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129章山东消息,南明大丈夫第129章山东消息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129章山东消息

      李自成活动的轨迹改变,并未南下襄阳,而是直接去了关中,现在山东的情况也发生变化,让二哥不禁警惕起来了。
  
      此时二哥还无法判断山东的情况怎么样,会怎么演变,不过临清州是北地小江南,他没被清军打下,总归事件好事情。
  
      高二哥稍微沉吟了一下,便开口问道:“建奴在临清打得怎么样,临清那边能守住吗?”
  
      高义成摇了摇头,“这个我说不清楚,据说临清那边已经派人四处求救,不过眼下各城都闭城自保,哪里有人敢去救援,即便是去了,怕没到临清城下,就被鞑子骑兵击败了。”
  
      高二哥心里一沉,现在的大明面对清军,已经是相当无力。
  
      建奴就像是一头冲进羊圈的饿狼,羊圈里的羊群拿他根本没有办法,羊圈中偶然有羊用角抵挡这头饿狼,其它的羊群也不敢上前帮忙,眼睁睁的看着狼将羊吃掉,他们只是远远的避开它,任由它吃饱了自己离开。
  
      高二哥心里同样感到一阵无力,不知道怎样才能赶走这群饿狼。
  
      这时高义成却接着说道:“不过,我听说鞑子现在没有专攻临清,而是分兵去打登莱,临清现在估计没事,但后面会怎么样,那就不知道了。”
  
      当初高二哥在封丘抓住鞑子细作,得知清军正在探查山东造船的事情,想必去登莱的鞑子,就是为了此事。
  
      高义成并未深入山东,对于那边的情况,了解并不深,能探查到这么多消息,便已经不错了。
  
      高二哥点了点头,“山东的事情,暂且不提,义成你回来了,便好好休息几天,等过完年之后再走,替我监视山东,另外李自成那边的情况也要注意。”
  
      高义成抱了抱拳,先领命,不过遂即又道:“二哥,我对打探消息也没什么心得,大多都是道听途说,如果要把消息打探清楚,那二哥还是得给我多派人,否则打探的消息怕是没有什么价值。”
  
      高二哥微微颔首,高义成也不是细作出身,去打探情报,完全是赶鸭子上架,高二哥也知道他不能胜任,但是二哥并没有这方面的人才,所以暂时就只有让他一边干,一边摸索了。
  
      “等过年后,我给你再拨一些人和银子,你先把点布好,等我招揽到人,便给你送去。”道听途说的消息也是消息,总比两眼一抹黑强,高义欢站起身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你一路辛苦,回去休息吧。对了,我婶子她们正好今天到,你快去看看。”
  
      高义成听说他娘也来了,立时大喜着抱拳告辞,一溜烟的离开。
  
      转眼间,崇祯十六年的新年就悄然来临,汝宁城中一派喜气洋洋。高义欢还是用在鹿邑的手段,通过给士卒发饷,刺激汝宁的商业,迅速恢复地方的经济,不过因为汝宁的商贾事先没有准备,城中物资不足,大量白银投入市场后,立刻使得汝宁物价上涨,反到是坑了百姓一把。
  
      这点高二哥始料未及,连忙拿出藩库中缴获的物资,特别是粮食出来,又急令于应龙从鹿邑调些棉布等物资过来,并让高兴豪联系马员外,让他开一条南直到汝宁的商道,为汝宁提供充足的货物来源。
  
      高二哥将关系民生的粮价和盐价稳住,人心便也就安定了,至于其他物资价格上涨,也未必就是一件坏事,反而会吸引外地的物资进入汝宁。
  
      虽说有这么个小插曲,但从长远来说,对于汝宁还是比较有利,上涨的价格会让商贾们觉得有利可图,自然会有源源不断的物资运来汝宁,物资充沛之后,价格必然会逐渐回落,况且还有一部分百姓趁着价格上涨,把自己养的鸡鸭、织的土布都拿出来卖掉,到也是赚了一点。
  
      汝宁的这个年,虽然谈不少多好,但是也绝对不比以前差,有废除三饷和分田的政策在,百姓们对于今后的生活,充满了希望,而有希望就有活力,春天未至,冰雪还未消融,汝宁大地便冲满了勃勃生气。
  
      山东临清城,则是另一幅场景,冰冷的寒风呼啸着吹拂大地,阿巴泰亲统的三万余精兵统统驻扎城外。
  
      大年三十,本该是一家人团圆,坐在一起吃顿好饭,总结去年收获,畅想来年的时刻,但是却被城外的一群禽兽打破。
  
      白雪覆盖的旷野上,大群的蒙古外藩兵,还有汉军旗的士卒,正在营外集结,披甲执刀的鞑子兵嘴里吐出团团白雾,数十个健卒为一队,拥着攻城梯向城池靠近。
  
      城外号声大起,城头上的守军,探出头来,一名小个子的官军往地上吐了口唾沫,骂道:“狗日的鞑子,秃头的禽兽,过年还攻城。”
  
      “李破奴,你低估啥,赶快检查器械,准备杀鞑了。”一名小旗官看见城外的鞑子兵,踢了李破奴一脚。
  
      鞑子突破长城,杀了李破奴的刘叔,他一路逃到临清,没想鞑子也杀了过来。这时城中正在招兵,他便投了官军,参与守城,给他叔报仇。
  
      城墙外,随着号鼓声响起,数千鞑子闻声而动,开始在城下摆阵。四十多辆盾车放在前头,大批手持长弓,腰悬箭袋的蒙古藩兵站在盾车后面,他们将在盾车的护卫下,推进到城下,然后用弓箭压制城头。
  
      在他们后面,就是大批拿着刀盾,扛着长梯的汉旗军,他们是攻城卖命的主力。城下清军片刻间就摆好了阵形,城外一片肃杀。
  
      城头上的官军和民壮,都拿起兵器,战兵涌到墙边,各自就位,民壮则拿着木杆,正搅动着煮沸的粪汁,将一困困的箭矢,泡在其中。
  
      这时登城台阶上,忽然一阵喧哗,王彦领着大批的妇人急匆匆的冲上了城墙,他们每人端着一个框子,里面都是白面馒头,迅速的给士卒分发。
  
      “将士们,吃饱了,就和鞑子拼了。”
  
      王彦看着带伤的士卒们接过馒头,便整个往嘴里塞,想着大年三十,士卒们都吃不到一顿好的,而吃完这顿馒头,就得和鞑子拼杀,不少人活不到崇祯十六年,眼睛不禁模糊起来~
  
      “鞑子上来!”忽然一个千户官嘶声大喊,然后扭头催促道:“王公子,快把她们带下城去~”
  
      “鞑子攻城了!防御!~”城墙上疾呼声,瞬间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8)
  
      </br>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