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489章求锤得锤,南明大丈夫第489章求锤得锤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489章求锤得锤
    钱谦益说了句,就不在说话,很冷傲的等待着朝会开始。
  
      不多时,马士英和阮大铖等人过来,一群阉党官员,立刻就围了上来,小声低语。
  
      很快又来几人,确是陈子龙、路振飞等帝党官员,似乎也在商量着什么。
  
      钱谦益微微皱眉,觉得气氛有些不对,不过见何腾蛟孤身一身,很是可怜,也就没有多想。
  
      这时时间一到,百官按着品级列队,鱼贯进入奉天殿。
  
      片刻后,一声尖锐的声音响起,“陛下驾到,”
  
      大殿两侧近百穿着大明官服的大臣,顿时齐齐躬身,穿着龙袍,头戴翼善冠的朱慈烺一脸寒霜的走出来,在大位上坐定,百官立刻齐刷刷的行大礼,山呼万岁。
  
      朱慈烺阴沉着脸,摆了摆手,“都免礼吧!”
  
      钱谦益抬头瞧了一眼皇帝,见朱慈烺神色不好,估计还在为武昌的事情而感到愤怒,心中底气更盛。
  
      朱慈烺扫视了百官一眼,目光在钱谦益等人身上停留了一下,露出一丝杀机。
  
      “列位臣公,可有要事启奏?”朱慈烺道。
  
      百官中,一名不到三十岁的兵部官员,立刻抱着象牙笏出列,高声道:“陛下,臣有本奏。高精忠兵犯武昌,武昌告急,南宁候请朝廷速发水陆兵马救援。”
  
      朱慈烺目光,冷冷的看了那官员一眼,目光遂即转向何腾蛟,“何阁老,高精忠系你招抚,现兵犯武昌,你给朕一个说法。”
  
      何腾蛟立刻出列行礼,“陛下,此事另有内情,韩国公是被宵小陷害了!”
  
      “陛下!”钱谦益决定不给何腾蛟机会,直接唾沫淹死他,让他知道团队建设的重要性。
  
      钱谦益大呼一声,走到大殿中央将注意力拉到他的身上,掌握主动权。
  
      他看了何腾蛟一眼,然后行礼道:“陛下,臣要参何腾蛟勾结叛贼!南宁侯告急,就说明武昌情势危急,高精忠正攻武昌,叛逆行经确定无疑,还有什么内情?此人早已与高精忠勾结,当立刻捉拿下狱,断掉高精忠在朝中的内应,免得他给高精忠传递消息!臣以为何腾蛟为高精忠狡辩,目的是拖延朝廷救援武昌,其心可谓险恶。”
  
      钱谦益指着何腾蛟,当庭弹劾,而他刚说完,王铎便出来道:“陛下,臣昨日就弹劾了何腾蛟,今日武昌告急,高精忠兵犯武昌,已是不争的事实,便印证了臣的弹劾。臣赞同钱阁老之言,战事以起,不管出于何种考虑,何腾蛟都应该先交给刑部。另外武昌乃我朝西面重镇,万不能有失,陛下当立刻下令,调拨兵器粮草给南宁候,抵御高精忠的叛军。”
  
      两个大学士一说完,百官中呼啦啦出来一片人,大殿上足有半数跪下,口道附议,大声要求皇帝把何腾蛟下狱,然后发兵收拾高义欢的叛军。
  
      虽说何腾蛟心里有底,但是看见这副架势,还是不禁额头冒汗。
  
      在官场混,没几个朋党真是不行,别人一人一句,你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唾沫都把你淹死。
  
      近半数的官员出来弹劾,要求拿下何腾蛟,然后对付高义欢。
  
      朱慈烺脸色越发阴沉,这样的场面,他遇见不止一次,但这一次却让他格外的气愤。
  
      此前他欲推行税法,也遭受过这样的反对,不过他作为皇帝,高高在上,并不知道底层社会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商业的利润是多少,该征收多少税才合理,所以他也拿不准,是不是真的损害民利。
  
      他在面临反对时,心里是没底气的,但这次他却知道,这群人是睁眼说瞎话,颠倒黑白,简直无耻之尤。
  
      朱慈烺面沉如水,何腾蛟却忽然发飙了,站起来一声怒吼,“陛下,诸位同僚。南宋时期,奸臣秦桧以莫须有的罪名,杀害岳飞。今日岳飞的悲剧,在我大明重演,我真是痛心疾首。”
  
      何腾蛟满怀悲愤,环视众人,“陛下,就在一个月前,韩国公才击退东虏的进攻,并献俘南京,不到一个月就成叛贼呢?这实在说不通吧!”
  
      钱谦益冷傲着脸,冷哼一声,“凡事都要讲证据,高精忠兵犯武昌,就是造反,没什么说不通的!”
  
      何腾蛟冷笑一声,“要证据,我这里有!”
  
      钱谦益心头一惊,何腾蛟已经从袖子里掏出一本奏折,大声道:“陛下,臣这里有韩国公送来的奏报,请陛下和诸位同僚一观。在韩国公同东虏激战时,钱谦益等人为了向东虏求和,居然唆使左良玉,偷袭韩国公的后方,简直是丧心病狂,比秦桧的用心更加歹毒。”
  
      何腾蛟也不是省油的灯,直接给钱谦益扣了顶帽子。
  
      钱谦益有些惊愕的看见何腾蛟将一份奏折拿出来交给内侍,立时就皱起了眉头,没想到高精忠的奏疏,居然在他的阻截下到了南京。
  
      朱慈烺拿过奏疏,看了看,将奏疏丢在钱谦益面前,愠声道:“钱阁老,你怎么说?”
  
      钱谦益拿起来,展开一目十行,却冷笑道:“陛下,高精忠本为流寇,而盗匪素无信义。这封奏疏的内容不可信,完全是颠倒黑白之语。说臣指使南宁候先进攻他,更是可笑之极。满朝臣公都知道,前些日子臣因为抓住国贼孔有德,而太过兴奋,不幸卧床,哪有机会唆使南宁候。臣以为这封奏疏,不过是高精忠迷惑朝廷之语,根本没有证据来佐证,但高精忠兵犯武昌,却是事实。还请陛下明鉴!”
  
      对于高精忠会上奏,钱谦益早有预料,一封奏疏而已,他并没有放在眼里。
  
      朱慈烺的脸却涨红了,他年纪轻,城府不深,要不是良好的教育,他早上前要动手打人了。
  
      高义欢的奏折中,有兴师问罪之意,让朱慈烺不高兴,可钱谦益的无耻,想要欺骗他,把他当傻子,却让他更加愤怒。
  
      “要证据是吧!你把这些都给朕读出来!”朱慈烺忽然从袖子中,扔出十多张纸片。
  
      钱谦益愣住了,心中升起一丝不祥之感,他实在没想到皇帝会扔出一叠东西出来,用后世的话讲,他这是求锤得锤了。
  
      钱谦益有些迟疑的拾起一份,只看了个开头,神情却瞬间剧变。
  
      “给朕读!”朱慈烺大声怒吼。
  
      他这一声吼,钱谦益却两眼一闭,身子一软,纸张滑落,直接在大殿上昏倒过去。
  
      殿上众人顿时一阵大惊,东林党人瞬间都惶恐起来,可是朱慈烺见此,目光却看向王铎,“你来读!”
  
      王铎没法子,总不能也晕过去,于是拿了一张,开始朗读。
  
      这张正好是张应祥的供词,从黄澍、侯方域唆使左良玉开始讲起,将他奉命过江偷袭汉川,捅高义欢的刀子,以及左军在汉川祸害百姓的经过都读了一遍。
  
      接下来几份有左军的招供,还有王进士文采斐然的控诉,几乎字字都是百姓的血泪。
  
      朱慈烺已经看过,但依然大怒,“这帮畜生,就这样败还朝廷的名声!”
  
      “陛下,臣要参钱谦益、王铎,结党营私,蒙蔽圣听,陷害忠良。”阮大铖看准时机,出来跪在中央。
  
      哗啦啦一片人影站了出来,齐齐跪地,义愤填膺,吩咐附议。
  
      面对皇帝和满朝大臣的愤怒,躺在地上的钱谦益赶紧闭上眼睛,继续装死。
  
      (感谢大家的支持,求月票,推荐,订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