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26章半渡而击,南明大丈夫第26章半渡而击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26章半渡而击

  如果不是刘黑子顾忌李过,就高义欢方才的态度,他肯定要再踹高义欢一脚,或者把他拉出去直接砍了。
  帐篷内,刘二和王家屏都是刘黑子的心腹,自然没人支持高二哥,而二哥也没打算再劝,只要刘黑子不拉他去就好了。
  刘黑子的人马就那样儿,就算死了,对刘黑子而言也没啥可惜,他搏一搏无所谓,但高二哥的人马,可是耗费心血才带起来,要是死伤惨重,重练耗费时间不说,他也没运气再抓个范东陵回来。
  刘黑子不屑的看了高义欢一眼,怒声道,“闯王围困开封半年,没见一个明军敢来解围,他们早就吓破胆了。现在我们十多万人南下,明军怎么跟我们争雄。”
  说着刘黑子故意盯着高二哥,一字一顿道:“传老子命令,明日一早,王家屏你先走,刘二随后,老自要先占睢县,再拿宁陵县。”
  次日一早,王家屏就领着人先走,不多时,刘二也领着人马追赶上去。
  让高义欢没想到的是,除了刘黑子外,还有几队人也是一大早就出发,看来都想拿下睢县。
  高义欢也想冲在前面,好大肆搜刮一些钱粮,不过理智却战胜了他心中的贪念。
  他对明朝末年的历史知道一些,不过却不细致,只是知道一些大事件的年份,历史留名的大人物的命运。
  他记得有这么一句话,“传庭死而明亡矣!”
  这说明孙传庭败亡,是大明走向灭亡的一个重要的事件。
  眼下,孙传庭刚到陕西,不仅活的好好的,还想着练兵扑灭流寇,便说明大明还未到最后时刻,所以他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太过嚣张,谨慎一些为好。
  高二哥觉得大明朝还有些实力,没到谁都能欺负的时候,这时还不能轻视明军。
  再者,当初他兴高采烈在城下收尸,结果养肥了就被拉去做炮灰,攻打开封城,有这个教训在,高二哥更担心被自己人坑。
  现在他最多算枚棋子,甚至连枚棋子都算不上,每一步都必须要小心一些,不能冒失。
  不过能像高二哥这么想的人毕竟不多,对于各支人马而言,睢县城内的钱粮,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诱惑,等高二哥拔营时,已经有十余股人马,向南急奔而去。
  小袁营十多万人,漫山遍野的而行,虽然都是流民,但毕竟都是拿着武器的人。
  这么多人马聚集在一起,足够给人壮胆,大多数人都认为官军早缩到商丘去了。
  大股人马慢慢开拔之后,高二哥才领着属下,继续往南前进。
  到下午时,睢县出现在队伍的前方,县城的城门大开,外面躺着几句尸体,地面散落的旌旗升起一缕缕青烟,一个明字被烧去了一半,睢县已经被先一步出发的人马攻下来。
  城内被几股乱兵占据,偌大的县城诡异的安静,整个城池被洗劫一空,居民要么早一步跑了,要么被流寇杀死。
  高二哥对于死亡已经感到麻木,但还是不敢进城,只是让属下在城外驻扎。
  次日一早,又有十多支人马,先一部南去。
  他们见前面的人洗劫了睢县,自己什么都没有捞到,担心好处全被先行的人马拿去,便有些红眼的追了上去。
  高义欢按部就班的收拾行装之后,不紧不慢的前行。
  他心里也有些急,不过官军如果真的收到他们南下的消息后,畏惧他们势大,选择向商丘收缩。
  那绝大多数钱粮和富人,肯定也躲进了商丘城,所以他还有机会,不必急于一时。
  这时高义欢领着四个哨的老卒走到前面,大概到正午时,一群人影出现在他们的眼前,其中还有十多个包着青巾的士卒,簇拥这一个着甲将站在河边,正是刘黑子一行人。
  睢县与宁陵县之间,有一条睢水,将两县东西分开,不过由于干旱,水位很浅,许多小袁营的士卒,正涉水过河,刘黑子因为在睢县抢了不少东西,所以停留在了西岸。
  高义欢没看到王家屏和刘二的人,他们应该已经过了睢水。
  这时刘黑子也发现了高义欢一伙,立时便招手,呼喊着让他过去。
  高义欢领着一百多号人过来,便见十多名甲旅的汉子,看着几辆大车,上面堆满了一袋袋的粮食,还有几个上锁的木箱,里面装的应该是银子。
  刘黑子站在一处开阔地带,河边有不少士卒正在搭设木桥,他见高义欢过来,不禁笑了笑,故意让他看见自己的笑容。
  怎么样?老子打下了睢县,还抢了这么多东西,遇见明军了么?
  这次打下睢县的军功是老子的,抢来的东西也是老子的,不会给你分毫。
  刘黑子脸上得意,指着收获,“高掌旅,如何?”
  高义欢并没回答他,他目光注视着眼前的睢水,发现不少人已经涉水到了对岸。
  过了河的士卒,并没有停留,而是争先恐后的往宁陵县而去,生怕别人抢先一步,先拿下宁陵城。
  高义欢远远看见几面青旗在前,应该就是王家屏等人,而西岸的士卒见了对岸的人马已经往东南而去,纷纷焦急的涉水过河,怕迟了汤都不剩。
  河上原本的一座桥,被人为拆毁,小袁营在残骸的基础上,已经重新搭起了一座木桥,人马正拥挤着过河。
  高义欢看见这一幕,在抬头看向远处,是一片起伏的丘陵,不禁皱眉道:“都尉,归德有多少明军,由谁统领,可曾摸清呢?”说着,高义欢指着河对岸,“这个地方太容易被半渡而击了。”
  河对岸的丘陵中,数千官军隐蔽于树林内,山丘后面更是藏了近千骑兵。
  这支人马有三千多人,大概一营兵,旌旗半卷的藏在丘陵内,士卒们手持兵器,目光注视着渡河的流寇,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一名穿着青袍的文官,站在一名身穿山纹凯的明将旁边,拱手道:“刘总兵,流贼来势汹汹,归德的百姓,就仰仗刘总兵杀贼了。”
  明将是总兵刘良佐,他本来与黄得功一起再打张献忠,近些时日才被调到河南,作为援汴诸路兵马之一。
  “好说,只要梁大人备好钱粮,杀贼的事,本将自然责无旁贷。”刘良佐豪气的挥了挥手,目光注视着西岸,随口说了一句。
  这时他看见西岸又来了一队精锐的闯军,于是忙拿出心爱的单筒千里镜观看,视线落在了高义欢一伙人身上。刘良佐放下千里镜,以为闯军头目到了,于是脸上冷笑,“儿郎们,准备了!”
  睢水西岸,刘黑子轻笑道:“归德的明军不过三四千人,我们这么多人,你怕什么?”
  高义欢耐着性子,“这里被水隔开,一旦遭受攻击,东岸必败,西岸见东岸一败,再被乱兵一冲,必然也要大败。如果明军再有骑兵,那我们都要完蛋。”
  刘黑子本来要让高义欢看看他的斩获,听了他的话,又怒了起来,“你敢诅咒老子……”
  刘黑子正要斥责高义欢,东岸忽然一声号炮传来,惊得刘黑子满脸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