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249章豫南备战,南明大丈夫第249章豫南备战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249章豫南备战
崇祯十七年四月初。
  
  谷雨刚过,已经进入夏日时节,天气日渐炎热起来。
  
  这时麦田里的麦子涨势正好,各种农作物都已经种下,百姓只需要注意浇水、施肥、除草,人们开始有些清闲起来。
  
  这个时节,正好是在春耕和秋收之间,不似两头那么忙碌,但也不似秋收后那么清闲。
  
  本来以往的时候,农户早上忙碌一会儿,然后便在树荫下无所事事的过完一整天。
  
  今岁却有些不同,田里的活干完,妇女们还得养猪、养鸡,而男人则要进行一定的训练。
  
  高义欢在豫南各地,招抚大批流民,设置屯堡。
  
  鹿邑县北面的赵家堡,二百多口人,其中青壮的男丁,有三十余人。
  
  今日有些兴奋和好奇的站在屯堡中间的晒谷场上,一个个站得歪歪扭扭,东倒西歪,一群乌合之众的模样。
  
  这时一个高军队正,指挥着两名老汉,从屯堡的武库内搬出一些刀、枪、让人给汉子分发。
  
  等众人拿了兵器后,队正便一手按着腰刀,一手插着腰,大声的喊道:“今天把大伙召集起来,是奉了大将军的命令,教你们一些自保的本事。现在天下不太平,各地兵荒马乱,咱们好不容易有这么一块安宁太平的地方,得自己珍惜。大家伙也知道,咱们大将军现在管的地方大了,未必能够兼顾各处,所以你们自己得有些本领,如此才能保卫屯堡,保卫自己的家小!”
  
  这个伍长是高义欢派下来,像他这样的,还有许多。
  
  他们并不是被分配到屯堡,而是来对屯堡的青壮,进行一两个月的军训,便要返回各营报道。
  
  这也是高义欢,感受到强烈的危机,才用的一个手段,希望各堡能有一定的抵抗之力。
  
  当然高义欢也不是指望他们抵挡鞑子的大军,能抵挡鞑子小股人马的劫掠就行。
  
  这种训练,高义欢准备形成惯例,反正屯堡的屯户,几乎就是他的佃户,他说的话众人必须听,叫苦也得继续,除非他们不想干,想继续做流民。
  
  今后大军作战,必然会有士卒伤残,他准备把伤兵派入每个屯堡,来训练这些屯户。
  
  二百余里外,汝宁府,高军校场内。
  
  这里的士卒训练,则要比屯堡的青壮,严厉许多。
  
  屯户不脱产,只是算是民兵,而高义欢编练的三万三千余人大军,则是脱产的职业募兵。
  
  他们不用干农活,每日的任务,就是训练。
  
  这时高义欢伸出铠甲,披着黑披风,手里按着战刀,站在校场上,观看下面三千多士卒进行训练。
  
  这三千多人,是今年从襄阳招募过来,被编为一个丙种的补充营。
  
  顾名思义,这个营主要的职责,并不是作战,而是别的作战营出现损耗后,他们便根据损耗的情况,进行补充,使得作战营能快速回复战力。
  
  这时校场上三千士卒,按着刀牌、长枪、火铳等不同的兵种,分成不同的方阵,每个兵种只要演练自己的技艺,不需要精通多门技艺。
  
  当然,你硬是刀枪棍棒都耍得有模有样,那算你牛。
  
  补充营的都尉,是新投靠高义欢的白文选,
  
  年初的时候,高义欢割爱,送给他两个美妇人,白文选并没有立刻就答应他,直到高义欢从西安回来后,过了三个月,两个美妇中一个有了身孕,白文选才主动投降。
  
  这时校场上,白文选正站在一队手持长枪的士卒面前,教导众人枪术。
  
  他手持一杆大枪,看着有些期待的士卒,大声道:“你们看好了。”
  
  说完他先耍了个枪花,然后侧身一个弓步,双手持枪摆了个姿势,猛然一声怒喝,“杀!”
  
  高义欢只见他飞冲上前,手中长枪连刺,一连将身前几根木桩刺中,最后一枪更是直接捅穿木桩,然后枪杆一抖,木桩立时破开,成了一堆碎木。
  
  他一连刺出五枪,每一枪都刺中相同的位置,如果木桩是人,那这五个人,便都被他一枪刺穿咽喉。可以说又快又狠,一枪毙命。
  
  高义欢看得一愣一愣,身旁徐黑虎是个练家子,由衷地赞叹道:“好枪法。”
  
  站在校场上的士卒,也纷纷赞叹,都尉好枪法。
  
  白文选收了枪,对士卒们道:“都看好了吗?方法早跟你们说了,就是多练,同一个动作,你们练习个一万次,便也能又快又狠,一枪毙敌。”
  
  军队作战讲究士卒之间的配合,并不是特别强调个人的勇武。
  
  这些士卒并不需要会耍一整套的枪术,只要一些简单,却又有效的杀敌之术就行。
  
  在战场上,招式越简单,进攻才越有效,高军士卒都是先从最简单的动作开始反复练习。
  
  白文选教的枪术很简单,就是收枪,突刺,两个动作。
  
  就单个士卒而言,这看起来好像很拙劣,但是放在战阵中,有其他士卒配合,那就不一样了。
  
  作为一个长枪手,作战时,格挡交给藤牌手,枪手的任务就是寻得机会,一枪刺出,杀死敌人,不需要再耍其他的招式。
  
  白文选说完,便高声问道:“你们都听懂没有?”
  
  “懂了!”
  
  “懂了什么?”
  
  “要反复练习!”
  
  白文选满意的点了点头,“那好,列队,练习!”
  
  当下近千士卒,人人持枪,每人站在一根木桩面前,列成数十排,场面壮观。
  
  看士卒们列好队,白文选大喝一声,“准备!”
  
  “嗬!”士卒们齐齐一身呐喊,双手持枪,摆出一个开始的姿势。
  
  白文选穿行于士卒的间隙之间,对动作不标准的士卒,就是一棍子,然后挥手喝道:“突刺!”
  
  “杀!”士卒们同时一声怒吼,近千杆长枪同时刺出,以同样的角度,同样的高度,扎在木桩上,场面宏大,令人热血沸腾。
  
  “收枪!”
  
  “嗬!”
  
  “突刺!”
  
  “杀!”
  
  白文选走在士卒中间,不停的下命,一阵阵的怒吼声,伴随着寒光闪闪的长枪,来回突刺,动作整齐划一,威风凛凛。
  
  “你们要把木桩,都当成你们的敌人,谁也不许留情,每一枪都要拼尽全力,只有这样,在战场上,你们才能先发制人,才能比敌人的枪更快。”
  
  白文远在士卒中间大声啸叫,不时用棍子,抽打不用力的士卒。
  
  高义欢看着校场上训练的长枪手,身上隐约间散发出一阵杀气,扭头对身边的赵大宪、赵柱子等人道:“怎么样,本将收这么一员大将,划不划的来。”
  
  “二哥的眼光没话说!”两人笑着附和道,不过心里却有点酸意。
  
  现在二哥地盘扩大,人员也变多,新加入不少人才后,老兄弟便好像有些失宠了。
  
  高义欢没有体会到两人的心情,而是继续看着校场,远处的刀盾兵,火铳手也在进行训练,都是重复一些简单的动作。
  
  高义欢十分满意,这时高成威却忽然急匆匆的走来,将一封信递给高义欢,“将军,北京的消息”
  
  高义欢闻语,眉头一挑,忙展开书信来看······
  
  (感谢神马赛克的,600,房间采光好的打赏,感谢大家的月票,订阅,推荐,求书单,求支持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