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45章安抚乡绅,南明大丈夫第45章安抚乡绅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45章安抚乡绅

  一支人马进入鹿邑,并且摆出了一副不走了的架势,城中的乡绅便不可能视而不见。
  他们本来这些怕贼兵又来抢劫,一个个躲着不敢出来,想避避风头,等着对方走了再出来,但对方摆出不走的架势,那他们就是想躲,怕也躲不过去了。
  这时,乡绅听见贼兵宣读安民告示,又见他们主动清理城中废墟,感觉这伙贼人,似乎有些不一样,所以合计一番后,才硬着头皮来到县衙求见,想打探一下情况。
  毕竟他们要在鹿邑生活,不管贼兵要做什么,他们都逃不掉。
  高二哥整理了一下仪表,匆匆出来,便见几个老头站在衙门外,神情有些不安。看着几张沧桑的脸庞,高二哥脸上露出和善的微笑走过去,几个老头看见他,顿时就安静下来。
  “诸位长者,我就是鹿邑县的都尉高义欢。”高二哥走到他们面前,拱了拱手,“你们来得正好,我初到鹿邑,方想了解一下鹿邑的情况,诸位就过来了。”
  二哥一侧身,伸手道:“诸位,咱们里面谈吧。”
  既然自己送上门来了,反正伸头缩头都是一刀,几个老头便只能硬着头皮进入府衙,随着高义欢走进大堂。
  这时高义欢在主位上坐下,让赵柱子给他们搬来座椅,还上了粗茶,等他们坐定后,才开口道:“几位想必都是鹿邑县内德高望重的长者,不知道几位来找我,有什么要询问吗?”
  堂上几位老者见高义欢对他们还比较礼遇,几人局促不安一阵后,一名老者出来拱手道:“大人,老朽姓杨,听都尉口音,可是开封府人氏啊?”
  高义欢以为老头要问他些别的,比如打算怎么对待他们,却没想到他会问这么个不相干的问题。
  二哥愣了下,不过遂即似乎明白了点什么,于是用非常地道的河南话说道:“俺确实是开封府陈留县人,算起来咱们都是乡党,所以几位有什么想说的,都可以直言。”
  “果然是俺们河南人啊!”听了高义欢的话,堂内原本有些局促的老汉们,一下活跃了不少,“俺就说这次来的贼~大军~同上次不一样~”
  那杨老头听了高义欢的话,似乎一下得到了鼓励,又问道:“那大人可是杞县李公子的属下?”
  高义欢有些明白过来,陕西那帮人祸害河南太狠,不过在闯军中,李岩的名声其实还算不错。
  这些人见他是河南人,人马进城后又不打劫,反而安民,便把他当做是李岩的人了。
  他们既然这么认为,那二哥就必须是李岩的人了。
  这时二哥笑了笑,并不否认,河南话说得更加地道,“俺爹确实是李公子手下幕僚。”
  众人听说真是李岩的人,一下便安定不少,那老汉终于进入正题,“大人,这次可是长驻鹿邑?如果长驻的话,不知道这钱粮~”
  高义欢说他是李岩的人,可是李岩毕竟也是贼,只是比陕西那帮人好点儿,他们还担心高义欢继续搜刮他们。
  “是长驻,今后鹿邑的军政民政都归俺管理。”高义欢知道他们的担心,于是索性直说,免得他们多想,“俺知道你们的担心,你们可以放心,俺是河南人,俺驻在这里,就是来保护鹿邑,不让别人祸害你们。”
  他这话在场的老汉没一个人信,不过面上都一脸陪笑。
  高二哥则继续道:“本都尉驻扎于此,你们也不用多想,今后照常交税,其它俺不多要分毫,另外三饷俺给你们全部取消。你们以为怎么样?”
  闯军是有助饷制度的,他们这些人落在闯军手中,哪个不是脱层皮,甚至性命不保。
  这些老汉听说只要正常交税,还要给他们免了三饷,不让他们助饷,一个个都有些惊讶。
  “都尉大人,此话可当真。”老汉们有点不敢相信,这伙贼兵比官军还好些,总让人感觉不太真实。
  “大家都是乡党,俺骗你们做什么?”高义欢拍胸脯道:“俺让人在城中宣读的告示,你们也听见了,那就算俺与你们的约法三章。俺就只收正常赋税,要是俺的人,敢作恶,敢敲诈勒索,你们可以来找俺,俺给你们做主,不过你们也要守俺定下的规矩。”
  几人听他这么说,虽不敢全信,但至少比那些一上来就把刀架他们脖子上,直接抢的人要好些。
  “如此,真是俺们鹿邑百姓的福分啊!”几个老汉见高二哥的态度,勉强吃了枚定心丸,拱手道:“都尉大人能够约束属下,老朽们感激不尽,也是对鹿邑百姓的恩德。”
  “大人要是能做到这一步,那有什么用得到俺们的地方,也请尽管吩咐。”
  高义欢还真有事情要找他们,眼下城中百废待兴,想要恢复鹿邑,光靠着他肯定不行。
  “俺本来是想先安顿之后,再派人去请你们过来商谈,今天你们居然来了,那俺便先说几件事吧。”
  几个老头最后也就是客气一句,没想到高二哥真有事吩咐他们,众人脸上表情不禁一僵,有些尴尬起来。
  高二哥却继续道:“俺这次奉命镇守鹿邑,是长久驻扎,眼下最要紧的是要恢复鹿邑,但俺手中没什么物资,还需要大家齐心合力才行。”
  这不还是要抢么?几个老汉一听,脸色又纷纷难看起来。
  之前抢了一次,已经夺走他们大半的家财,现在还找他们要物资,那他们真就得倾家荡产了。
  高义欢见几人表情,忙接着道:“几位不要误会,俺是想问问你们当中有没有商贾?如果有的话,俺希望你们能尽快从外地采购一些物资回来,俺会花钱向你们买,价格绝对公道,俺们先把鹿邑的商业盘活。”
  几人听他这么说,脸上由阴转晴,方才那名杨老汉,拱手道:“大人,老朽有几间铺子,不过鹿邑城现在的情况,老朽就是重新开业,怕也没有什么人买啊。”
  鹿邑被洗劫了一遍,城内百姓大多掏不出银钱来,那商业自然无法恢复。
  对于这一点,高二哥到是还有些刺激经济的想法,他笑了笑,“城中住了进八百名士卒,稍后还有数百家眷要过来,俺会给这些士卒发饷,就看你们有没有本事从他们手里挣钱了。”
  如果这些士卒肯老实给钱,那还真是个机会,不过这些老汉和高二哥之间还未建立信任,他们不确定这些贼兵会不会强买强卖,甚至直接不给钱。
  扬老汉心里有些担心,不过嘴上却不好说,只能开口道:“那老朽就试着进些货物回来。”
  高二哥满意的点了点头,“另外俺准备将城里的废墟清理一遍,重新规划城池,几位帮忙组织下百姓,凡事参与重建的人,俺都管饭。”
  当下二哥又同几人说了几句,勉强安抚住了这些乡老,便亲自把他们送到了衙门外。
  处理完这件事,二哥心情大好的走回院子。
  这时他站在院子中,一个小孩却拿着一拔木刀,狠狠的往他屁股上戳了一下,疼得他龇牙咧嘴的扭过头来。
  二哥回头一看,是吴世昭救下的那个小男孩,正拿木刀戳他。
  这小子一看就是娇生惯养,天不怕地不怕,估计是没被人揍过,他见二哥回头看着他,依然拿木刀在二哥身上戳。
  二哥顿时大怒,恨不得一巴掌扇死他,一下夺了他的木刀,然后蹲下去使劲捏他的嫩脸,凶神恶煞道:“嘿,你这孩子,长得还行,但我看着怎么这么讨厌了~”
  二哥劲大,把小孩捏得变形,那小孩“哇”的一声,瞬间就哭了起来,声音大得整个院子都能听见。
  他这一哭,二哥便有点手足无措起来,而正在这时,他身后一间屋门被打开,梁以樟一脸苍白的倚靠在门前,留着泪对着高义欢便一声嘶吼,“你放开我儿~”
  高二哥闻语看了冲过来的梁以樟一眼,又看了看被捏得变形的小孩,脸上不禁一阵愕然,手赶紧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