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22章新的任务,南明大丈夫第22章新的任务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22章新的任务

  刘黑子的营地没有校场,二哥就带着弟兄们,把帐篷移了移,自己弄了块空地,供士卒们操演。
  这时空地周围围了几十个汉子,正欢呼着,中间高二哥和吴世昭各自领着一哨人进行对抗,争夺演练的胜利。
  刘黑子这个都尉手下有三个掌旅,其中刘黑子自己控制的甲旅人数最多,有二百多人,王家屏的乙旅排第二,有七八十人,最少的是二哥的丙旅,只有五十多个人。
  二哥按着吴世昭的意见,把着五十多个汉子,编成了四个哨总,每哨十二人,其实就是明军的一个杀手队,只是在闯营换了个叫法而已。
  这四个杀手队,加上高义欢,一共有四十九人,剩下的七八个人则被编成了一个后勤队,专门负责造饭、宿营等事情。
  一个多月来,二哥通过自己的钻研,在加上原来的弟兄帮衬,眼下这四个哨的人马,已经训练得有些模样。
  现在四哨人马进行鸳鸯阵的比武,已经淘汰了两哨,就剩下二哥和吴世昭各领一哨,决出最后的胜负。
  场地中间,二哥一手拿着藤牌,一手拿着木刀,在前面灵活的晃动着身体,不停的将对面捅来的长矛和包裹棉布的箭矢挡开。
  他这个位置是鸳鸯阵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一般都由小旗官来担任,既要护住身后的同袍,又要指挥整个小阵搏杀。
  “柱子,看准机会捅他们!”二哥满头是汗,一边灵活的格挡对面次来的长矛,一边吩咐身边的下属。
  他身后的赵柱子,身体结实的很,手里拿着一根没有枪头的木杆,杀气腾腾,他寻得机会,一下就把对面一名突刺长矛的汉子捅倒在地。
  二哥见了正高兴之际,对面一个木箭射来,正中赵柱子。
  “娘个劈,黄三你又射老子。”赵柱子恼怒的把木杆一丢,不甘心的离开战团,丧气的走到外围加油的人群中去了。
  二哥这四个哨的人马中,有不少是从伤兵营拉来的人,一些人还有些特殊能力,像那黄三就是一名弓手出身。
  鸳鸯阵大体分为三个部分,前面刀盾,中间长兵,后面射手。其中射手本来要用火铳,不过闯军不产这个,就算二哥从周荣华那里搞来鸟铳,没有稳定的火药补给,反而会影响作战,所以还不如用弓箭方便。
  场上两个哨队中,二哥这边的弓手明显不行,配合也不如吴世昭这队好,没一会儿又有两人被击中退场。
  二哥见此心里一急,见阵形比不过,于是便想要混战,他一刀挡开一杆长矛,然后放弃防守,顺势一步抢上来,砍中矛手,淘汰一人,但他身后的弟兄失去他的防护,却被射中两人……
  比斗很快又以吴世昭这队人的胜出而结束,被淘汰的汉子一脸丧气,赵柱子不禁骂道,“怎么老是这帮龟孙赢,下次一定干趴他们。”
  他身体健硕,论单打独斗,全旅没几个人能比得过他,但是在对抗中,他这哨人却很少有胜出的机会。
  比斗结束,汗流浃背的二哥遂即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乙哨晚上加餐。”
  得胜十来人顿时击掌相庆,其它人便有些丧气的散去,不过他们在鸳鸯阵的对抗上比不过吴世昭这队人,其他方面的比拼上,却不是没有机会。
  为了调动积极性,高二哥定了几个项目,并非只比鸳鸯阵。
  这时众人散去,四处歇息,等候开饭,高兴豪却带着后勤队,押着骡车回来,带回了一些粮食、肉、还有几件棉甲。
  “二哥,全换完了,就这么多。”高兴豪来到高义欢身边,他怕别人听见,用小声说道:“周掌旅那边说,让我们最近不要过去,中权营的粮食也不多了,他不敢再往外弄了。”
  高义欢走过去,看见车上的东西,眉头一皱,就这么点,几天之后就得吃完。
  “二哥,这以后怎么办?”高兴豪有点忧心道。
  高义欢拍了拍他肩膀,“没事,我来想办法,实在不行,就把这骡子给卖了。”
  周荣华那厮都收手了,便说明中权营也快粮尽,闯军应该会有新的动作,高义欢只能期望到时候弄些钱粮。
  高二哥与高兴豪站在骡车旁正说着话,一名刘黑子的亲兵忽然来到他这边,远远便大声喊道:“高掌旅,快随我去都尉的帐篷议事。”
  高义欢听了微微一愣,自从上次的事后,刘黑子便没召见过高义欢,这时忽然叫他,应该是有要事,多半是上面下了任务。
  “兴豪、柱子,你们随我过去一趟。”高义欢当即叫上两人,便迎上那亲兵,“刘兄弟,是什么事?”
  明军形成战力靠家丁,流贼凝聚战力靠收义子,刘黑子也就三十来岁,但在营中却有好几十个便宜儿子。
  “这个我也不知道,高掌旅还是去问我义父吧。”
  当下高义欢跟随刘黑子的亲兵径直投营帐而去,没走一段距离,却发现王家屏押来数百干瘦的汉子,年纪从十四五岁到四五十不等。
  他将这些汉子带到营内,命士卒看住,然后便也向刘黑子的帐篷而去。
  两人正好在帐前相遇,各自冷哼一声,便一前一后钻入帐内,里面刘黑子和另一个掌旅刘二,已经等候多时。
  刘黑子看见高义欢和王家屏进来,遂即站起来,也不废话,“军中缺粮,制将军下令,我们这队人同制将军一起去打商丘。你们各自准备下,明早就出发。”
  高义欢听了,同刘二、王家屏齐齐抱拳,“是,遵命!”
  前不久高义欢汇报了孙传庭督师陕西的消息,让闯军感到有些心急,所以最近攻打开封甚急,想要在明军反攻之前拿下开封,而攻城最少要让士卒吃饱,所以军粮消耗巨大,只能前往远处打粮。
  高义欢才想闯军应该会有动作,不想这么快,任务就下来了。
  这时刘黑子吩咐完又看了高义欢一眼,眯眼道:“高掌旅,你的人马不全,外面的人你挑一些,把人马补齐,它日要是攻城,我要对你委以重任,好好栽培你。”
  高义欢心中一凛,娘的让老子打头阵,想消耗老子。
  他心中微怒,不过官大一级压死人,高义欢记得老爷子的话,他压住内心的不快,躬身领命,然后便告退出帐。
  离开帐篷后,高义欢便径直去挑人,来的都是些瘦弱不堪的主,纯粹是临战补充的炮灰,不可能有什么战力可言。
  这还真是如高义欢之前所料,补充果然没有啥好的,幸亏他自己拉了五十多人起来。
  这些人高义欢并不想要,不过最后还是带走了六十个瘦不拉几的汉子和小孩,把自己的编制补齐。
  他准备把这六十多个人单独再编五个哨,全当摇旗呐喊,壮壮声势。
  编制一齐,军官就位,虽然高义仠一个多月也没回来,并且了无音讯,但他的位置高义欢依然给他留着。
  “义成,今天多蒸点面,给他们吃顿饱的。”高义欢带着兵源过来,老远便吆喝一声。
  (感谢残剑破奴的5000,晨晨的1000,從前以後ing的1000,jhikjyr3的1000,悦冻窝芯的打赏,感谢大家的推荐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