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241章李岩巡视豫南上,南明大丈夫第241章李岩巡视豫南上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241章李岩巡视豫南上
高义欢回到豫南之后,便对李岩发出了邀请,希望他到豫南看一看。
  
  李岩并不看好李自成的东征,认为他即便能占据北京,也无法站稳脚跟。
  
  这并不是他对东虏的畏惧,而是他了解大顺朝的财政。
  
  河南相比于关中,耕地更多,也安定的更早,但是李岩主政之后,赋税和钱粮依然无法自足。
  
  关中自然不必说,财政根本入不付出,全靠抢劫秦藩和士绅大族所得,在维持消耗。
  
  这种情况下,李自成要接受糜烂的北方,接受每年耗费数百万白银,以及无数米粮的长城防线,大顺的财政,根本无法支撑。
  
  银子并不等于粮食,李自成抢劫再多银子,地方上不恢复生产,没有东南的粮食,根本无法维持。
  
  从这一点考虑,李岩回到河南之后,便投入更多精力,来关注春耕。
  
  高义欢正月间对他发出邀请,可他事务繁忙,拖到三月初,才带着人来到鹿邑。
  
  来之前,李岩对高义欢控制的地区,早就有一些了解,对他从鹿邑一县,扩张到三府之地,感到十分震惊。
  
  不过高义欢扩张这么快,李岩以为他的治下,必然一团糟,可进入鹿邑后,才发现情况并非如此。
  
  别处都是靠近河边,才有一些土地恢复耕种,但鹿邑却是一片片绿油油的场景。
  
  李岩一行人,进入高义欢治下后,便被惊住了。
  
  这时远处一队骑兵奔来,马上的人都穿着黑色的衣甲,腰间挂着配刀,鞍上别着长枪,吊着弓箭。
  
  他们的衣甲自成一系,却是高义欢领着一队人马,前来迎接。
  
  李岩看着他们一个个精神抖擞,气势彪悍,特别是身下战马,匹匹都是剽肥体壮,一看就是吃了粮食的,不禁十分惊讶,高义欢到底多有钱。
  
  “节帅!”高义欢在李岩身前勒住战马,马鞭朝下,笑着拱手道:“卑职恭迎节帅。”
  
  “义欢!朝堂上的事,我听说了。我知道你的看法其实与我一样,只是你用的方法不一样。”李岩看见他,先感叹一句。
  
  高义欢知道,李岩是是说他建议抄了范家,然后又提醒李自成,小心吴三桂和满清的事情。
  
  “节帅,我只是尽一点微薄之力,终究是缺少像节帅一样坚持自己见解的勇气。”高义欢正色道:“这一方面,我不如节帅多矣。”
  
  李岩闻语,挥了挥鞭子,摇头道,“我的坚持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反而是义欢的提醒,似乎有了效果!”
  
  “范家被抄呢?”高义欢微微一惊。
  
  “抄了!连同其它商贾,也一并被抄。从抄到的账本来看,几乎每一家,都与东虏存在走私交易。不过,这些商贾消息灵通,在老家的基本被抄,但在张家口的却大多逃到口外。”李岩摆了摆手,“好了!不谈这些,我有事情要问你。”
  
  高义欢心头正震惊,闻语忙拱手道:“节帅请说。”
  
  李岩马鞭指着旷野上一大片绿油油的麦田,“义欢,这么多良田,你是怎么灌溉的?”
  
  李岩一行进入鹿邑,便仿佛进入了世外桃源,不仅是李岩,随行的官员,也都感到惊讶。
  
  高义欢与身后的属下,脸上都露出自得之色,他笑了笑,“节帅,咱们沿着涡河走,卑职边走边说,节帅一看就会明白。”
  
  一行人便打马来到涡河边上,路旁的田地中,多出许多百姓在忙碌。
  
  他们并非三三两两的散布着,而是集中在一块儿劳作。
  
  这些人都是属于同一个墩堡,租种高义欢的土地,每亩交两斗粮,作为赋税。
  
  田间劳作的百姓,看见远处的一行人,瞧见骑黑驹的一人,知道是他们的将军,同时也是他们的东家,纷纷直起身来行礼,眼中露出感激的目光。
  
  这时,高义欢拿着马鞭指着远处的水坝,笑道:“节帅你看。这样的水坝,我在涡河上一共建了六座。以前涡河的水,秋收后没有利用,直接汇入淮河浪费,现在都被水坝蓄起来,用于春季灌溉。”
  
  “我还命人疏浚水渠,建了水车,有的地方还开挖了灌井,所以九成的田亩引水都没有问题。”
  
  李岩一路行来,水坝,水渠,水车,灌井,都一一看过,已然形成一套完整的水利体系。
  
  李过不时的点头,赞叹道:“涡河的水流入水渠,再由水车提水灌溉田地。远一点的土地,则用耕牛和骡马从灌井中打水。义欢,你这花了不少钱粮吧!”
  
  看他赞许的样子,高义欢心里自然是一阵自得,“前期确实投入不少,但水利有益后代,相比于今后收益,投入其实不算什么。”
  
  “不错!义欢,你有这样的目光,真的很不错!”李过不禁又是一声赞叹。
  
  这时李岩忽然又指着田野上,每隔十里就出现的一个红色建筑物,问道:“那是什么?”
  
  “节帅,那是村庄,也是墩堡!”高义欢笑道:“鹿邑、陈州、项城等地,我都在建这种墩堡。每隔十里一座,分配百户流民驻守屯田。”
  
  现在高义欢可以说是豫州南部,最大的地主,豫南到处都是他的屯堡。
  
  这些屯堡,既能为他提供粮食,又能为他提供兵员,同曹操的军屯区别不大。
  
  另外这些屯堡,同县城的棱堡配合,将成为一条巨大的屏障。
  
  李岩听了心头大振,这么多墩堡,怕是只有在长城沿线,在边寨地区才看得到吧。
  
  “义欢,你认为东虏会打到河南来?”李岩皱眉道。
  
  他虽然不看好李自成的东征,但是却没想过东虏能打过黄河。他认为东虏最多占据北直、山西,山东,想占据河南还是比较困难。
  
  毕竟东虏的人口,摆在那里,有谁会相信,一个几十万人口的蛮夷,最后能争得天下呢?
  
  高义欢却沉声道:“东虏铁骑厉害,一但破关而入,并在北直站稳脚跟,铁骑四处,河南没有屏障,处境未必乐观。我这也是有备无患。”
  
  李岩点了点头,冬季黄河一结冰,豫东又都是平原,东虏要来,还真的挡不住。
  
  “走,带我去看一看。”李岩当即拔马道:“你这花费了多少钱粮啊!”
  
  (感谢神马赛克的打赏,哎呀,土豆的打赏,感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