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225章强攻城池上,南明大丈夫第225章强攻城池上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225章强攻城池上
高义欢再准备三日,是在等候一批器械,制造完成。
  
  红夷大炮,确实是拆迁的利器,寿州北城的翁城,在连日的轰击之下,已经快要被轰塌。
  
  虽说红夷大炮对墙体损坏非常厉害,但是实心弹对士卒的杀伤,却非常的有限。
  
  刘两佐在城中有六千士卒,城中还有青壮,防守力量可以说很充足。
  
  虽说连日来,高义欢驱赶新附营攻打寿州,疲惫了守军,但是如果不能给守军巨大的杀伤,寿州必然难以攻破。
  
  器械赶制出来后,高义欢便准备正式攻城,不过攻打之前,一封瓦解守军斗志的招降书信,必不可少。
  
  城下,近万名民夫,连夜垒起了十八个高两丈的土坡,破的一片是斜的,正好对着城墙,另一面则被削成笔直,后面放着一架高两丈左右的巨物,正是一架抛石机。
  
  城上的守军,对于城外突然出现十多个土堆,比较疑惑,那么远,不晓得要干什么。
  
  守军发了几炮,打在斜坡上,炮弹不是被斜坡弹起,就是砸出一个土坑。
  
  这个时候几十架抛石机,被拉到斜坡背面,守军遂即反应过来,并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儿。
  
  城上火炮轰了几炮,没什么效果,炮手觉得没意思,怕招来城外红夷大炮的反击,便停止下来。
  
  这时高义欢和刘黑子等人站在抛石机后,看着几名士卒将一张张招降书信,用细绳缠绕在一块小石头上,然后放入抛杆上的皮兜里。
  
  刘黑子看了看,“高兄弟,不就是招降信吗?找几个人射进城里不就完了,用得着专门造十多架抛石机么?”
  
  高义欢却笑而不语,心道,“你懂个屁呀!”
  
  这时十八架抛石机,同时发射,砲石弹射而起,划出一道弧线,砸向寿州城。
  
  砲石落地,细绳断开,城头和城内,立时就白纸漫天。
  
  守城的士卒,纷纷捡起来观看,有识字的人便念了出来。
  
  就在这时,一员将领却面目狰狞的冲上来,放声怒吼,“都将纸片交出来,私藏者死!”
  
  连日来,高刘联军大炮轰城,士卒攻城袭扰,让刘良佐十分疲惫,连续十多天都没睡好觉。
  
  十二月八日,昨晚又被联军袭扰了一夜,搞得刘良佐一晚未睡,终于抗不住,清早便将防务交给儿子刘泽涵和侄子刘泽洪,然后便回到帅府小憩。
  
  他刚闭眼,正朦胧之际,便听一个声音在房外道:“父帅?父帅?”
  
  大兵压城,刘良佐心头始终紧绷着一根弦,他最近分外敏感,一听有声,立刻从床上坐起,去摸挂在墙上的大刀,一跃而起,惊道:“是谁?”
  
  “父帅,我,泽涵!”房外传进一个声音。
  
  听清楚后,刘良佐才放松下来,一屁股坐回来,手按着头,将刀放在一旁,“有什么事情?你进来吧!”
  
  刘泽涵推门进来,直接将一张纸片递给刘良佐,急声道:“父帅,高贼开始攻心了。”
  
  “攻心?”刘良佐精神一振,忙拿过来观看。
  
  这是高义欢写给城中士卒和百姓的书信,内容很简单,识字就能看懂。
  
  他宣称,他和城中士卒、百姓都没有仇,之所以打寿州,是因为刘良佐与鞑子勾结,他不忍心看到城中生灵涂炭,所以劝说城中守军开城投降。
  
  为此高义欢许下诺言,只要开城,他保证不杀,最先献城之人,要给予金银财物的奖赏,抓获刘良佐者,则重赏五百金。
  
  刘良佐看后顿时大怒,手迅速将纸片揉成一团。
  
  “高贼连招降都不招降本帅,简直岂有此理!”
  
  刘泽涵咬牙道:“父帅,这是高贼知道父帅铁骨铮铮,又记恨父帅断他财路,所以不给我们活路。”
  
  刘良佐面带愤怒,“这信有多少人看呢?还有没有?”
  
  刘泽涵道:“三弟正在城上收缴,已经都收了起来。”
  
  刘良佐将信纸抓在手里,沉着脸思考一会儿,遂即开口道:“泽涵,高贼用佯攻之计,疲惫我们十余日,现在又开始动摇我们的军心,我料定他近期必然攻城。马士英和黄闯子那边,还没动静吗?”
  
  高义欢兵力不足以围城,只能派少量人马,于城外监视,寿州同外界的联系,并没有被斩断。
  
  “父帅,都派了三批人出城,他们一听说是与高贼打仗,就都怂了。马士英到是下了命令,让各部帮咱们解围,但他自己缩在凤阳,其他人马自然也不会动。黄得功派了两千兵马到了合肥,便没了动静。徐州那帮人,就更加别提了。现在整个南直的人马都传开了,说山东杀鞑的贼人,讲父帅私通鞑子,所以要和我们开战,他们都不想趟这个浑水!”
  
  刘良佐脸上有些愕然,他知道自己人品不太好,但毕竟是大明朝的官军,周围友军居然没人救他,这也太失败了。
  
  “大明官军完了!”刘良佐痛心疾首,“一个高义欢,就把他们吓成这样,高贼的名声,有那么响吗?”
  
  “父帅,高义欢最近窜起来飞快,据说襄阳的左良玉,都被他打跑了。”刘泽涵道:“我觉得,黄闯子、马士英也不是怕高义欢,就是不想为咱们惹麻烦。他们现在不过来,一是因为山东的事情。高贼一战杀了两千鞑子,斩了李率泰和弼尔塔哈尔,战力自然不弱。二是,现在又听说他击败左良玉夺了襄阳,还同西贼手下小尉迟打了一仗,便都知道高贼不好惹。三是,高贼还没开始正式攻城,咱们自己没有出力消耗高贼,其他人自然观望不前,不愿意为了我们和高义欢拼命。”
  
  这几个理由说得通,归根结底,就是他人品太烂,老是蹭别人功绩,还同人争攻。
  
  这次,别人哪里会一开始就来救他,他不豁出去,同高义欢拼一阵,把高义欢消耗得差不多,周围都是能在徐州窝半年的主,全都是人精,多半没卵子过来。
  
  想到此处,刘良佐神情严肃起来,一手搭在刘泽涵的肩头,“泽涵,你怕不怕?”
  
  “父帅,高义欢要杀咱们,儿怕也得上!”
  
  刘良佐重重拍了拍刘泽涵的肩膀说:“泽涵,你放心好了,为父打了多少年的仗,吃的盐比高贼吃的饭还多。高贼想和我斗,还是嫩了一些,这次为父一定让他撞个头破血流。”
  
  经过这一茬,刘良佐也没了睡意,“走,趁着高贼还没攻城,我们再去城上安排一下防守事宜。”
  
  两人才离开帅府,就有士卒告知,城外的贼兵正在集结,似乎是准备攻城。
  
  刘良佐忙来到城上,引着一众将官,查看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