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332章夜袭关城,南明大丈夫第332章夜袭关城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332章夜袭关城
洛阳城号称中都,是天下间极具政治意义的一座大城,拿下洛阳对于清廷而言具有重大的意义。
  
  李自成攻下洛阳之后,才迅速壮大,而历代王朝,不得洛阳也难得天下。
  
  对于清廷而言,只有拿下洛阳,占据中州,才能西征关中,南征荆襄,东取淮泗。
  
  如果清军不能夺下洛阳,占据河南,那清军的影响力将被限制于黄河之北,势力便无法进入南方,只能成为一个割据政权。
  
  正月间多铎从孟津渡过河后,便让贝子瓦克达、博洛,领一万二千余名清军,驱赶掳来数万青壮,掘壕围困洛阳。
  
  当年李自成数十万人围攻洛阳,大军猛攻安喜门,连续猛攻数十日,死伤无算,但却硬是没打下来。
  
  后来李自成实在没办法,让城中投降的明将刘见义、罗泰,在城外吆喝一晚上,“迎闯王不纳粮。”
  
  城中守军听了李自成的政治口号,又见福王不出粮饷,一气之下烧了安喜门,李自成才杀入洛阳。
  
  面对洛阳这样的大城,一般内部不出问题,是很难被硬攻下来的。
  
  多铎让博洛围了洛阳,引高义欢来救,他与高义欢战于汝州,洛阳便交给了瓦克达和博洛两人。
  
  此时瓦克达和博洛两人,已经在四门外,挖掘纵横交错的深壕,把洛阳围了四个月的时间。
  
  这时在洛阳东南的嵩山山脉中,一支六千人的人马,正在沿着道路,急速的前行。
  
  这正是奉高义欢之命,准备去洛阳救援的金声桓一行人。
  
  现在多铎的注意力,被高义欢撤退吸引,他的大军也前突至郏县一带,便使得他与洛阳距离拉开,给了魏军突袭洛阳的机会。
  
  金声桓一伙人的目标,就是趁着多铎被拖在郏县的机会,突破大谷关,然后直驱洛阳城下,接应李岩、白旺突围,最后在清军反应过来之前,迅速撤离洛阳,原路返回豫南。
  
  经过四天的行军,六千魏军已经抵达了大谷关附近缑氏山脚下,距离洛阳只有八十里。
  
  这时大军正默默赶路,一队斥候忽然奔驰过来,行礼禀报,“将军,前面十五里,就是大谷关了!有三百清兵驻守!”
  
  金声桓一听,遂即一挥手,“让大军停下休息!”
  
  连日来士卒连续行军,许多地方都是牵马步行,将士早已疲乏,军令一下,士卒们便就地休息。
  
  选虎和龙骑两营的士卒,草草喝了点水,吃了一点干粮,便呼呼大睡,金声桓则找来虎大威和徐黑虎等人过来商议,怎么突破大谷关的事宜。
  
  洛阳处于一块盆地中,三面环山,一面是黄河,地形就像是蜀地和关中一样。
  
  清军从孟津过河后,原本拱卫洛阳的关隘,便都不起作用,纷纷被清军占据,然后派了些兵马驻守,便斩断了洛阳同外界的联系。
  
  这次偷袭洛阳,是以金声桓为主,他先开口说道:“从此前了解的情况来看,洛阳附近有一万多清军,我们突然杀至,打他们个错手不及,接应出洛阳的守军应该不难。困难的是要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杀到洛阳。”
  
  说着,金声桓拿起一根木条,在地上画了画,然后继续道:“现在的问题是,大谷关横在我们面前,这个关隘的清军虽然不多,但是攻打它,却会惊动洛阳的清军。如果洛阳的清军知道咱们到来,必然会有所准备,那我们接应洛阳的计划,怕就难以实现了。”
  
  虎大威皱眉道:“那就只能晚上偷袭,白天咱们一冒头,对方肯定就点烟报信了。”
  
  金声桓听了,目光看向一旁的易道三,“易都尉,你有没有把握?”
  
  易道三微微沉吟,拱手道,“卑职尽力而为!”
  
  金声桓见此遂即道:“如果偷袭得手,那咱们可稍微准备,再突袭洛阳。要是偷袭失败,那就抢夺大谷关,然后我留守关隘,保证退路,选虎营则马不停蹄,直扑洛阳,无论能否将李节度接应出来,都必须立刻返回,不能在洛阳逗留。”
  
  徐黑虎和虎大威都没意见,颔首点头。
  
  大谷关,又称太谷关,是东汉末年,为御黄巾,设置的八关之一。
  
  他在洛阳之东南,龙门关之东,虎牢关之西,原本是一个重要的关隘,不过在大统一的王朝中,内地关隘基本都不受重视,年久失修之下,便显得有些单薄起来。
  
  四月二十二日,夜里五更,太谷关上,几站昏暗的灯笼挂在城头,不时有飞蛾和蚊虫撞在上头,翅膀呼扇着发出一阵“噗噗噗”的声响。
  
  初夏的夜里,月明星稀,到处都是一片青蛙和蚊虫的鸣叫。
  
  关上楼上,几名清军士卒正在楼子里赌钱,不时发出一声得意的大笑,关楼外几个士卒被笑声惊动,往眼窗户上赌钱的人影瞟了一眼,便又继续打瞌睡。
  
  在关墙两侧的山头上,各有一支清军小队驻守,每个山头都有六个人,轮流值哨,看着狼烟和烽火。
  
  不得不说,清军对于关城的防守,还是很有一套,不过执行的人马,却显然不行,并非是关外一根筋的鞑子,做事到像是明朝的官军。
  
  这时在黑暗中,十多个身影,借着夜色的掩护,慢慢爬上了山头。
  
  上面三个绿营兵,围坐在一个火堆旁,正烤着一支野兔。他们旁便是一个帐篷,里面传出阵阵鼾声,几名清军正在鼾睡。
  
  易道三看了一眼三人,顿时拿出一个手弩,然后做了个手势,便又有两个黑影同样拿出手弩,对准了三个正有一句没一句闲话的清军。
  
  忽然,易道三做了个手势,三把手弩便同时一松,淬毒的利箭,“嗖嗖”的射出,篝火边的三名清兵,瞬间应声倒地。
  
  这时一个黑影,猛地从易道三身边窜出,飞快的进了帐篷,不一会儿,虎大威提着三个滴血的人头出帐。他走到篝火边看见滴油的兔子,顿时将人头一丢,将那烤肉拿起来,也不在乎烫嘴,便咬了一大口。
  
  易道三在山顶检查了一遍,给清军尸体又补了一刀,随即一打手势,黑影们便举火向山下晃了晃。
  
  “狼烟被控制了!”金声桓见此,脸上一喜,随即一挥手,一对黑影便扛着梯子,悄悄的接近关墙。
  
  这时两侧山头也各坠下几人,身形如鬼魅的落在关墙上,抬手就是一支弩箭,将打盹的清军射翻。
  
  黑影们对此十分熟练,几人堵在搂子外,几人猫着腰下了关楼。
  
  虎大威则领着几人,堵在了关内清军的营房外。
  
  大谷关只驻扎三百清军,只要不让他们点烽火,不要闹出太大动静,洛阳便很难得道消息。
  
  这时关门忽然被黑影嘎吱着推开,金声桓看见关上的举火,便大吼一声,“杀!”
  
  数千骑兵立时火炬突举,跟着他向数百步外的关门入口处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