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103章帮哥哥一个忙,南明大丈夫第103章帮哥哥1个忙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103章帮哥哥一个忙
招降虎大威,高二哥还没开口,就被人拒绝,这次他同样没开口,金声桓就要归降,正好走向了两个极端的方向。
  
  如果是虎大威愿意归降,高义欢脸上估计要乐出花来,可是对相是金声桓,那高二哥反到犹豫,有点害怕了。
  
  相比于李国英之辈,金声桓的名声算好的,但他毕竟是个吕奉先式的人物,吕布喊干爹,是人都害怕。
  
  这其中缘由,还是高二哥内心觉得虎大威、梁以樟这类人比较有底线,一旦归降,那便会对主公,忠心耿耿,不会轻易背叛,而金声桓之所以投降,则是因为情势所迫,为了保命,所以才主动投降。
  
  历史上的金声桓,可以算是一方诸侯,而不只是一员普通大将。
  
  他在降清之后,以一己之力,帮助清廷打下了江西一省,足见他的能力,后来他参与反清斗争时,也吸引了大批清军,被清廷视为心腹之患。
  
  如果不是隔壁何腾蛟和李成栋太坑,那金声桓割据江西,没有一点问题。
  
  高二哥一直想收几员历史留名的大将,不过他自己很清楚,他现在的实力和威望都还很欠缺,能收到千户级别的人物投效,便已经很了不起,想收官位更大的人物,必定很难。
  
  虽说现在金声桓的地位还不算高,只是一个同知,但是比高二哥这个都尉,还是要高很多。
  
  左镇这些人马,受左良玉的影响,心中没啥家国情怀,更看众自身的利益,而这种人往往不是很好驾驭。
  
  高义欢知道金声桓并非是真心投降,只是现在投降符合他的利益,能够先保住性命,所以他才这样选择。如果时机成熟,或者有更好的条件,金声桓极有可能叛变,将他出卖。
  
  这样的人要投效自己,高二哥不禁有些心虚,所以先愣了一下,不过怕并不能解决问题,也不顶啥鸟用。
  
  高义欢脑子迅速盘算着,老子要做大事,就得用各种各样的人,遇见有气节的就和他讲家国情怀,遇见有抱负的就和他谈理想,给他施展的机会,而遇见只讲利益的人,那便给他利益,用利益捆绑他,完全没必要担心太多。
  
  做大事,畏首畏尾可不行,得有自信,相信自己能驾驭住各种人才,方能成就大事。
  
  这一次俘虏了不少左军,这些人马同样不好驾驭,如果因为担心各种问题而不用,那老子不是错失一次迅速扩张实力的机会。
  
  想到此处,高义欢脸上顿时布满了笑容,他也不在纠结金声桓是否真心归降,先收入麾下再说。
  
  高义欢走过来,托起金声桓的手,笑道:“识时务者为俊杰,金将军能够归顺,本将甚为高兴,也非常欢迎啊。”
  
  金声桓闻声,抬起头来,看了高义欢一眼,便觉得眼前这个贼将气势有些不凡。
  
  他之所以投降,完全是没有其它的选择。
  
  如果他是带兵投靠,那另当别论,但如今他是因为战败被俘,势穷投靠,再他看来多半讨不到好。
  
  这一点,他相信眼前的贼将也知道,所以会对他抱有怀疑,但看对方的神情,却大笑相迎,便说明眼前之人城府很深,揣着明白装糊涂,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
  
  这让金声桓有些不安,忙又躬身道:“高将军愿意接纳,在下感激不尽。今日既投将军麾下,便无二心,惟愿效力于军前。将军直呼在下之名即可,切莫在呼什么将军!”
  
  “好!”高义欢见他很识趣,当下抚慰道:“高某做事最讲公道,谁跟我一条心,谁就是我的同袍兄弟,我必然诚心待之。虎臣你诚心归附,我不会亏待你。”
  
  金声桓有些惊讶,他并未提过自己的表字,眼前的贼将既然知道。
  
  这时高义欢却扭头道:“等吴医官给虎总兵看完伤势,让他过来也给虎臣包扎一下。”
  
  金声桓见此连忙道谢,又表了一番忠心,高义欢自然不会信他,要用这些左军部将,他得时刻保持清醒,不能被迷惑。
  
  当下,高义欢又说了两句,才引着众人离开,路上他又赞许了金献刚一句,“这次你做的不错,赵应元和刘黑子那边,知不知道咱们抓了这条大鱼!”
  
  “应该还不知道,卑职一早就把他带到了一边,没同别的俘虏放在一起。”金献刚回想了一下,开口说道。
  
  高义欢满意的点了点头,遂即吩咐众多属下去指挥清理战场,自己则往北面去给赵应元和刘黑子送行。
  
  赵应元决定赶在襄城决战之前,去给李自成助战,刘黑子也想露个脸,两人各留下百十来人接收战利品后,便集结人马,往北而去。
  
  高义欢给他们送了行,便领着王威和刘黑子的一名心腹刘振武,一起回道大帐。
  
  不多时,清理完战场的将官们,便来到大帐回禀情况。
  
  “启禀都尉,左军除逃走的五百多人外,余众八千人非死即降!”吴世昭铠甲上血迹斑斑,抢入大帐大声禀报道:“这其中被斩杀的左军有两千多人,还有一千五百余人受伤,俘虏接近四千余人。”
  
  “二哥,我轻点了一下,共缴获战马三百匹,军粮二千石,铁甲十三副,棉甲三千三百套,火铳两千杆,腰刀和长矛、藤牌,还在统计,大概都有数千之多。”高兴豪抱拳道。
  
  高义欢听了点点头,遂即问道:“我部人马伤亡如何?”
  
  吴世昭抱拳道:“我部战死五百余人,受伤的也有四五百。赵将军和刘都尉损失多少人,我这边没有统计。”
  
  “战死的弟兄要登记好,骨灰带回鹿邑,再派人照顾好受伤的弟兄!”高义欢微微皱眉,没想到死伤这么多人。
  
  “都尉放心,卑职已经让人办了!”吴世昭抱拳道。
  
  高义欢微微颔首,然后忽然扭头对王威和刘振武道:“你们是赵将军和我刘哥留下的人,明天你们与兴豪一起,将数目再清点一遍,咱们再商议怎么分!”
  
  刘振武摆摆手,站起来大声道:“我看不用点了,我们都尉信得过高都尉。”
  
  王威却沉着脸没有说话,高义欢摇摇头,“点还是要点的,这样大家都放心。”
  
  刘振武听了也没再坚持,他就是故作豪迈,真要是不点,他还真不放心。
  
  说完之后,高义欢就让几人散去,然后让赵柱子把高义仠叫来。
  
  “二哥,你找我?”高义仠进了大帐,开口问道。
  
  高义欢见他过来,遂即从案台后起身,先让他坐下,然后走到一角,提起水壶倒了碗水,走过来递给他,最后开口道:“义仠,咱们是兄弟,我也不瞒你,我有个事儿想让你帮忙!”
  
  高义仠接过水碗后,正准备喝,闻语又将碗放下,“二哥,都说是兄弟了,你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只要我帮得上忙,一定帮你。”
  
  “好兄弟!”高义欢拍了拍他的肩膀,沉吟了一下,然后盯着高义仠,“哥哥我想打汝宁,需要你帮下忙~”
  
  (求订阅,希望大家支持正版,给作者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