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311章官道激战,南明大丈夫第311章官道激战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311章官道激战
战马奔驰的冲击力,十分巨大,非人力能够抗衡。
  
  一匹健马加上骑士和衣甲,至少好几百斤。
  
  这么大的重量,再加上奔驰的速度,行成的撞击力,足以撞翻一头犍牛,而士卒站在那里挺枪突刺,怕是马没刺到,人却要被撞飞出去。
  
  为了抵抗骑兵的冲击,前排的矛手,都是将矛尾杵在地上,借助地面的支撑,来抗住战马的冲击。
  
  矛兵将矛斜刺,明晃晃的矛头,将魏军阵线,变成了一支刺猬。
  
  而就在这时,清军骑兵张弓搭箭,开始反击。
  
  同真满洲混了许久,汉八旗也学了些真满洲和蒙古二爷的本事,奔驰中飞速射出一箭。
  
  魏军士卒多穿衣甲,轻箭根本射不死人,清军骑兵使用的都是破甲的重箭。
  
  箭矢如飞蝗一般腾空而起,然后越过前面长枪骑兵的头顶,飞向天空,最后急速落下。
  
  三十步的距离,重箭已经勉强能够破甲,不过相比于火铳,箭矢破甲的能力还是差了许多。
  
  一般的轻甲还行,一旦射中铁片,便很难造成杀伤。
  
  现在大冷天的,魏军士卒穿得厚实,箭矢飞落下来,如同飞蝗一样落地,“叮叮叮”的插在地面上,箭尾羽翼不断震动,发出嗡嗡声响,足见八旗老爷身体不虚。
  
  魏军矛手,在箭矢的覆盖下,连续中箭,不过大部分箭矢没有弹丸的威力,箭头钉在棉甲内的铁片上,并未射穿,而是卡在了铁片上,只有一些箭矢从缝隙射入,撕破棉甲,插入身体,才使得士卒仰倒哀嚎。
  
  这时前面的枪骑兵,已经冲到拒马前,一名清骑很威猛,他控制着战马,一跃而起,瞬间跃过拒马。
  
  可就在这时,一片铳声响起,那骑兵刚落地,胸口便中一弹,整个人被打得从后跌落下马,身子正好掉在拒马桩上,瞬间就被捅穿,鲜血屎尿流了一地,令人触目惊心。
  
  后面的清军见此,忙一枪将拒马挑开,可紧接着便脸颊中弹,整张脸被打得稀烂,惨叫着坠落于阵前。
  
  沈志祥这时已经完全落在后面,魏军打出的弹丸,可不管小兵还是大将,事实上魏军士卒,也控制不了自己射出的弹丸,他们不听话起来,连坐着的自己人都打,何况是敢冲在前面又骑在马上的敌骑。
  
  此时,沈志祥看见骑兵不断被打倒,魏军的弹丸,像是打不完一样,心里不禁有些心惊,同时对魏军大阵再八旗兵冲到跟前的情况下,前阵的矛手依然不惶恐的后退,火铳队依然有序的射杀,感到极为的震惊。
  
  八旗大爷都冲到了跟前,你们也不慌,没听过八旗的威名吗?这让他脸色有点难看。
  
  这时在清军骑兵撞击,魏军步阵时,后面追逐的选虎马军,已经冲入清军骑兵的尾部,清军后阵一阵骚乱。
  
  这让沈志祥脸上狰狞起来,要是不能凿穿阻拦的魏军步阵,骑兵失去速度,那等待他们的就只剩下被魏军马步人马屠杀。
  
  趁着清军射出箭矢的机会,沈志祥立时一咬牙,怒吼道:“没有回头路了!只管前冲,不要理后面!”
  
  清军一波箭矢射来,魏军开始出现伤亡,大阵本有些慌乱,不过阵后响起的火铳声,不仅迟滞了清骑的撞击,也让魏军矛手想起来,千万不能动弹,于是纷纷握紧长矛,矛头依然斜刺着迎接清骑。
  
  虽说魏军很重视火器,不过因为对质量要求很高,加上人手不足,所以生产火器数目还是很有限,许多东西都没弄出来,步军的火器配置,还没有完善。
  
  比如射程更远的长管野战炮,比如威力更大的抬铳,都没有造出来。
  
  此时魏军的火器轮射,还是无法阻挡骑兵的撞击,事实上直到机枪出现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里,骑兵都是战争中的重要角色。
  
  这时清军骑兵如同浪花一样,一浪接着一浪的冲来,前面的浪头撞死在魏军阵前,新的浪头便又出现,每后面一个浪头,都能比前浪多前进几步,很快便直接撞了上来。
  
  一名清军骑兵飞驰着从拒马的间隙冲过,猛然撞入魏军枪阵。
  
  一杆长矛直接刺探马匹颈部的马甲,捅穿马颈,突刺而出,又一下捅入清军骑兵的胸膛,将战马和骑兵串在一根矛上。
  
  战马和清军的鲜血,瞬间如泉水一样涌出,顺着矛杆流下,让矛杆变得湿滑。
  
  清军尸体和马匹尸体,在巨大的惯性下,继续推着矛杆前移,士卒握不住,矛杆从手中后滑,矛尾被尸体推得在地上划出一道深槽,士卒的手也从握着矛尾,滑到了中间。
  
  尸体巨大的冲击力,让矛手心惊,不过总算还是被他顶得静止下来。
  
  然而矛手还没来得及欣喜,被顶住的马尸,却又突然猛地继续前移,将他撞倒,然后轰然倒地,重重压在他的身上。
  
  在他后面的一个矛手看得真切,前面的同袍,用矛刺穿了一名清军,但后面清军的骑兵,紧接着撞上来,推着马尸继续前冲,撞到了前面的同袍。
  
  后面清骑在马尸倒地的瞬间,便一枪刺出,将被撞倒的魏军,钉在了地上。
  
  第二排的矛兵见此,脸上顿时露出狰狞之色,双手攥紧了矛杆。
  
  那清骑刚杀了前排的魏军,便又被后面的清军骑兵推着前涌,直接撞在矛头上,瞬间又被捅死,鲜血随之涌出,堵都堵不住。
  
  清军骑兵撞上枪林的一瞬间,魏军整齐的横阵,立刻就被撞得凹陷。
  
  王光泰看见这血腥而惨烈的一幕,看阵前清军不断被捅死,而魏军也不断的被撞飞,顿时大惊失色,不禁急声怒吼,“快,火铳不许停!”
  
  清军骑兵连破三列长矛,火铳手几乎都能看清,清军骑兵脸上的鲜血和狰狞的面容,一片铳响传来,火铳腾起一团团的硝烟,却不似先前那班整齐,后退装填的士卒,也已经开始手抖起来。
  
  这时清军骑兵不计伤亡的猛冲,就像是一柄重锤,不停的猛捶墙面,连续多次的撞击下,魏军阵线终于松动凹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