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424章正式开局,南明大丈夫第424章正式开局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424章正式开局

      二十门青铜炮,发出三轮炮,整个山头已经弥漫在白色的硝烟中。
  
      清军抬头视之,人影若隐若现,只觉得像是天兵打雷一般。
  
      炮击过后,严密的清军方阵,像是被牛犁过的地一样,出现一条条的空隙,地面上都是残肢断体,还有倒地哀嚎的士卒。
  
      “啊!啊!!”的惨叫,此起彼伏,让满达海终于无法淡定。
  
      要是让高义欢继续轰下去,不用蛮子兵马来冲,大阵就要崩溃了。
  
      孙子就孙子,满达海就是属鸟的,能硬能软,能屈能伸。
  
      现在他已经明白,高义欢埋伏他,却摆出防御阵形的原因。
  
      高蛮子就是仗着有火炮,远距离轰击他,逼着他主动出击。
  
      这一瞬间,满达海终于知道,为啥豫王爷都在高蛮子手上吃鳖,这厮真是个老阴逼,太狡诈阴险了。
  
      此时满达海已经收起了轻视之心,甚至有点后悔,发现高蛮子时,没有果断撤离。
  
      现在两军距离太近,高蛮子还有六千马军,撤退就等于崩溃。
  
      看着大阵被炮弹撕开,他不可能继续被动挨打,于是没与任何人商量,便一声喝令。
  
      清军大将们也都意识情形并不乐观,都不提刚才那茬,他们都能看出来,不能继续站着挨打了。
  
      满达海看着叶臣,咬牙切齿,“你率五千步军,毁掉蛮子炮阵。我让马军给你压住阵脚。”
  
      “喳!”叶臣行了一礼,肃然领命,便急忙前去调兵。
  
      一时间,清军阵中,号角声骤然响起,叶臣拔马走到圆阵西面,一番调动之后,清军的圆阵,像是被切去一块一样,近五千绿营步军,慢慢脱离本阵。
  
      于此同时,一支三千人的蒙古八旗军,立刻分成两股,奔驰出阵,护卫前出步军的两翼,为叶臣压阵。
  
      满达海神情严肃的注视着战场,身边的惨叫声,却是不绝于耳,让他心中异常的烦躁,清军士卒也纷纷在炮击下露出胆怯的神情。
  
      由不得他们不怕,就算是铁塔般的汉子,一炮砸过来,脑袋也要瞬间开瓢,红的白的流一地,怎么不让人胆寒。
  
      正面拼杀,还有机会杀死敌人,现在站着跟抽签等雷劈一样,谁都不晓得下一炮是不是砸向自己,便让站着的清军心中惶恐,一听见炮弹的呼啸,便情不自禁的一边挪动身体,一边心里祈祷,“砸旁边的孙子,别砸我。”
  
      忽然满达海翻身下马,走到不远处一个断臂哀嚎的清军身旁,猛然抽出腰刀,一道白光闪过,惨叫之声戛然而止。
  
      众多清军只见一团血雾腾起,满脸是血的满达海,将一枚人头高高举起,然后狠狠瞪着附近其他几个伤员,凶狠道:“扰乱军心,就杀了你们!”
  
      几名浑身血的清军,看见这一幕,一个个脸色煞白,牙关咬住自己的手背,惊恐的连连摇头。
  
      满达海见此,才将人头一丢,从新将目光投向战场。
  
      四周清军噤若寒蝉,哪怕是炮砸来,也不敢躲闪,士卒们都担心被满达海杀了泄愤。
  
      吃一炮,得多疼,叫都不让叫,满人心真狠。
  
      这时魏武军的大纛旗下,高义欢看见清军步军前出,奔着炮阵而来,眼睛顿时一眯,挥手下令道:“让白文选务必庇护炮阵安全。”
  
      在炮队占据山头脚下,高义安排了一营加两部士卒,共计五千余精兵庇护炮阵。
  
      “大帅,鞑子动了,咱们要动吗?”赵大宪开口问道。
  
      高义欢看见了眼清阵,却摇摇头,“不急,大炮继续轰击,等他们攻击炮阵受阻,满大海必然增兵,到时候我们再动!”
  
      这时在炮阵下,魏武军士卒,早已摆出了阵形,士卒们在阵前设置拒马桩,火器队站在障碍之后,杀手队则又立在火器队后面。
  
      魏武军的火器队,十二人一队,每个旗三队,他们以旗为单位,列成三排的小方阵,然后沿着障碍一线排开。
  
      在每个火器旗队之间,都有一个间隙,在间隙后面,则站立手持冷兵的杀手队,同样也是一字排开。
  
      前面的火器队,同杀手队,交错着布置,这样等敌军冲上来近战时,火器队就能从容后退,而杀手队,则能从间隙冲出,同敌兵短兵相接。
  
      一排火器队,一排杀手队,在山坡脚下,构成了第一道横阵防线,在距离他们身后一百五十步,还有同样一道防线,横在半坡上。
  
      这两道防线,各两千人,白文选领着一千人,则驻守炮阵,成为最后一道防线,做最后的周旋。
  
      这时寒风呼啸,三千蒙古马军,分成两股,首先提起速度,马蹄踏过冰冻的汝水,停在距离魏军阵线五百步外,稳住阵脚,控制大片空地,防备魏军骑兵突袭正渡过汝水的五千步卒。
  
      叶臣率领五千清军过河后,看了眼魏武军的防御,立刻做出决断,下令火铳手在前,贴上去轰一轮,打乱魏军步阵,然后大军一拥而上,撕开魏军的防线。
  
      渡过汝水后,清军开始短暂的整队。
  
      这时山头炮阵上,却有四门火炮,停止炮击,从新由战马拖拽着,分别被拉出刨坑,向魏武军阵线两翼运动,每边都是两门。
  
      叶臣骑马立在阵后,见属下步军已经重新整队,神情凝重的注视了山头的防线一眼,将刀一拔,前指喝令道:“压垮他们!”
  
      前排的清军铳手,由叛将祖可法统领,他是祖大寿的养子,能力不错,很受清廷的赏识。
  
      叶臣一声令下,祖可法心跳不禁加速,他一挥手,前面的清军火铳手,便迈步向前推进。
  
      手持冷兵的清军,则跟在铳兵身后,缓缓前进,压向魏军的阵线。
  
      一时间,魏武军的第一条阵线,同清军前锋的阵线,像两条靠近的平行线,又宛如海岸和打来的浪花一般。
  
      手持火铳的清军铳手,看见远处严阵以待的魏武军,握铳的双手不禁微微冒汗,口中发干,手脚都有些发抖了。
  
      好在清军们往左右看了看,都是自己的同袍,他们排列成线,以密集的阵形前进,让他们很有安全感。
  
      就在这时,魏武军阵线两侧,发出几声巨响,腾起一团白烟。
  
      一名士卒刚往旁边瞟一眼,便见身边的同袍一下炸开,被炮弹撕成碎片~
  
      “娘个劈,骇死老子啦~”清军士卒吓得差点瘫在地上,脸色瞬间煞白~
  
      (明天科目二,下午练车,晚上更新,亲们,比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