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248章危机重重,南明大丈夫第248章危机重重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248章危机重重
北京通往天津的道路上,十多个衣衫褴褛的人,在长满了野草的道路上前行。
  
  北直隶,富饶的华北平原,原本是大明朝的膏腴之地,人口众多,商业繁华,但是因为清军数次入寇,已经残破不堪,不能为北京,提供什么物资和补给。
  
  北京作为明朝的都城,全是靠着南方运来的物资养活。
  
  在北京,还能看见一点生气,但出了城,便是赤地千里,到处都是一片荒芜和破败的场景,整个河北之地,十室九空,千里无鸡鸣。
  
  北京终于还是被闯军攻下,崇祯皇帝留下“朕死,无面目见祖宗于地下,自去冠冕,以发覆面。任贼分裂朕尸,勿伤百姓一人。”的遗诏后,于景山自缢。
  
  李自成在大军的簇拥下进入北京,城中叛降如云,官绅们兴高采烈的迎接新皇入城,想要投身到新朝的怀抱,不过去不想一场灾难马上就要将领在他们身上。
  
  此时王彦同锦衣卫千户高文彩,还有几个汉子,已经护送太子和几名皇子、公主,逃到了城外。
  
  天色将黑,道路两旁都是残破的村庄,众人跋涉良久,都有些疲惫,特别是几个皇子和公主,哪里吃过这样的苦,早已经一个个脸色煞白。
  
  “高千户!”王彦一声焦急的呼唤,“连续走了两天时间,我们到是没所谓,但是太子他们却受不了,找个地方过一晚,让太子休息一下吧。”
  
  高文彩回头也注意到,几个皇子和公主已经脸色发白。
  
  他直起身子左右看了看,见远处有处破败的村庄,于是道:“好吧,先去那边休息,但是不能太久,我们必须要尽快同高巡抚汇合。”
  
  高文彩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回身对太子行礼道:“殿下,我们去那边休息!”
  
  高文彩是锦衣卫千户,历史上破城后,全家十七口,全部殉节。
  
  太子苍白着脸点点头,“一切都听卿家安排。”
  
  当下众人下了官道往村庄而去,路上高文彩停下脚步对王彦道:“王知事,你领着太子他们过去休息,我正好去探查下消息。”
  
  王彦点了点头,他对高文彩绝对信任,能舍下自己妻儿,护送太子去南京,绝对是忠义之士。
  
  “高千户小心些!”王彦郑重的说了一句,便与太子等人,深一脚浅一脚,前往残破的村庄。
  
  清军六次入寇关内,每次光掳走的人口就是几十万,算上被杀的人,北直隶可以说是十室九空。
  
  现在除了京师居住不少人口之外,其他地方,人口稀少的可怜。
  
  众人来到的村落,不知道荒废了多就,里面到处都是齐腰的杂草。
  
  王彦同几人一起动手,清理出一块空地,杂草中散落着骷颅和白骨,一只老鼠从骷颅中跑出,吓了几个皇子和公主一跳。一名锦衣卫,却大喜的一下将那老鼠捉住。
  
  这个锦衣卫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在山东,同高义成有些交集的锦衣卫小校方家玉,不过他现在已经是南镇抚的百户了。
  
  地方被清理出来,王彦便让太子等人吃点干粮,然后休息。
  
  王彦则和两个太监,两个锦衣卫靠在四周的残垣断壁上放哨,防止有野兽和贼人靠近。
  
  这时天已经黑了下来,王彦靠在断墙上听见几声抽泣,那是坤兴公主和几个皇子在小声哭泣,太子到是十分冷静,不时安危着身边的兄妹。
  
  忽然王彦身边一阵沙沙声响起,他警觉的抬头,却见方家玉突然踩着杂草出现在他的身前,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然后往村外一指。
  
  王彦顺治他的目光看去,只见不远处的官道上,有百余名打着火炬的骑兵,迅速过兵。
  
  荒村里的其他人也都惊觉,一个个神情紧张无比,看着骑兵过去。
  
  “是来追我们的吗?”等那对人马远去,王彦不禁紧张的问道。
  
  方家玉摇了摇头,“说不准,不过闯贼迟早会发现问题。我看他们的架势,多半是来追我们,想跑到前面设卡,拦截我们!”
  
  王彦听了,心头不禁一沉,“也不知道,高抚台人马打到了哪里?”
  
  就说话的功夫,远处又有一队骑兵,从官道上过兵。
  
  王彦心头有些恐惧,“现在怎么办,我们要不要转移?”
  
  方家玉摇头道:“现在天黑,最好不要动,免得撞上贼兵,我们还是等高千户带回消息,再来决定。”
  
  王彦点了点头,眼下只能如此。假如闯军真的发现了问题,那肯定会四处派人追击,他轻举妄动,反而会引来危险。
  
  一夜无眠,王彦提心吊胆到天明时分,高文彩身上带伤的一人回来,与他同去的三名锦衣卫,已经不见踪影。
  
  看高文彩的模样,王彦心头一沉,便晓得其他几人多半是遭了不幸。
  
  “高千户,什么情况?”王彦急忙迎接上来,方家玉则将高文彩扶着坐下,飞快的撕破创口的衣服,检查伤口,然后给他包扎。
  
  高文彩神情凝重,“打探清楚了。高巡抚的兵马被贼将刘芳亮挡在了静海县南面,我们现在很难过去。”
  
  闯贼兵马分为三路东征,其中北路和中路在宣大汇合后,走居庸关兵临北京。这是攻击北京的人马,还有一路,则是刘芳亮率领的南路大军,沿着黄河北岸而进,一直打到大名府,然后北上夺取了保定,意图截断北京与山东和南直的联系。
  
  高名衡的人马,便是遇见了刘芳亮的大军。
  
  王彦听了心头一紧,忙又问道:“昨天晚上,从官道上连夜过去几队骑兵,是不是闯贼发现太子南下呢?”
  
  高文彩阴沉这脸道:“闯贼声称,陛下和太子、诸皇子都于北京殉国,不过那对骑兵却在静海县附近设卡检查,我怀疑闯贼是知道太子南下了。”
  
  “坏了!”王彦听完,心头一凛,太子身居皇宫,除了贴身的宫女、太监,还有老师能够认识之外,其他大臣根本不认识太子。李自成咬定太子已死,可以迅速稳定北方,同时也动摇东南人心,打击明朝的士气。
  
  王彦忽然严肃起来,“高千户,我们必须尽快将太子送去南京。太子带有宫中信物,只要到了南京,就可以辨别身份,然后迅速登基,稳定人心。要是迟了,怕是要出问题。”
  
  高文彩紧皱眉头,现在闯军表面说太子以死,但是实际上却加紧了盘查,他们这么一群人,很难躲过闯军的搜捕。
  
  “王知事,我们几个人,每人带着一个皇子,分开行动。这样即便是被闯贼抓捕,也不至于全军覆没。”高文彩部署道:“我们分开之后,你们有机会,就南下,没有机会就等待时机,只要有一路人先到南京,大明就还有希望。”
  
  王彦沉默一阵,一咬牙,重重的点头,“好,我们分头行动,先到南京的人,务必要向臣公阐述北京的实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