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28章棋子而已,南明大丈夫第28章棋子而已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28章棋子而已

  溃兵逃到山下,涉水过河的官军步军也追了过来,高二哥自然不能让他们冲乱阵形,况且山上人一多,必会引来官军的进攻,他现在就百来人,对官军没有威胁,官军肯定先杀漫野逃窜的溃兵,先扩大战果。
  王家屏在山脚破口大骂,他没有骂几声,身后忽然一阵骚乱,惊呼连连,“官军杀过来了!”
  他惊恐的扭头一看,便见一名穿着对襟罩甲,带着碟盔,背插一面旗帜的总旗官,领着三个小旗队,近四十人向他们杀来。
  山脚下的贼兵见此,瞬间一轰而散,王家屏顾不得骂高义欢,便仓皇的提起一口气,同贼兵们绕开山头,拔腿狂奔。
  总旗官领着官军追到山脚,官军不时放铳射杀,贼兵不断倒地扑死。
  只是片刻间,山下聚集的两三百贼兵,就被一小撮官军杀散。
  山头上高义欢见官军接近,不禁额头冒汗,不过那总旗官追到山脚,只留下一个12人的杀手队,监视山头,便领着另外两个小旗队,绕过山头去追杀溃兵。
  见此,高义欢不禁长出了口气,他想的没有错,现在他们已是瓮中之鳖,迟点收拾也没关系,对官军而言,先绞杀漫山遍野的溃兵,再收拾山头也不迟。
  高义欢站在山头,观看整个战场,可以说格外的壮观,满山遍野而来的流寇,又慢山遍野的逃窜,旷野上四处都是撒开丫子狂奔的溃兵。
  这时千余明军骑兵,分成几股,在近万溃兵中如入无人之境,对流寇展开了屠杀。
  官军骑兵专门突击成群的溃兵,防止溃兵集结在一起形成抵抗,他们负责将溃兵冲散,后面的官军步军,则像赶着羊群一样,在后掩杀。
  这看似乱糟糟的战场上,其实乱的只是溃兵,官军却很有章法,他们的战法,甚至有一种战争的美感。
  高二哥看见如狼似虎的官军,脑子里一片空白,心里只有一个问题,“我该怎么办?”
  看着败军,高二哥心中一阵彷徨,可是他毕竟暂时安全,山脚下溃逃的人潮,连彷徨的机会都没有。体质远远不如官军的流寇们,直跑得肺部都要炸裂,更有甚者活活跑死在路上。
  王家屏被两个属下架着往北奔逃,身边弹丸呼啸,他的属下连连扑死。
  官军追赶中,不时单膝跪地,抬起鸟铳击发一铳,一枚弹丸击中扶着他的汉子后背,早跑得没力气的王家屏失去平衡,也一下摔倒。
  一名汉子想要去拉他,抬头一看官军已经撵上来,伸出的手又收了回来,拔腿便跑。
  刘黑子同属下推着装满箱子的大车辆,随着人潮北逃,那些装着粮草的大车,以及一些其他不太贵重的车辆,都被丢在了路旁。
  现在刘黑子就留下一辆装着银钱的大车,只要把这车东西带回去,那他从新拉起一支人马,便不是问题。
  “加把劲儿,老子不会亏待你们!”刘黑子焦急的催促下属,担心官军追杀上来,可就在这时,不知从哪里钻出来一支马军,飞快地向他们袭来。
  正推车的汉子们听见蹄声隆隆,回头一看,发现官军又杀上来,顿时魂飞魄散。
  骑兵蹄响如雷,伴随着万钧之力,杀入人群,没有厚实的铠甲,也没有火铳、弓箭的压制,流寇瞬间就被马军撞飞。
  刘黑子看见骑兵撞入人群中,挥刀屠杀,同几名属下惊呼一声,便舍了车辆,仓皇向北逃窜。
  众人哗然而散,车辆重重落在地上,上面的木箱掉了下来,白银和铜钱散落一地,一名正欲追杀的骑兵见了,忽然勒住战马。
  马未停稳,骑兵便跳了下来,大笑着将散落的银子往怀里塞。
  同一队的骑兵看见散落的白银,也纷纷打马过来,十多名骑兵,立时哄抢起来。
  睢县东南方向三十里外的一个村镇四周,已经被闯军后营和小袁营精锐的营垒包围。
  入目望去,俱是一片白色的军帐,足有近千顶之多。
  同前锋混乱的营垒不同,这片营盘却很有章法,栅栏、寨门、望楼一应俱全,密密麻麻的士卒穿行期间。
  在村镇中一座完好的屋舍内,李过正看着一份归德府的地图,他早已探查到归德有一支官军存在,是明军援救开封的人马之一。
  他这次南下,除了要征粮之外,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击败这支官军,解除官军对闯军东南方向的威胁,以免围攻开封的人马被官军四面合围。
  既然知道归德有官军存在,李过应该尽早南下才对,但是他却在前锋后面磨磨蹭蹭,走得极慢,似乎是在等什么消息传来。
  这时小袁营的主将袁时中,忽然从外面进来,他抱了抱拳,便有些不满道:“制将军,我么何时进兵?”
  李过微微皱了下眉头,袁时中拥众二十万,每日要消耗闯军大量的米粮,但他真正能打的也就几千人,闯王对此早有不满。
  这次李过的计划,其实很简单,就是放纵前锋烧杀抢掠一路南下,引归德的官军出击。
  以前锋的战力,必然被官军杀得大败,官军一路追杀,沿途哄抢物资,队伍一定会被拉长,拉散,到时他再率精兵出击,官军自然大败。
  当然这样一来,前锋肯定会死伤惨重,但这对于闯军来说,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闯军既能以小袁营做饵,击败官军,同时又能消耗小袁营,减少大军粮食的消耗,并削弱袁时中的实力,巩固闯王对各路人马的领导,简直一箭三雕。
  这对于前面的人马而言,可能比较残忍,但流寇如果善良,岂能做大?
  李过见袁时中进来,抬起头道:“袁将军何必心急,我们近二十万人南下,归德府的明军怕是早就夹着尾巴逃窜了。”
  袁时中的两腮鼓动了一下,忍住心中的不满,“制将军,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前面数万弟兄的性命,还是谨慎一些,速度进兵吧!”
  前面大多数都是小袁营的人马,袁时中知道他们的能力,一旦遇上官军,肯定完蛋。那都是他的人,他怎么能不急呢?
  李过见他的神情,也板起脸来,“本将知道袁将军担心属下人马,难道本将就不担心么?我后营可是派了一队精兵在前张目的。如果有问题,最先损失的就是本将的人。”
  如果不是因为有那么一队后营精兵在前面,袁时中早就发火了,现在他却不好发作。
  李过走过来,放缓语气,“好了,本将只是想让士卒养精蓄锐,既然袁将军着急,那现在拔营就是了。”
  他正说着话,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外传来,不多时,虚掩的屋门被撞开,一脸狼狈的刘黑子闯了进来,扑通一下拜倒在地上。
  袁时中见此一惊,李过目光一闪,却一步上前,将他扶住,急声道:“怎么回事?”
  “卑职,在,在睢水中伏,撞见官军了。”刘黑子手指东南方,气喘如牛道。
  (更新时间不太稳定,晚上一章建议大家早上看。感谢灬蜡笔丶小兴的2000,海豚629的2000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