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78章治疫烧砖,南明大丈夫第78章治疫烧砖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78章治疫烧砖

  鹿邑县境内,涡水上游,十多名以棉布遮面,只漏出一双眼睛的士卒,架着小船在河面上穿梭,将从上游漂下来的浮尸打捞起来拖上岸边。
  这些尸体早已腐烂,恶臭熏天,陆陆续续的从上游飘下来,是瘟疫的主要来源,高二哥命人在上游拦截,以免尸体顺着水流进入鹿邑县。
  这时高二哥同样以棉布遮面,同几人站在远处,看着士卒将打捞起来的尸体,直接拖上岸边焚烧,毁掉这些疫病的源头。
  这次瘟疫席卷河南,罪魁祸首就是李自成水淹汴梁,残杀生灵近百万,死尸在水中腐烂,无人收拾善后,引发大范围的瘟疫。
  现在黄河决口已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上游依然不时有尸体漂流下来。这些尸体早已腐烂,被水泡得又白又胀,上面爬满了尸蛆,苍蝇嗡嗡的前来生养。
  这些东西泡在河水里,整条河都被污染,高义欢近看过一回,胃里一阵翻腾,胆水都差点呕吐出来。
  现在他站在远处看着士卒焚烧尸体,然后扭头对旁边一名穿着道服的中年男子说道,“这次能够控制鹿邑的疫情,吴先生功不可没啊!”
  这个吴先生是高义欢在灾民中发现的一个人才,名叫吴有性,字又可,是个游方郎中,他写的《温疫论》一书,大胆提出“疠气”致病之学说,在世界医传染病学史上也是一个伟大的创举,因此赢得后人的广泛尊重。
  吴有性道士打扮,人很清瘦,他捋了捋胡子,感叹道,“崇祯元年以来,几乎年年都有疫病,老先生们都用治疗伤寒的法子治疫,但是却不见效果。我主张用新法治疫,却又没什么人信任在下。今将军能用我,给了我一个机会,让我能一试心中想法,出一点微薄之力。这是将军敢于用人,我不敢居什么功劳。”
  这次瘟疫来势汹汹,高义欢任用吴有性治疫,对感染者视轻重隔离在不同之处,又命人四处打井,不饮用涡河水,并从南方购买大批药材,终于使得鹿邑的疫情被控制,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
  吴有性说着,向高义欢拱手抱拳道,“再者,将军对于疫病的见解,令在下十分佩服,许多建议和法子都是将军所提,我只是帮着将军去执行,不能算有什么大功。”
  吴有性称赞高二哥能用人,高二哥闻语老脸一红,他这是开了天眼,知道有吴有性这么个人,他才敢用,要是老哥换个名字,高二哥敢不敢用,那还真不好说了。
  高二哥笑了下,“这次大疫,太康、扶沟等地十室九空,整村死绝者都不在少数,而我鹿邑却能在大疫中独存,不管怎么说,吴先生的功劳都跑不掉。我已经准备花点银子,在鹿邑给吴先生办个医馆,请先生座堂,给鹿邑百姓治病。”
  吴有性是个走街串巷的游方郎中,闲云野鹤惯了,忽然间要去坐堂,就在鹿邑安定下来,却有些不太习惯。
  “这个~”他听了二哥的话,眉头微皱,有些迟疑。
  中医是一门经验学科,培养一个人成为郎中,需要很多年,而就算成了郎中,还未必有多少本事。这种经验学科,对郎中自身要求很高,一般人未必能够达到,高义欢好不容易逮住一个有些本事的,自然是不会放过。
  “读书人齐家治国平天下,武人马革裹尸,守护一方安宁,医者仁心,大功无利,悬壶济世。”高义欢看着吴有性,沉声道:“如今天下乱局已起,我以为凡是能者都该担起一份责任。先生一身本事,若是走街串巷,一日不过救一二人,不如留在鹿邑,设医馆,像儒者一样讲讲医学,使得更多人学会医术。圣人言,学而不用即为废,先生一身本事,若是不能用,不能流传下去,那多可惜。”
  “像大儒一样设道场说医道?”吴有性微微一愣,遂即摇了摇头,“将军,这恐怕办不到吧。就算我愿意讲,估计也没人来,还要被人谩骂,毕竟这个科举又不考,只能算旁门左道~”
  吴有性这话到是一针见血,高义欢却道:“这个没关系,弟子和学生,我给你找嘛。眼下大疫四起,我这里正好缺少郎中,我帮吴先生找些弟子来,不过我希望先生不能藏私,必须倾囊相授毕生所学,毕竟只有更多的人懂了吴先生的医术,才能救更多的人。”
  “这个~”吴有性一阵犹豫,他心里已经有些心动,走街串巷毕竟不是长久之计,他也希望能有一个自己的医馆,能稳定下来,“那在下就听从将军安排~”
  “好,我稍后就让人在城中选个地方,给先生盖个医馆。”高义欢闻语,心里立时一喜,仿佛又解决了一件大事。
  这时,远处一人却骑着一匹骡子过来,他到了高义欢身后,翻身下来,走近了些大声禀报道:“二哥,赵将军那边有人过来传令,大宪哥领他去了县衙,让我过来唤二哥回城。”
  高义欢听了微微皱眉,转过身来,见是赵柱子,于是问道:“知道是什么事吗?”
  “好像是要调我们去打官军。”赵柱子摸着脑袋道。
  前几天,高义欢收到高义成传回来的消息,说是李自成那个废物,在郏县被孙传庭打得丢盔卸甲,现在赵应元忽然来调兵,看来是李自成要集中力量,同孙传庭死磕了。
  高义欢皱眉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挥手道:“走,咱们回城。”
  当下高义欢留下吴有性和十多名士卒,继续清理尸体,他则领着其他人回鹿邑县城。
  高二哥翻身上了他从亳州得到的那匹黄毛战马,其他人则骑着骡子,沿着涡水往南走。
  一路上,两岸的田地都有分配来的流民耕种,大批百姓正在田间劳作,准备播种冬小麦。
  高二哥继续往南走,快要靠近县城时,涡河沿岸又出现十多个冒着黑烟的土窑,正在烧制窑砖。
  涡河两边的空地上,不时便出现垒成一条条的砖胚,许多青壮都在窑场工作。
  这窑厂能开张,主要是刘黑子找到了石炭矿,并派人开采出来,将石炭送到了鹿邑。
  本来高二哥是准备给刘黑子一点钱粮,然后将石炭矿包下来,自己开采,不过刘黑子精明的很,硬是没同意,一定要自己来。
  开始的时候,刘黑子就把石炭的价格定的很高,同二哥一阵扯皮,价格始终没有谈拢。
  高二哥想烧砖,图的是土砖便宜方便,可是石炭价格如果太贵,二哥自然不可能用来烧砖,那样不太划算。
  眼看着烧砖的事情要黄,这时瘟疫到来,刘黑子损失惨重,却使得这件事发生了变化。刘黑子见鹿邑治疫做得很好,高二哥派了两个有经验的郎中帮他治疫,才把石炭的价格压下来。
  有了石炭之后,再加上一些木柴、窑厂便开始运作起来,高二哥采用轮窑生产红砖,而不是中国自古使用的青砖青瓦,目前已经出了几窑砖。
  青砖烧制工艺比较复杂,住在青砖屋内,有冬暖夏凉的效果,红砖就比较粗糙,没那么多讲究。
  高二哥想要把鹿邑建成棱堡,当下急需砖瓦,那么生产效率高的红砖,就是最佳的选择。
  轮窑和烧制青砖的砖窑不同,可以连续作业,产量大得多,一窑能产出几万块红砖,可以供应街道、军营、城墙的建筑需求。
  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鹿邑境内已经有红砖建筑的屋舍拔地而起,城墙也开始准备重建。
  为了方便运输,这些砖窑离鹿邑城并不远,高二哥一行人穿过忙碌的窑厂,不多时就回到了鹿邑县。
  县城内,千余新卒正火热的操练,城中商铺林立,每天都有商队从亳州方向过来,带来大批的物资,使得不少人来此交易,寻找工作,城内熙熙攘攘,鹿邑县一派蒸蒸日上的火热景象。
  鹿邑县疫情控制的好,物资又相对充沛,有个江湖术士蒋逸文便称鹿邑是老子故里,得上天庇佑,引得不少人迁来鹿邑,高二哥正值用人之际,便一概照单全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