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74章瘟疫上,南明大丈夫第74章瘟疫上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74章瘟疫上
    在鹿邑县以北,沿着涡河两岸的旷野上,布满了一望无际的帐篷,绵延十多里,有数千顶之多,生活着大概十多万灾民。
  
      他们是高义欢进行简单的甄别后,决定收留的灾民,主要以有青壮的人家,以及有一技之长的人家为主,他们暂时生活于此,稍后还要分散到鹿邑各地去。
  
      因为高二哥换来了不少物资,发给灾民,让他们暂时无忧,营地里便逐渐恢复了一点生气。
  
      涡水边上,女人们正清洗衣物,男人们则聚在一起商谈今后的出路。
  
      这时高义欢领着几名属下于营中穿行,营地里满是刺鼻的生石灰味,一旁的于应龙伸手指道:“都尉,就在前面。”
  
      高义欢顺着他指着的方向,往前看见一个用几根竹子撑着的大棚,遂即快速走过去,直接钻了进来。
  
      棚子里坐了不少人,约有三四十人,年纪都是三十岁左右,是高义欢让人将灾民十户编为一甲,然后推荐一人作为甲长,协助他管理灾民。
  
      帐内的汉子们看见有甲士进来,忙纷纷站起身来,于应龙忙道:“大家不要拘束,这是我们鹿邑的高都尉,特地来给大家说一下安置的计划。”
  
      众人听说是高都尉到来,忙纷纷行礼想说些感激的话语,高义欢则笑着摆摆手,“大家都是乡党,不要多礼,你们都是哪个县的人啊?”
  
      “小的是杞县人。”
  
      “我们是陈留县人。”几名汉子说道。
  
      高义欢笑着道:“我也是陈留人,大伙不用紧张,都坐下来,我随便说几句。”
  
      几十人纷纷坐下,赵柱子给高义欢搬来座椅,高义欢则在他们对面坐着。
  
      这时下面几名汉子忽然有些焦急的问道:“将军,我们来这里已经有几日时间,虽然有吃有喝,但是不打听清楚将军打算怎么安置我们,我们心里就始终不安。”
  
      “是啊,将军,我们想知道下面我们会怎么样?”几名汉子附和着问道。
  
      高义欢听了扭头对于应龙道:“这件事情,我让于主薄来和你们说,他负责安置事宜,比我更清楚一些。”
  
      闯军在鹿邑除了封他一个都尉外,并没有设官,主薄之类的官职,都是高二哥私设。
  
      于应龙当即说道:“大家可以不用担心,既然大家留在鹿邑,那我们就会把大家安顿好。具体来说,大家的去处有二条,第一是青壮从军,家眷由我们安置在涡河两岸,分配土地,低租给你们耕种。第二条是有一技之长的人,比如打铁,记账,这个我们也会给你们分配位置,安置你们的家人。至于种子、农具,我们会发给你们。”
  
      众人听了一阵议论,有人又问道:“高将军,于主薄,我们就算种下种子,也要到明年才有收成,这段时间内,我们没有收入,要怎么生活?还有田地是否有水源可以灌溉?”
  
      于应龙摆摆手,众人安静下来,笑道:“从现在到明年收麦这段时间,大家不用担心,我们不会不管,会一直提供赈济,不过这只能维持基本的生存,肯定是吃不饱,但你们可以去城外的土窑场做工,烧制窑砖,帮助开挖水渠,兴修水利,换一点工钱,然后再城里买粮买布,补贴家用。至于灌溉的水源,你们不用担心,涡河上已经有数条水坝,蓄水足够对沿岸的土地进行灌溉。”
  
      本来水坝溅起之后,蓄水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不过上游黄河水灌入涡河源头,借涡河水道南入黄河,却使得涡河的水量一下充沛起来。
  
      这要是其他地方,水源直接奔腾而过,最后流入大海,并不会带来多少益处,但高二哥正好在涡河拦了坝,又挖水渠,弄了许多池塘,便将水源截流,保存下来,可以用于明年的灌溉。
  
      听完于应龙的话,汉子们脸上留出一些欣喜,有人又问道:“将军,于主薄,从军给多少钱,去窑厂做工又给多少钱?”
  
      这次高义欢开口道:“从军的话,杂兵每月给八钱银子,战兵每月给一两五钱银子,去修水利,每月给五钱银子,去窑厂做工,则按着工分来算工钱,多劳多得,一般一月能挣七钱银子,勤快些还能得更多,不过窑厂的活是个苦差事,并不轻松。”
  
      高二哥的话,让很多汉子都动心了,纷纷商议着去做什么。
  
      自给自足的传统社会中,普通百姓除了种地,便基本没有其它的收入来源,也没有别的工作机会,每年有几个月的时间,都属于农闲,官府没有徭役的话,便基本无所事事了。
  
      现在高二哥等于为他们提供了一个种地之外,其他的收入来源,众人顿时议论起来。
  
      高二哥见此遂即笑了笑,“你们还有什么事,就问下于主薄,我把他留在这儿,为你们解惑。”
  
      高义欢说完,便起身离开,众人忙行礼恭送,等他一走,汉子们便围着于应龙问道:“于主薄,租给我们的田,一年交多少租子。”
  
      “于主薄,我们一家可以租多少地种~”
  
      高义欢听见身后的议论身,快步去下一处,边走还边问道:“大宪,新卒现在招了多少了。”
  
      “二哥,我和世昭已经募了两千多人,加上原来的兄弟,咱们现在有三千人马了。”赵大宪有些激动的回道:“二哥,咱们要不要再募一些,反正现在兵源随咱们挑选。”
  
      “军官不够,募多了没有好处。”高义欢摇摇头,“那个周荣华答应的衣甲,送过来没有?”
  
      “都送来了,不过咱们这次要的量太大,姓周的有点怂了,说不能再给甲了。”赵大宪回道。
  
      高义欢将与周荣华谈好的衣甲兵器拿回来后,又让赵大宪去要了一批,想把三千人都装备起来,不过周荣华显然不敢给他出这么多货。
  
      高二哥微微皱眉,遂即道:“那你便带一千两银子,去找下赵应元,再去给老爷子送点钱粮,看能不能打通关系,要点衣甲过来。”
  
      暗地里的渠道走不通了,高二哥就从明面上来,反正他现在有钱,豪气的很。
  
      这时高义欢来到了营地靠近涡水的一块,这里位置相对较好,主要是一些有能力或者是擅长什么手艺的灾民。
  
      几十名灾民正在排队登记,等登记完成之后,就会被分配出去。
  
      高义欢一路赶到登记处,东张西望,开口问道:“孙玉成呢?”
  
      忽然听见旁边帐篷内有争吵声传来,“你看病者恶寒重,发热轻,头痛,身痛,鼻塞流涕,舌苔薄白,必是风寒之症。”
  
      “老先生,我以为病者并非风寒,他发病急剧,初起可见憎寒壮热,旋即但热不寒,头痛身疼,苔白如积粉,舌质红绛,神志全乱,这虽与风寒相似,但却有很大不同,怕是染了瘟疫~”
  
      (感谢晨景的10000打赏,最近加不了更了,等年过完,再补更吧。昨天玩太晚,更迟了。感谢jhlkjyr3的1000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