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270章难民,南明大丈夫第270章难民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大半个时辰后,作恶的鞑子带着女子和财物,以及未杀的十多名青壮男子,大笑着往北而去。
  
  这些青壮也是一种财富,满人不事生产,确实需要些劳力,来给他们种地。
  
  八旗兵进入北直隶后,跑马圈地,每人都分了大片的土地。
  
  普通的旗人,能圈个三四十亩地,各旗主,王公贵族们,少则几千亩,多则几万,十余万,需要不少的青壮人口来充做农奴,帮他们种地。
  
  可怜北直百姓,一下来了十多万的关外地主,抢夺土地不说,还要把他们划归奴隶。
  
  这时三个白甲,几个领催,带着几十个鞑子,兴高采烈的押着俘虏和粮食返回营垒。
  
  等他们一走,树林中树叶忽然动了动,出现三个黑甲兵,目光仇恨的望着鞑子远去。
  
  “别看了!俺和老三尾随,小七你回去禀报,就说鞑子兵过了郑州,郑州可能已经失陷。”
  
  不一会儿,树林中牵出六匹战马,一名甲士翻身上马,抱了抱拳,“哨总和三哥小心些。”
  
  “嗯,你回去路上不要耽搁。”
  
  年轻的士卒点了点头,便一夹马腹,抽动马鞭,向南绝尘而去。
  
  夏秋交替之际,天气反常,时而下一场狂风骤雨,时而又烈日高照。
  
  开封府,许州向北的官道上,大队士卒向北挺进。
  
  高义欢骑在黑驹上,走在队伍中间,头被晒得有点发晕,他不禁抬头看了一眼天空,顿时便被日晕晃得眼疼,忙又低下头去。
  
  “到哪里呢?”高义欢手上拉住马缰,骑在马上慢行,舔了舔嘴唇问道。
  
  金声桓忙招手,一名背后背着几个竹筒的骑兵,急忙催马上前,解下一个竹筒,从中取出一份地图,递给金声桓。
  
  金声桓接过来,双腿夹紧了马腹,就在马上展开观看,片刻后,他便将图还给士卒,然后跟上高义欢,“大帅,再走三十里,就到新郑了。”
  
  高义欢一听只剩大半天路程,遂即挥手下令道:“让弟兄原地休息半个时辰,先把午饭吃了。”
  
  说完,他便一拔马缰,下了官道,翻身下马,寻了一处草地坐下。
  
  道路上,几声鼓响,旗帜挥动几下,前行中的大军立时停下。
  
  士卒们并没有乱跑,而是成建制的走到路旁,整齐的坐在地上,场面居然十分壮观。
  
  将士成队列的坐着,然后拿出干粮和水壶,抓紧时间吃喝。
  
  这时,几名将领都围到高义欢的身边坐下,也开始吃点东西。
  
  高义欢喝了一点儿水,将水壶递给亲兵,然后开口问道:“派出去的斥候,有消息传回来没?”
  
  “前往新郑的斥候,已经回来几次,沿途发现大批的难民,正沿着官道南下!去郑州的斥候,目前还没有消息传来。”金声桓回道。
  
  高义欢微微皱眉,“难民从哪里来,是新郑,还是郑州?”
  
  “好像是从郑州方向过来!”金声桓道。
  
  这时,北方的官道上,出现了一片模糊的黑影,难民已经出现在视野中。
  
  同官军整齐的行军不同,逃难的人群,乱成了一锅粥,车辆和人群,挤满了官道,不过却并不嘈杂,大人们都低着头死气沉沉的赶路,只有不时传出几声孩童的哭叫。
  
  高义欢站起身来,注视逐渐清晰的身影,“去,找几个人过来问问,斥候再确定一下,后面有鞑子追击没有!”
  
  “还没到新郑,鞑子不会到这儿吧!”王得仁不禁说道。
  
  高义欢却锁眉道:“豫东一马平川,鞑子骑兵一天一百多里地,来去如风,不能不防。”
  
  去年阿巴泰空手而回,并未给关外带去多少粮食,清廷入关购粮的计划,又被高义欢搅黄,白白损失了一百多万两银子。
  
  整个崇祯十六年,清廷几乎没从关内获得多少粮食,其结果就是饿死了人。
  
  到崇祯十七年初,辽东的饥荒,已经非常严重,八旗虽没饿死,但是从关内掳走的几十万奴隶,却饿死不少。
  
  多尔衮兴全国之兵入关夺鼎,也与关外的困局有关,不过清军入关后,粮食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
  
  多铎南路大军的军粮,除了一少部分,由清廷拨给,大部分都是靠劫掠来维持。
  
  七月间,清军渡过黄河后,多铎便骑兵四出,开始四处劫掠。
  
  郑州、新郑等地的百姓,听说鞑子抢粮杀人,恐慌下边纷纷逃亡。
  
  这时官道两侧的士卒们,看着仓惶南下的百姓,见一幅幅悲惨的模样,情绪都有些紧张,安静的注视他们通过。
  
  百姓看着两侧的人马,都有些胆怯,像是羊群从狼群中间通过一样,妇女们纷纷抱起小孩,脚步如飞的快速向南。
  
  这时几名老者被带到高义欢面前,他们跪下泣道:“大帅鞑子烧杀抢掠,肯请大帅救救百姓啊!”
  
  高义欢连忙扶起这些老者,安抚道:“大家放心,本帅率领大军北上,就是要赶走鞑子,保护你们。”
  
  说着高义欢问道:“老乡们都是哪里人,怎么遇上鞑子的?”
  
  一名老者哭诉着,“回禀大帅,小人是郑州梅山人。鞑子烧了村子,抢了粮食,小人躲在村外水沟里,才逃过一劫,可是村里人,却都被杀完了~~”
  
  其他几人,也都是看见鞑子,或者是鞑子屠了附近村落,惊恐之下逃亡。
  
  高义欢扭头问道:“梅山在哪里?”
  
  金声桓看了看地图,“在郑州之南三十里。”
  
  高义欢微微皱眉,鞑子居然已经过了郑州,他沉吟一阵,看向几位老者,“众位老乡,本帅要北上迎敌,你们便继续南走,汝宁官府,会接济你们,给你们备好吃食和帐篷,大家大可安心,不用绝望。”
  
  几人听了,心中稍微安定,都赞叹,大帅仁义。
  
  这时几名老者刚走,一名斥候又被带来,单膝跪地,“卑职参见大帅。鞑子打粮的骑兵,已经出现在郑州之南,郑州极有可能已经被鞑子攻陷。”
  
  有难民的话,又有斥候的禀报,高义欢脸上不禁严肃起来,他还没赶到郑州,鞑子就已经出现,多铎的兵锋之盛,恐怕难以抵挡。
  
  (感谢楚河中跳大神500,书友20170211104的600,宴宴良人的500,来自北冰洋的人,有我就太平,马小胖爱陈樱的打赏,感谢书友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