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195章襄阳城高义欢庆功,南明大丈夫第195章襄阳城高义欢庆功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195章襄阳城高义欢庆功
八月间,高义欢率军杀入湖广,假称李自成南征,向襄阳和郧阳两地,发出驱赶左良玉的号召,从者近十万。
  
  尤以襄阳各州县绅民,最为积极,各地乡民,纷纷赶来助战,表示唯高义欢马首是瞻。
  
  左良玉在张献忠和高义欢的双重压力之下,最终选择了撤出襄阳,往荆州方向逃窜。
  
  清晨,天麻麻亮,赵柱子便跑来禀报,高义欢听了敲门声,不一会儿披着衣服出来,问道:“怎么回事?”
  
  赵柱子一脸兴奋道:“二哥,左良玉连夜跑了!”
  
  昨夜刚交易完,高义欢以为左良玉至少要准备一下行装,需要多耽搁一天时间,没想到他一觉醒来,左良玉已经溜走。高义欢不禁暗自反省,小看了左良玉溜走的速度。
  
  “那厮没有烧城吧!”高义欢有些担心,左良玉见了左梦庚的惨样儿,极有可能恼羞成怒,一把火烧了襄阳,让他得到一座废墟。
  
  赵柱子道:“没见火光,也没见烟,黄三已经过江去查看了。”
  
  高义欢闻语,立时大喜,当即拉了拉肩上衣服,“好,柱子,你去传我军令,大军准备一下,今天便过江。”
  
  九月二日,高义欢领着大军从浮桥过了汉水,骑着战马缓缓的走进襄阳城。
  
  城中街道上已经是一片狼藉,左良玉虽然没有焚城,但是临走之前,还是恶心了高义欢一把。
  
  左军将城内的居民,抢劫一空,才向荆州逃窜。
  
  高义欢进入襄阳时,在城门和街道两边,挤满了焦虑不安的人群。
  
  城内的居民,看见穿着黑铁甲,骑着黑驹子的高义欢进入城门,四周顿时响起一片激动的欢呼声。
  
  襄阳的百姓并不了解高义欢,不过他赶走了左良玉,对于襄阳的百姓来说,就是救他们出水火。
  
  这让高义欢这个外来户,一下子就在襄阳绅民中建立了崇高的威望。
  
  高祖荣陪在高义欢身边,看了看周围的人群,提醒高义欢道:“义欢啊!你抽空应该看一遍史记,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啊!”
  
  高义欢点了点头,骑在马上不停的向两侧挥手,身后士卒雄赳赳气昂昂,他心中不禁生出一股革命队伍进城的感觉。
  
  这时欢呼的人群中,十多个老者忽然奔到高义欢的面前,跪下泣道:“恳请将军救救襄阳百姓!”
  
  高义欢心中一动,又是一个收买人心的好机会。
  
  现在整个湖广的局势,可以说十分的错综复杂。
  
  左良玉逃往荆州,何腾蛟、杨文岳在岳州,明朝还控制着湖南,以及荆州、夷陵一带,张献忠则占据鄂东和鄂中地区,高义欢占据襄阳。
  
  这三方势力中,高义欢其实是最弱的一方,真打起来,结果如何,还不是很好说。
  
  对于高义欢这个外来户来说,他想要在襄阳立住脚跟,获得襄阳百姓的支持,便十分关键。
  
  这时高义欢忙下马扶起这些老人,脸上露出慈父的微笑,“众位乡民,有什么事情,大可对某说。”
  
  “将军,左良玉将城中抢夺一空,还请将军给我们做主啊!”
  
  “将军入主襄阳后,不知会如何恢复襄阳?”
  
  众多乡绅七嘴八舌,周围的居民也都一脸期待的看着他,希望能从高义欢这里得到一个令人心安的消息。
  
  高义欢环视众人,便索性站上街边一辆大车,然后向众多居民挥了挥手,等四周安静下来。
  
  “襄阳的父老们!”高义欢很有派头的高声说道:“今后,本将就是襄阳之主,本将知道你们心中还有很多惶恐,有很多不安。在这里,本将先说三条,以安众位之心。”
  
  高义欢见他们都竖起耳朵倾听,遂即接着道:“第一,本将会开仓赈济,保证大家都有饭吃,不过要领赈济粮,可能要你们出把力气。第二条,本将会约束部众,严禁扰民,但众位也要遵守律令。第三条,三饷废除,今岁免征,流民分田,给予牛种耕种。”
  
  高义欢还是那三板斧,粮食稳定人心,接着恢复秩序,维持地方稳定,最后在许下一个百姓们能看得见的希望。
  
  有饭吃,治安稳定,未来有希望,有这三点,就足以打动人心。
  
  乡民们要得并不多,有这三条就已经足够,四周民众骤然爆发出一片惊天动地的欢呼声,“将军好人啊!”
  
  无数人激动得泪流满脸,振臂高呼,“将军英明!”
  
  高义欢满意的看了看众人,遂即又翻身上了黑驹,继续一边微笑着向左右挥手示意,接受百姓的欢呼,一面往左良玉的帅府而去。
  
  进入襄阳城后,高义欢好话说完,安抚了百姓之后,便又让人从被俘的左军中挑选五百余个头目,推到汉将边,一字排开了斩首。
  
  襄阳的百姓见了,顿时便欢声雷动,拍手称快,进一步笼络了人心,同时也震慑住了依附过来的流民和土寇,让他们知道高将军不仅是讲义气,待人公道的豪杰,同时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狠人。
  
  是夜,左良玉的帅府内,摆满了七八十张酒桌,一帮土寇和流民的首领,端着酒碗,等着高义欢过来给他们敬酒。
  
  这些土寇和流民头领,只是襄阳本地的一些山大王和地方上的豪强,他们在自己的小县里,勉强算个人物,可放在襄阳府,放在天下,便屁都不是。
  
  高义欢就不同了,他是跟着天下最大的流贼头子李自成混,是李自成手下大将,便是他们眼中的大人物。
  
  现在李自成已经称了皇帝,简直是他们的楷模。
  
  他们见不到李自成,见到高义欢,心里同样激动,不少人为能和真正的贼头喝酒,而感到激动不已,端起酒杯的手都在哆嗦。
  
  高义欢端着大碗酒,一脸大笑,豪气的同众多寇首们碰碗,感谢这些土寇们来给他助威。
  
  高义欢在各桌都走了一圈之后,便站在中间开始演讲:“这次打襄阳,众位弟兄来给高某捧场,高某感激不尽,要说的话,都在酒里,来,大伙一起干了,今后在座的便都是我高义欢的兄弟。”
  
  高义欢高举酒杯,几十张桌子上的汉子们热血澎湃,呼啦一声全都站了起来。他们本来都是些不入流的土寇,这次跟着高义欢居然赶走了拥众二十万的左良玉,一个个心里都涌出一股男儿的壮志豪情,心中为能参与这样的大事而感到无比自豪,又有了吹嘘的资本!
  
  “高将军仁义!”众人举起酒碗,同高义欢一起大吼,“干了!”
  
  一碗仰头喝下,满院的大声欢笑.......
  
  (感谢贫穷的微笑999打赏,求支持,求书单,订阅,月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