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153章赶快逃离,南明大丈夫第153章赶快逃离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153章赶快逃离
清军纵横山东,大半年来,都只有他们打明军的份,官军见了他们都会躲得远远地,早已让清军便得不可一世,以为真的没人能收了WWw..lā
  
  在山东,十几个鞑子就能押着数百掠来的百姓和牲畜,大摇大摆的走在任何一条道路上,三百蓝甲汉军自然是足以横行任何一地。
  
  李率泰领着骑兵奔驰,自已为能像螃蟹一样横行霸道,却万万没想到会遭受伏击。
  
  三百清军看见数千人把他们围着,自己成了瓮中之鳖,一个个惊愕无比。
  
  大半年的时间里,他们都把山东当自家菜地一样,真把山东当自己家了,实在没想到千里外勤王的明军,居然有胆子伏击他们。
  
  高义欢骑在黑驹上,大喝一声,威风凌厉,李率泰反应过来,心中大惊,一夹马腹,拉动马缰,便厉声道:“快,冲出去!”
  
  几名清军连忙催马,高义欢一挥手,三队火器手上前,前面一排士卒单膝跪地,抬铳就是一轮排枪。
  
  “砰砰砰”的铳声中,硝烟弥漫,前冲的清军还未提起马速,就连人带马的向前栽倒,战马倒地悲鸣,清军被甩到地上,砸出一片成尘土。
  
  骑兵的威力在于速度,这些蓝甲汉军并非重骑,又四面被堵,马儿都跑不起来,便不要提什么冲击能力。
  
  “娘个劈的,高兄弟,你不要把战马打死了!”刘黑子见高义欢的火器局开火,把大刀一挥,便怒吼一声,“杀!用弓箭射死这些龟孙!”
  
  三百清军被围,任何人都不会怀疑,顺军已经胜利。
  
  眼睛的战马将注定成为缴获,刘黑子已经将他们视为自己的东西。
  
  这些战马刘黑子可是占了两成的股份,他以前吃饭都是问题,自然很难养得起战马,现在刘黑子小有余财,便也想像高义欢一样,弄二百骑兵。
  
  一匹战马最少也得七八十两,比他手下杂兵的命还值钱些,他见高义欢拿火铳乱轰,心里大骂败家子,顿时就有些急了。
  
  两侧的顺军弓箭手,立刻又弯弓满圆,“嗖嗖”的箭矢,将清军不断射落下马,道路上一片混乱,李率泰拼命拉拽缰绳,企图稳住已经受惊的战马。
  
  “杀!”高义欢拔刀一声怒吼,四面围住清军的士卒,刀盾兵在前形成四堵墙,长枪兵将锋利的枪头斜刺出去,弓箭手和火铳手则不时开火,射杀慌乱的清军。
  
  不到三百清军,满是惊惶,只觉顺军像是四堵墙,从四面压缩过来,要将他们挤成肉泥一样。
  
  李率泰见两头被堵住,领着属下打马冲向两边,不过道路狭窄,战马跑不起来,而没有速度的骑兵坐在马上,反而成了顺军的活靶子。
  
  这时一名清军冲到盾墙前,用战刀去砍身前的顺军,刀却被盾牌挡住,而就在此时几根矛刺出,瞬间将其捅落下马。
  
  高义欢骑在黑驹上,立于大纛旗下,很有大将风度的冷眼注视着战场,并没有参与厮杀。
  
  刘黑子却嘶声大喊着,操着自己的大砍刀,居然冲到了列阵而行的盾兵前面,一刀将一名蓝甲斩落下马。
  
  黄三弯弓搭箭,一箭射中一名清军骑兵咽喉,鲜血飙射而出,蓝甲痛苦的坠马,身子跌落在地上猛的一挺,双目圆瞪着痛苦死去。
  
  这时李率泰拉起战马,马蹄重重的砸在盾墙上,震得拿盾的士卒连退几步,使得阵线出现一个凹陷,清军骑兵正纷纷涌来,而就在这时,黄三眼睛一眯,手指捏起一枚重箭,寒光闪闪的箭头对准了李率泰,箭矢“咻”的一下射出。弓弦一响,李率泰应声落马。
  
  三百蓝甲,被四千多人包裹在狭窄的区域内,战马都跑步起来。从他们进入伏击圈的那一刻起,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就像刘黑子说的一样,四千多人,十多个打一个,还打不过的话,那真的就是饭桶。
  
  道路上的战斗,很快就结束,三百多蓝甲,一半被杀,一半被俘虏。
  
  这时顺军士卒,正在清理战场,将战马牵到一边,将自己人的尸体和伤员搬到路旁,然后把被杀的清军衣甲扒光。
  
  俘虏这边,包括李率泰在内都也被脱了个精光,反绑着跪在路上。
  
  高义欢正指挥人马更换清军的衣甲,季国风便领着近千百姓过来,也纷纷开始脱掉外衣,给刘黑子的人马换上。
  
  在后面的计划中,高义欢的斥候将扮成蓝甲汉军,而剩下的人则扮成被俘获的百姓。
  
  “将军击败了鞑子,我们便能出城种地了。”几名乡老,看见道路旁秃头小辫的死尸,又见反绑着跪地的鞑子,脸上不惊欣喜。
  
  高义欢却摇了摇,对几个一脸兴奋的老头说道:“怕是不行,我打了南旺湖的鞑子,鞑子必会来报复。我建议你们立刻向西逃,躲避鞑子的追杀,渡过黄河去归德府!”
  
  “去归德?”季国风脸上忽然大惊,“你们不是徐州的官军~”
  
  曹州与归德相临,季国风自然知道那是闯贼的地盘。
  
  高义欢的目的已经达到,所以没打算继续隐瞒,他看着季国风笑了笑,“季县令,这个时候你还在意我的身份,又有什么意义呢?你是个好官,只要你带着百姓去归德,我高某人负责给他们安置,保证不饿死人。”
  
  刘黑子忽然也道:“老季,我就是归德镇守刘顺,你要是跟我干,归德的民政就你说的算,你看中不中?”
  
  季国风脸色阴沉,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的人马会是闯贼,而他莫名其妙,竟然帮闯贼打了一仗。
  
  高义欢虽然比较欣赏季国风,但却没有时间等他做决定,也不想现在和刘黑子争,于是缓和道:“如果季县令不愿意去,我也不勉强,但我希望你能带着百姓赶紧逃离成武,去徐州投靠明军。我们现在立刻就要去南旺湖,季县令去了徐州,如果改变主意,可以随时来汝宁找我!”
  
  刘黑子忙又插嘴道:“来归德也行,归德近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