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257章狡猾的东虏,南明大丈夫第257章狡猾的东虏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257章狡猾的东虏
李自成在蓟州战败,退回北京后,并未留守北京,而是迅速西撤。
  
  这一是因为大顺军占据北京后,所作所为并不得人心,固守怕会成为瓮中之鳖。
  
  二是因为大顺军的流寇习性,打不过就跑,这是他们的习惯。
  
  三是,李自成心中,并没有对天下的责任感,并没有意识到胡虏入关,窃据中原,对天下的危害。
  
  有这三点理由,李自成心中便可以没有一点自责的向西逃窜。
  
  在李自成撤走之后,清军在蓟州与吴三桂合兵,经过极为短暂的商议,吴三桂被封为燕王,满汉大军近二十万,遂即向北京进军。
  
  这里又出现了一个变化,原来吴三桂只是个平西王,但这次却被封为一字王,地位还超过做狗多年的三顺王。
  
  有这种变化,主要是因为没有发生一片石之战,吴三桂并未与李自成杀得两败俱伤,反而是多尔衮同李自成干了一场,让清兵有所死伤。
  
  另外,吴三桂的关宁军,同三顺王不同,三顺王的人马已经被八旗制度消化,丧失了独立性,而吴三桂的关宁军,却保留着独立性,同清军之间,若即若离。
  
  正是因为有这些变化存在,使得多尔衮不得不下大本钱,来招揽吴三桂。
  
  这也是清廷惯用的一种手段,先用高官厚禄,将人吸引过来,等到大局以定之后,再翻脸不认人,随便找借口杀掉,可以说相当的狡猾。
  
  招降郑芝龙是如此,招降孙可望也是如此。
  
  郑芝龙不用多说,被清廷的谎言骗得丢了几十年的积累不说,还连累隆武皇帝,自己也被清廷弄死。
  
  孙可望降清被封为义王,清廷派和硕简亲王济度、和硕安亲王岳乐带领大批高官显爵出城迎接,场面相当隆重,顺治亲自在太和殿接见孙可望,十天之内,赐宴就达三次,赐银两次共一万二千两,另外赐给府第、解袍、朝衣、缎匹等,孙可望成了清廷红极一时的人物,可等孙可望将西南军情虚实出卖之后,西南抗清武装逐渐失利,孙可望便也兔死狗烹,别说什么义王,最后怎么死的都不清楚。
  
  清廷这两副面孔,许多人都只看见伪善的一面,不晓得他们是个没信誉的流氓强盗政权,明末清初,不知道有多少人被骗。
  
  这次吴三桂获得的爵位,比原来要大得多,主要则是因为他有五万雄兵在手,几乎占了清军兵力的四分之一。
  
  如果能得到关宁军相助,坐了天下,一字王算个什么呢?
  
  为了将吴三桂绑在满清的战车上,多尔滚动了点小聪明,给了一个燕王。
  
  清军与关宁军,在蓟州简短的磨合之后,便开始散布谣言,声称是吴三桂借兵为崇祯报酬,欺骗北直士绅百姓,降低北直的反清意愿。
  
  清军前几次入关,对百姓屠杀,早与北直的士绅百姓结下血海深仇。
  
  如果清军直接打起争天下的旗号,必然会引起激烈的反抗和官绅的不合作,这样清军便很难站稳脚跟。
  
  打着为崇祯复仇,帮明朝平定流贼的旗号,那情况就不一样,士绅百姓的心情就复杂了。
  
  北京城内的官绅大多被李自成折磨不轻,对他们而言,清军固然可恨,但是李自成拿他们下狱,抢他们银子,显然更让人生气。
  
  他们听到吴三桂借兵平贼的消息,不禁纷纷大喜,自发前往城外迎接,却不想来的却是满清摄政王多尔滚,并且以征服者的姿态,进入北京。
  
  一部分人感觉情况不太对劲,悄悄溜走,而另一部分人,则将错就错,把多尔滚迎进武英殿,拜倒在多尔滚的脚下。
  
  满族毕竟是小族,以小临大,心中十分惶恐。
  
  多尔滚进入北京之后,起初还是比较谨慎,十分老实,凡事都听洪承畴和范文程的意见。
  
  为了获得汉族官绅的投靠,他也不敢声张来夺天下,而是标榜为明帝复仇,并假惺惺的下令,让北京绅民,为崇祯皇帝服丧三日。
  
  同时,下令不追究投顺官员,亦不分党派之别,官员一律原职录用。
  
  顺治初年,清吏部曾报道,有官员周伯达,在明朝时只任职陕西关西道,在大顺政权中,却担任甘肃节度使,还有官员刘达原,在明朝只是临汾知县,大顺朝却任巡按,究竟是按着明朝的官位录用,还是按大顺的官位录用?
  
  多尔滚下令,一律按照所授最高官位录用。
  
  不得不承认,同南明朝廷将大批北方官员据之门外相比,多尔衮和清廷下了一步妙棋,为清廷招揽了大批的人才。
  
  清军进入北京后,也一改清军入寇关内,只知道屠杀掳掠的野蛮形象,成功欺骗和迷惑大批汉族文武,使得满清逐渐在京畿站稳脚跟。
  
  清廷在内政取得突破的同时,军事上开始发动收取山东和山西的战役。
  
  这两个地方,顺军刚占据不到三个月,大顺在此毫无根基。
  
  对于山东,清军还是以吴三桂的名义传檄各地,山东各地士绅听说李自成战败,便纷纷发动叛乱,颠覆大顺政权。
  
  清军乘势收取了临清、济南、太安、青州等地,与历史不同的是,退到济宁州的山东明军,也在高名衡的要求下,收取了兖州、沂州、曹州等地。
  
  山东的顺军,在主力西撤后,本就孤立无援,再加上在山东没有根基,所以迅速崩溃。
  
  此时,因为兵力不足,清军并不敢同南明开战,在山东遇见明军后,立刻就将矛头收回来,全力对付李自成,欲图迅速鼎定北方,然后再攻灭南明。
  
  在这种情况下,清军兵分三路,中路是叶臣、石廷柱、阿山等部,追着李自成从固关攻入山西,夺取太原,收取河东之地。
  
  北路则是阿济格和吴三桂,他们负责攻打大同,然后绕到河套,从陕北杀入关中。
  
  南路便是由多铎率领,先收取卫辉、怀庆、彰德三府,然后渡过黄河,夺取洛阳,进而进抵潼关,攻入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