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494章南京派员,南明大丈夫第494章南京派员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494章南京派员
最近一段时间内,高义欢这个人的形象,在朱慈烺脑中不停的щww..lā
  
  起初就是个不讨喜的流寇,后来觉得这人还不错,用好了是大明的韩岳,前些天又差点变成叛贼,不过马上形象又有所好转,成了一个比较能打,但是又有点目无中央的粗鄙武夫。
  
  这么快速的变化,让朱慈烺逐渐意识到,不能太过相信一个人,想要臣子或者局势不超出自己的掌控,那就必须要有制衡的手段。
  
  否则本来以为是韩岳,忽然变成朱全忠,那真就一点法子都没有了。
  
  南京这些日子来的政治动荡,让朱慈烺体会颇多。
  
  因此他很同意路振飞的话,左良玉是不对,可是高精忠也不是值得信任的人。
  
  他的奏折中满是委屈,可实际上却是想拿左良玉偷袭这件事来要挟朝廷。
  
  高精忠既然敢要挟朝野,他就不可能是一个纯粹的忠臣,不可能是大明的岳飞。
  
  朱慈烺赞同路振飞的话语,正想着该如何安抚高精忠,把这件事压下去,内侍的禀报,却打乱了他的思绪。
  
  “陛下,臣等告退!”王彦听说何腾蛟过来,忙行一礼。
  
  朱慈烺却摆摆手,“卿等都留下一起听听,看何阁老有什么事情禀报!稍后朕还要与卿等继续商议,怎么处理高精忠的事情。”
  
  说着朱慈烺对内侍道:“让他进来!”
  
  不多时,何腾蛟就拿着一封奏疏,匆匆忙忙的走进御书房。
  
  何腾蛟看见路振飞等人也在,有点意外,但遂即快步走到御案前,给朱慈烺行礼道:“臣,参见陛下!”
  
  朱慈烺把手一抬,“何阁老不必多礼。”他看见何腾蛟手里的奏疏,不禁皱眉问道:“阁老拿的是谁的奏疏?”
  
  何腾蛟看了王彦等人一眼,见朱慈烺没有屏退左右的意思,只能将奏疏呈上,“陛下,是湖南巡抚堵胤锡的奏疏,陈述韩国公的人马进入湖南之事。”
  
  何腾蛟额头冒汗,他早晓得高义欢肯定要搞事情,所以一面转告李虎,让高义欢等他来处理此事,一面让朝廷尽快安抚高义欢的怒气,可是朝廷正忙着瓜分利益,却将这事给耽搁了。
  
  从何腾蛟的个人利益出发,他自然是不想高义欢挑事情,乖乖做个忠臣,这样他在朝中做官也安稳,但是高义欢却没有如他的意,一下送给他这么一份大礼。
  
  老何一直向朝廷,向朱慈烺保证,高义欢是个忠义之士,这让他怎么向朱慈烺解释。
  
  一时间,何腾蛟心中叫苦,老夫为官多年,从来都是何某整人坑人,没想到遇见高义欢这么一个克星。
  
  他真是后悔,还不如当初投江算了,他实在没想到高义欢这么坑人,他一不留神,就有可能被这个河南龟孙给逼死。
  
  “什么,高精忠的兵开进湖南呢?”朱慈烺一听,腾的一下站起身来,瞬间大怒,“他想干什么,要造反吗?”
  
  御书房里的几人,也齐齐色变,没想到高义欢放着左良玉不打,居然去打湖南。
  
  武昌左镇不听朝廷号令,让高义欢和左镇掐一掐,对朝廷而言并没有什么损失。
  
  可是湖南却不一样,那里是听朝廷命令的,被高义欢占区,损失的可就是朝廷。
  
  帝党官员其实抱着,让高义欢打一打左镇,等他出了一口气后,朝廷再出面调停,把高义欢安抚下去,而左镇被高义欢打了一顿后,实力受损,也便于朝廷逐渐控制左镇。
  
  可是听了何腾蛟的禀报,他们的盘算却落空了。
  
  挑起事端的左镇没啥损失,反倒是朝廷丢了湖南,这让朱慈烺等人立刻就不淡定了。
  
  何腾蛟忙跪下,他必须给高义欢擦这个屁股,“陛下息怒,韩国公也是被左良玉的事情弄成了惊弓之鸟。他毕竟是流寇出身,归顺后心中本就有些不安,害怕朝廷清算,左良玉和东林党人联合起来害他,他心中恐惧,一时失了分寸,才做出这样的糊涂事来。还请陛下明鉴!”
  
  老何也算急智,很快就想出一套说辞,不仅为高义欢开拓,同时也将自己慢慢摘出来。
  
  他这话的意思就是,我招降高义欢的时候,高义欢确实是忠心的,不过现在左良玉和东林一弄,把高义欢和朝廷之间的信任弄没了,高义欢现在这样,就不能怪我了,陛下得找左良玉和东林才行。
  
  朱慈烺一阵恼火,却不管那么多,“何阁老,高精忠是你招抚的,你必须要负责!朕现在就下旨,告诉他朕已经处罚了钱谦益等人,你让他赶快从湖南撤兵,退回长江之北。”
  
  高义欢屁股大,果然不好擦。
  
  何腾蛟心里叫苦,高义欢那么好打发,我能上他贼船。
  
  这次朝廷不流血,魏武军怎么可能收手?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趁着高义欢还没吃下去多少东西,赶紧安抚。这厮属貔貅的,只吃不拉,真等他吃下去,让他吐出来,就难了。
  
  何腾蛟满头大汗,却不敢去擦,硬着头皮道,“陛下,信任建立起来不易,一旦被破坏,就很难恢复原样。韩国公对朝廷已经心存芥蒂,朝廷不给个说法,不让他安心,恐怕这事没那么容易结束!”
  
  何腾蛟说完就低下头伏地,何腾蛟很清楚,高义欢岂是一封圣旨就能打发走的,那厮肯定早就准备狮子大开口了。
  
  朱慈烺眉头紧皱,近些日子来的好心情没了,年青的脸上满是愤怒,“那何阁老的意思是?”
  
  “陛下!现在双方没了信任,暂时就只能讲利益。臣以为当先许些好处,安抚住韩国公,让他不要再用兵,才是紧要之事!”何腾蛟豁出去了,“现在朝廷在湖广也没兵马能节制住韩国公,如果不尽快安抚,到时候就真变成叛乱了。”
  
  朱慈烺身子一震,何腾蛟是让朝廷向高义欢妥协,而这一妥协,高义欢就必成威胁朝廷的强藩,可是不妥协,西面立时就多一强敌。
  
  这一个种是今后的隐患,一种是现在立刻爆发危机,朱慈烺有点不晓得该怎么决断。
  
  一时间,朱慈烺的愤怒,便成了惊慌~
  
  站在一旁的王彦忽然道:“陛下,何阁老说的有道理,现在紧要的是安抚韩国公,让魏武军收兵。臣愿为使者前往湖广,专办此事!”
  
  陈子龙也行礼道:“陛下,臣也愿意前往湖广,平息此次危机!”
  
  (感谢@g@远$打赏,求月票,推荐,订阅,求书单推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