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464章是不是有啥阴谋,南明大丈夫第464章是不是有啥阴谋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464章是不是有啥阴谋
    正月初二,因为清军兵临城下,汝宁城的军民连新年都没过。
  
      不过三十晚上那场袭营,又是放炮,又是点火箭,到是远远要比过年热劳得多。
  
      有了这场袭击,清军的攻城计划,被彻底打乱,让原本准备攻城的清军,只得放弃攻城。
  
      清军兵临城下,硬是没打过一场攻坚战,让准备凭借城池,杀杀鞑子威风的魏武军将士,对崽子们很是失望。
  
      正月间,天气依然寒冷,城头北风呼啸。
  
      城上值守的魏武军将士,都裹着毯子,背靠着城墙休息。
  
      天气寒冷,熬了一夜,值夜的士卒只觉的身体都快冻僵。
  
      这时东面泛起一片鱼白,不多时,地平线被镶上一道红边,太阳漏出头来。
  
      感受到阳光射到城头,靠着城墙的士卒纷纷起身,活动一下冻得僵硬的肢体,等待这白天值哨的弟兄过来换防。
  
      “娘个劈的真冷!”熬夜后的军官哆嗦着。
  
      “城外的龟孙打又不打,退又不退,真他娘的磨叽!”一名汉子往城外啐了一口唾沫。
  
      三十晚上的袭营,挫败了清军的锐气,也提振了魏武军将士的士气,还有坚守汝宁的信心,他们又有点不把清军放眼里了。
  
      军官听了发笑,“娘个劈,老子这局人,就你小子最怂。今天说话咋这么提气,还盼着鞑子来攻呢?”
  
      城上士卒一阵哄笑,那汉子摸摸脑袋,“龟孙们老是不攻城,就在外面祸害百姓,抢咱们东西,俺这也是心里急啊!”
  
      军官点了点头,“嗯,你小子这话说的不错。大帅说过,鞑子一来,就占咱们的地,抢咱们的钱粮,掳走咱们的妻女,咱们不能让他们祸害百姓,必须将他们都宰了。”
  
      汉子憨笑道:“头,也不晓得为啥?这话我以前就听了好多遍,心里硬是没啥感觉。说来也怪,这次鞑子打进咱们汝宁,俺咋就那么想和他们干仗,灭了这帮龟孙呢?”
  
      “好你个龟孙,大帅的话,你以前都当耳边风啦!”军官闻语立刻怒了。
  
      从讲武堂出来的军官眼中,高大帅的形象光辉伟岸,犹如慈父,说的话都是要用小本本记上地。
  
      “头儿,冤枉啊,我都听了,还背了下来,可当时就是没啥感觉呀。”
  
      那汉子正说着,身后却忽然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老子知道你以前为啥没感觉,现在为啥又想拼命。”
  
      城上士卒闻声,身子一颤,一个个根见了鬼似的,连忙双脚一并,身子站得笔直。
  
      为首的军官忙行礼,“大帅!”
  
      高义欢摆摆手,径直走到那汉子身前,骂道:“你个龟孙,城外有田吧,是不是还有房媳妇啊?你现在想拼命,把鞑子赶走,是不是看见鞑子打来,怕鞑子占你的田产,抢你的媳妇?你既然有这个心,为什么要等鞑子打过来,威胁到家人的时候,才知道玩命呢?男子汉大丈夫,怎能将妻儿置于险地,有卵子,就在鞑子还没打来之前把他们干回去,甚至跟着本帅,咱们打到鞑子老巢去,把鞑子给干了,行不行?”
  
      “大~大~大帅,行!”汉子早吓得哆嗦,脑壳空白,不晓得说话了。
  
      现在魏武军确实有个问题,就是政治主张不够明确,许多人不晓得自己干啥,所以人心还是不够凝聚,还是一支旧式军队。
  
      当然这与高义欢的身份有很大的关系,忠孝节义是整个民族的价值观,即便是目不识丁的佃户苦力,也知道岳爷爷的事迹,正是有这样一个价值观的共识,还有文化向心力,才有这样一个庞大的国家。
  
      现在高义欢的身份,决定了他不能去讲忠,讲忠就绕不开忠君,他现在主要是义气感召,还有就是讲利益,还没摸索出一套,用来控制军队的思想出来。
  
      听士卒们的谈话,他就晓得,他该在这方面下功夫了。
  
      “你叫什么名字!”高义欢看着汉子问道。
  
      “大~大~大帅,小的叫周大利。”汉子打着哆嗦。
  
      高义欢眉头一挑,不禁笑了,“周大吉那个龟孙是你什么人?”
  
      在襄城时,高义欢遇见一个士卒,叫周大吉,那时的情况和今天差不多,被他送去讲武堂,提高思想觉悟去了。
  
      汉子一惊,抬起头来,忙又低下去,“大帅,那是我兄弟。”
  
      高义欢闻语笑了,还真是巧的很哩。
  
      就在这时,更巧的事情来了,一队魏武军的斥候忽然奔至城下,隔着老远,便急声呼喊,“鞑子撤了,鞑子撤了!”
  
      高义欢正好站在城头,闻声走到墙垛边,看见三名斥候,一边纵马疾奔,一边大声呼喊。
  
      高义欢听清他们的话,顿时精神一振,急忙转身,准备去城门处询问详情。
  
      这时他走过周大福身边,却又忽然停下步子,拍了拍他的肩膀,感叹道,“大利啊!你这个名字不错,明天到本帅亲卫营报道吧!”
  
      高义欢已经决定,将那个送到讲武堂的周大吉也调到亲卫营,不管他们能不能打,高义欢就图个吉利。
  
      说完他便留下呆住的周大利,转身来到城楼,不多时,便有斥候被带上来,单膝行礼,“卑职见过大帅!”
  
      高义欢淡定的问道,“城外什么情况?”
  
      “大帅,昨夜鞑子营中的火炬,到了后半夜,许多都逐渐熄灭,然后也没人再次点燃。李都尉觉得有点可疑,便让卑职清早出去察看。卑职摸到鞑子营盘附近,发现鞑子营寨安静异常,于是靠近去看,发现人已经空了。”
  
      既然斥候这么说,清军至少是已经撤离了营盘,不过多铎也是个阴险的人,是不是想引他追击,却还需要探查清楚。
  
      毕竟高义欢就是这么将多铎引到汝宁来的,不过不管多铎什么想法,清军现在确实已经实打实的连夜离开了营垒。
  
      “弟兄们,听见没有,鞑子也就这点本事,又被咱们魏武军给顶回去啦。”高义欢不放过任何激励士气,振奋军心的机会,“娘个劈,什么满万不可敌,光吹牛皮,我魏武军天下无双,我见人就说了吗?”
  
      城头上的士卒听了高义欢的话,一个个顿时激动起来,有些没听清楚的连忙问大帅说了啥,等知道清军退了后,无数个激动的声音响起,欢腾声瞬间从北城弥漫全城。
  
      这时那斥候脸上却没有喜色,忽然附耳对高义欢说了几句,高义欢的神情瞬间阴沉起来~
  
      (感谢大家的支持,求月票,推荐,订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