的纠结痛苦表现出来。正是因为做了这事儿,她很自责,躲到无人的地方忏悔,被世子听到,世子说了几句话,成功让她心情舒坦。两人的故事就是这样开始的。
  
  这段戏薛盈在家练过无数次,临到阵前,她让自己融入到角色里。
  
  自己在家排练,跟在摄像机面前表演是很不一样的,令人意外的是,薛盈不仅没有怯场,反而一下子就进入了角色的内心世界。
  
  薛盈表现得很好,情绪到位,自然流露,明明是助纣为虐,但因为她的痛苦表情而让观众觉得她其实也不想,她其实也不容易。
  
  导演没有因为她而喊NG,反而因为秦心月NG了两次。
  
  她们的对手戏,秦心月要做的只是微笑接过点心,并跟贵妃道谢而已。
  
  “秦心月你怎么回事?发什么呆?这么简单的戏都演不好。”李猛有点生气,平时她表现挺好,怎么在这种小地方掉链子。刚才薛盈的表现太好了,万一演多了没感觉了咋整。很多完美的表演都是靠突然的感觉。
  
  秦心月一脸歉疚:“对不起导演,我今天状态不好。”
  
  她没有说假话,看到薛盈的表演,她的状态是真的不好了。离薛盈最近的人是她,她看得最清楚,薛盈的每一个表情变化,都情真意切。
  
  “状态不好就快点调整。”李猛语气柔和了些。
  
  秦心月感激地说:“导演我酝酿一会,下一次一定一次过。”
  
  过了两分钟,秦心月调整好了心态,回来拍戏,这次果然一次通过,薛盈的表演跟先前一样漂亮。
  
  李猛发现了一个人才,心情很好。
  
  薛盈的第二场戏在晚上,因此白天有很长的空闲时间。
  
  她第一天就表现优秀,金凤仪十分自豪。
  
  因为薛盈戏份不多,任务不重,加上这些日子已经做了很多准备,所以现在不用那么拼了。
  
  下午金凤仪要去影视城的另一个区参加活动,是一部武侠剧的开拍仪式,副制片是金凤仪的老朋友,听说她来了影视城,热情邀约她过去。
  
  金凤仪回归这个圈子,也需要人脉,许多好有有意帮她,她欣然接受,内心感激不已。
  
  “我能去吗?”薛盈弱弱地问。
  
  她现在的名声不好,其实最好是自己呆着别出去,别人看见她也只会在背后说三道四。
  
  可是,她虽然有原主的记忆,也通过父亲了解了娱乐圈是什么样的,但是,很想亲身体会一番。
  
  金凤仪深思熟虑一番,说:“你还是不去吧,现在要保持神秘,等这段时间过了,什么大场面你都可以去。”
  
  薛盈一脸失望,小声地说:“最不神秘的明星就是我了。”
  
  她的身世啊什么的,都被媒体扒得清清楚楚。要不是看网上的文章,再结合原主的记忆,她还真不知道原主的身世那么惨,以至于原生十分不愿想起,导致她云里雾里。
  
  直到看了网上的爆料。
  
  比如她从小没了妈妈,不久之后有了后妈,都说有了后妈就有后爸,她就是典型的例子。
  
  继母对她和她弟弟十分凶狠恶毒,两人都是被打骂长大的。
  
  可怜的身世繁不胜数,看得人难受。
  
  “算了,你跟我去吧。”金凤仪突然觉得留她一个人在酒店也不好,毕竟很多人盯着她,这儿又是别人的地盘,容易出事儿。
  
  不如放在自己眼皮底下安心。
  
  薛盈兴奋地一把抱住金凤仪。“金姐你太好了!”
  
  她一直很想来这个影视城游玩,当初父亲也答应了,可惜身体情况来不了。
  
  “行了,你快去换件衣服跟我走吧。”
  
  “金姐,我觉得我就不要以明星的身份出现了吧。人家没邀请我,只是邀请你,贸然出现,会很尴尬。”
  
  “那你想怎么样?”金凤仪一脸无奈。
  
  薛盈早就想好了。“我就装扮成普通人,能去见识见识就好。顺便还能融入群众里,听他们最真是的声音。”
  
  “道理一套套,跟着我吧,今天你拍戏拍的好,以后李猛会跟他们夸你,到时候他们就不会小瞧你了。”
  
  薛盈摇头,“你就答应我吧,我保证不闯祸不惹事。”
  
  金凤仪盯着她的脸,薛盈眨眨眼:“干嘛这样看我?”
  
  “你是不是低估了你的容貌?”
  
  薛盈脸红了,这是夸她很看。“我可以化妆掩盖一下,等会戴个帽子和口罩,你再给我找个工作牌,绝对不会被认出来。”
  
  这计划真周到,金凤仪:“你以前经常干这事儿?”
  
  “没有,第一次,期盼已久了。”
  
  最后,她如愿以偿,顺利混了进去。
  
  只是没想到陆聿成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