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210章湖广形胜,南明大丈夫第210章湖广形胜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210章湖广形胜
高义欢追到宜城后,留下都尉戴景洪,领一千人马驻守,大军便停下了南进的步伐。
  
  军队在往南就要进入承天府,那里靠近武昌,会给西军造成压力,张献忠必然不会容忍。
  
  高义欢不想再与西军交战,所以他必须要与张献忠,保持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
  
  这时,他止步于宜城县,武昌的张献忠并不会感到压迫,而他在襄阳有宜城作为前哨,便也不用担心西军再次直逼襄阳城下。
  
  做人和做事一样,需要一个度,找到这个度,那大家都舒服,找不到,那便大打出手。
  
  这次襄阳的争夺战,持续不到一个月,不过却有明、顺、西三方势力交手。
  
  论战斗激烈,还是顺军和西军之间,不过战斗中损失最多的却不是高义欢和李定国,而是左良玉和襄阳府的豪强,以及大明朝。
  
  襄阳城头,高义欢和高祖荣,站在城头上,看着滚滚汉江水,向东南奔流,父子二人,不禁一阵感慨。
  
  一年半前,他们不过是河南乡间一个小地主,如今已经成为控制三府之地的大豪强。
  
  高祖荣心中不禁一阵感叹,高义欢见他叹气,不禁问道:“爹,你叹啥气呀!”
  
  高祖荣摇了摇头,“为父是叹息自己年老,若是年轻十载,必能有幸看你成就一番事业。”
  
  高义欢笑道:“爹就对我这么有信心?”
  
  高祖荣重重的点了点头,“这是自然,我们脚下站的可是襄阳!”
  
  说完他看向高义欢,“义欢,荆州之地,天下形胜,取之,将大有可为啊!”
  
  老头子显然是兴奋了,他手指着西南方向,有些激动道:“湖广一地,有三处必争之地,乃荆州、武昌和襄阳。荆州处全楚之中,北有襄阳之蔽,西有夷陵之防,东有武昌之援。楚人都郢而强,及鄢、郢亡,而国势立弱。义欢,荆州你必要夺之。”
  
  高义欢听了心里有些惊讶,却听高祖荣像喝高了一样,又指向东南方向,继续说道:“武昌,扼守江汉要冲,东南得之而存,失之而亡。当年刘表镇荆州,以江汉之冲,增兵置戍,使黄祖守之。孙权知东南形胜必在上流,于是在夏口筑城,而夏口则今日之武昌也。义欢,你若夺此地,则东南仰你鼻息。”
  
  高祖荣最后指了指脚下,“在说着襄阳,天下之腰膂。中原有之,可以并东南。东南得之,亦可以图天下。今三城,义欢以得其一,若在取其二,必能成就一番大业。”
  
  高义欢听了,不禁一声赞叹,“爹,您可以啊!进步这么大!”
  
  高祖荣本来一脸激荡,听他这么说,立时就破功了,没好气道:“为父还不是为了你。自从当年决定放弃功名之后,便有十余载未曾读书,这一年半以来,却在李公子那里读了不少书,又和几位同僚常常纵论时事,自然有了些新的见解。”
  
  高义欢心里不禁一暖,老头子这是为了他,又重新读书,看来他也不能偷懒。
  
  高祖荣一把年纪,还在进步,那他自然也不能落下。
  
  高义欢一手指着前面的山河,划了一个大圈,豪气道:“爹,今后这一片,都是我的地盘。”
  
  “义欢啊,你还是要多读书,什么地盘,这么说多俗气,你就不能想个别的词儿。”
  
  高义欢挠了挠头,心道:“我现在也不能说,都是朕的江山吧?”
  
  当下两人便站在城头,看着滚滚汉江,看着太阳东方升起,照耀湖广大地。
  
  这次襄阳之战,李定国两万人北上,两万多人回去,兵力上并没有多大损失,甚至还赚了几千兵马,但是西军毕竟没有夺取襄阳,便使得张献忠效仿刘备,先夺荆州,再取巴蜀的计划破产。
  
  西军占据武昌,却是四面皆敌,战略上的窘境,并未击破,所以李定国,可以说是失败了。
  
  明朝就更不用说,襄阳这个战略要地的丢失,今后即便退到南方,也只能偏安。
  
  高义欢则成为整个襄阳之战,最大的赢家。
  
  从开战,他就靠一张嘴,扯着李自成大旗,忽悠了大把的乡民和土寇效命,而自己本部人马,基本没有什么损失。
  
  这时,襄阳一战落定,湖广却依旧不太平。
  
  此时随着清军撤回关外,勤王的兵马回到南方,大明朝廷与地方的联系开始恢复通畅。
  
  整个崇祯十六年,明朝就如同一个高位截瘫的病人,在病床上躺了大半年,身体终于又重新恢复动弹。
  
  这时外面的威胁,暂时解除,明朝便又开始着手解除内部的隐患。
  
  只是李自成已经做大到朝廷官员不敢看,不敢提的地步。现在谁去主持剿灭李自成,那就等于是寻死一般。
  
  此时朝中的官员,同崇祯皇帝,大多离心离德,可以说基本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谁也不愿意为皇帝冒生命的危险。
  
  不过既然还在做官,总不能什么事情都不做,所以李自成不能打,那就打张献忠好了。
  
  明军很快就制定了三面围剿张献忠,困敌武昌的计划。
  
  张献忠面对安庆黄得功,岳州何腾蛟、荆州左良玉,最后决定柿子捏软的,先打左良玉和何腾蛟。
  
  何腾蛟一见张献忠奔着他而来,便连夜跑到长沙,而左良玉也放弃了荆州,南窜常德府。
  
  这样一来孙可望、刘文秀,便不费吹灰之力,向西夺取了荆州和夷陵州,打开了西军入川的道路,而张献忠攻打岳州,却被杨文岳挡在了城外。
  
  一时间鄂中地区,张献忠和明军,打得不可开交。
  
  高义欢回到襄阳后,则很快收取了势力处于真空中的南漳、均县、枣阳等地,控制襄阳一府,并令汝宁的赵大宪,派兵进入德安府,收取大别山南麓的随州、应山和大悟三县。
  
  如此一来,从信阳过武阳关或者杏遮关进入湖广的道路也被打通。
  
  南阳、汝宁、襄阳三府,便等于像个三角一样,相互连接。
  
  这时高义欢的地盘,便也到了一个极限,再大就没兵可守了。
  
  高义欢回到襄阳后,遂即整编新附人马,得南阳兵马四千人,又整编王光泰等部,加上招募青壮,得襄阳兵马七千余人,使得高义欢兵力增长至两万余人。
  
  十月初,高义欢让王得人留下四千南阳兵,改领四千襄阳兵,返回南阳府,赵柱子作为王得仁的副手,一起前往南阳,另外高义欢的侄儿李虎等十多人,还有高祖荣也返回南阳,去整合南阳的势力。
  
  虽然襄阳的争夺已经结束,但是南面张献忠正大战何腾蛟,局势变化不定,所以高义欢暂时依然留在襄阳。
  
  准备一面监视湖广局势的变化,一面提高下自己,也提高手下军官,开办襄阳讲武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