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367章新卒成军,南明大丈夫第367章新卒成军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367章新卒成军
相比其他的守城器械,一个震天雷丢过去,不仅能破坏攻城器械,还能给清军造成巨大的杀伤。
  
  高义欢觉得给这个东西,比直接卖火药,要好许多。
  
  李自成拿了火药,也就是放两炮,用来烧下攻城器械,效果自然是没有震天雷好。
  
  高义欢带着周荣华,看了两款震天雷后,周荣华颇为振奋,没有回荆州便快马往关中而去。
  
  在高义欢的吹嘘下,这两款震天雷,成了他战胜清军的主要武器。
  
  周荣华觉得自己掌握了魏武军,屡胜鞑子的秘密,兴奋不已的返回关中。
  
  虽说这个震天雷,实在是太贵,但周荣华决定,一定要说服,李自成大批采购。
  
  等送走了周荣华,高义欢回到府邸,招来高义成相见。
  
  “大帅找我?”高义成进了书房,看见高义欢正坐在桌案前,提笔写信。
  
  高义欢见他进来,示意他先座,等他把信写完,吹干了放入信封,才抬头道:“义成,把这封信交给马洪山,转告他,本帅愿意高出市价两倍,收购硫磺和火硝。让他找一找浙东海商,从日本走私一批硫磺过来。”
  
  峦川县的硫磺矿,受到清军的袭扰,产量锐减,要不是因为地处山区,清军早就发兵扫灭。
  
  火药对高义欢而言,也是急缺之物,他要卖给李自成,便必须要打开一条新的原料来源。
  
  东南的海商爱财,走私本来就不合法,自然不会在乎谁买。
  
  高义欢接过信,点了点头,“卑职这就让人去办!”
  
  “还有一件事情要吩咐你!”高义欢叫住他,然后吩咐道:“本帅托何总督的关系,搞到了几张路引,你亲自去一趟广东,到澳门给本帅聘请几个葡萄牙人过来。”
  
  “葡萄牙人?”高义成一头雾水。
  
  高义欢道,“就是佛郎机人,这些西夷造炮有两把刷子,工坊那边需要他们的技艺。”
  
  佛郎机高义成是知道的,不过他还是有些担心,“大帅,广东距离咱们这么远,佛郎机人肯来么?”
  
  高义欢沉声道:“不管他们提什么要求,你都答应,他们保证过来。”
  
  “要是这些外夷漫天要价,也要答应么?”高义成皱了皱眉头。
  
  高义欢道:“答应,先把龟孙弄过来,剩下的事以后再说。”
  
  震天雷这个东西的技术含量并不高,汝宁的作坊只是稍微改进,用薄铁片来包裹更多的火药,添加更多碎片增加威力,别人也能仿造。
  
  高义欢等高义成一走,便让人找来梁以樟,吩咐他返回汝宁,督促工坊加紧生产震天雷,同时拨给陈汇廷三万两白银,让他铸造长管铜炮,并开始改进明朝的开花弹。
  
  在战争中各项技术,必然会迅速的发展,连满清的铸炮技术,都能超过明朝,便可知道战争对技术的刺激。
  
  这个震天雷既然卖给了李自成,肯定就会有人仿造,高义欢不能让别人用这个东西,再来打他,所以必须要在别人赶上来之前,造出新的武器,用来克制即将到来的威胁。
  
  在吩咐完这些后,高义欢的精力,便又回到新卒的训练上来。
  
  八月中旬,新卒已经训练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再过半个月,便可具备一定战力。
  
  这日在荆州城外的新军营地,高义欢同金声桓等将,站在一处山丘上。
  
  赵大宪扶盔按刀的从坡下走上来,笑着行礼道:“启禀大帅,今日新卒训练的是攻城战!”
  
  高义欢微微颔首,从山丘往下看去,便见校场外不远处,有一段训练用的土墙,不过并不高,也不是很长,但墙前还有护城河,算是城池的一个缩小版。
  
  一旁的金声桓解释道:“大帅,新卒练出来之后,主要的任务就只有两个,一是镇守地方,二是辅助主力攻拔城寨。这两个任务,都与攻城和守城离不开,所以新卒训练中,主要的一项就是练攻城和守城。”
  
  这一点高义欢听金声桓说过,新卒野战不行,索性便少练野战,将他们派驻地方驻守,把老营兵从地方防务中解放出来,然后握成一拳,谁来打谁。
  
  高义欢很同意这个方案,他微微颔首,“这么训练可以,正好训练完后,直接拉到夷陵,把这个出川要道拿下来。”
  
  夷陵在西军之手,让高义欢心里始终有些不安,必须要尽快拿下来。
  
  这时在校场上,攻防的两支人马已经准备就绪,五百士卒站在城上防守,一千士卒从下面进攻。
  
  自从实行轮战比武的规定后,魏武军中便处处都是竞争,连新卒的训练也不例外。
  
  眼下这两支人马,便攻守中的优胜者,正进行最后一轮的对决。
  
  虽说是演练,但是士卒们握着木枪,拿着盾牌,一个个却依然站得笔直,神情肃然,杀气腾腾。
  
  高义欢能看出来,两个多月的训练后,这些流民确实有了一点军队的样子。
  
  这时“咚咚咚”的鼓声响起,进攻一方的士卒,前排的士卒将盾牌提到胸前,后排的士卒则将盾牌举过头顶,然后迈动着整齐的步子,结阵向城墙推进。
  
  城头上的弓箭手纷纷张弓搭箭,向城下射出一波箭雨。
  
  这些箭矢都没有箭头,前面裹着棉布,沾上白灰,士卒被射中后必须后退,否则被镇抚官发现,便要吃军棍,还要连内整队人马被直接淘汰,所以士卒们都非常的遵守演练的规则。
  
  真正的战争,自是比这种演练要复杂,器械也多得多,但是经过这样的反复演练后,士卒再攻城时,总归是比没准备的要强太多。
  
  这是高义欢看着攻守双方,都颇有章法,心中还是比较满意,于是笑着对一旁的金声桓道:“在过半个月新卒的训练,便战事告一段落。之前让虎臣写编练五军的计划,本帅已经看了,准备近期便选出五军主将,完成对大军的重新编制。”
  
  说着高义欢盯着金声桓,“虎臣为此事破费心力,新卒的训练也抓的不错,到时候必是五军主将之一。”
  
  “卑职,谢大帅栽培!”金声桓瞬间大喜抱拳。
  
  一旁的赵大宪等人竖起耳朵听着,瞬间眼睛冒星,他满脸期待的看着高义欢的侧脸,似乎是在说,我呢?我呢?快说我啊!
  
  高义欢回过头来,见他一脸期待,不禁微微一愣,不过目光遂即却投向远处,忽然笑道:“快看,攻上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