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538章游说张献忠下,南明大丈夫第538章游说张献忠下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538章游说张献忠下
    收了东西后,张献忠的态度立时就冷淡了,挥挥手便让侍卫把周荣华、季国风带出去,根本不给他们继续说话的机会。
  
      这一下,东西送了,前前后后花去几万两,事却没办成,周荣华顿时傻眼了。
  
      在宅子里,季国风和孙房源一脸的愁容,对接下来的事情可以说一筹莫展。
  
      张献忠不愿意对话,他们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时周荣华匆匆走进房间,看见两人后,便道:“张献忠打发了我们,又同宁完我会面了。张献忠不会真想和鞑子联合吧!”
  
      “啪”的一下,季国风一掌拍在桌上,把两人的目光吸引过来。两人只见他阴沉着脸,却又不说话,房间里一下安静。
  
      季国风是肩负使命而来,是为了救归德百姓。
  
      二十万清军南下,让高大帅不顾一切去救援,确实有些为难。
  
      如果这个时候,张献忠再同东虏达成协议,那高大帅就更加不可能发兵了。
  
      因此他必须要完成高义欢交代的使命,唆使张献忠同清军交战。
  
      枯瘦的季国风脸上居然漏出一丝狠色,沉默半响后,忽然说道:“看来只有学班超了!”
  
      “班超是谁?”周荣华问道。
  
      孙房源却有些震惊的看着季国风,片刻后又变得有些激动道:“就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那位。”
  
      周荣华还是一脸茫然,季国风却没解释,而是看着他道:“清使就在城中,现在张献忠对我们态度冷淡,不愿意和我们谈,我们只有把清使给杀了,才能改变局面!”
  
      这么一说周荣华立时就懂了,脸上瞬间满是震惊,“季先生,你想在南郑杀人。这可是张献忠的地盘啊!”
  
      季国风被逼急了,冷声道:“不是我去杀,是周将军你去杀。我手无缚鸡之力,怎么动手?这个行动必须一击必杀。”
  
      周荣华脸上愕然了,老季看上去挺老实一人,没想到居然这么狠。
  
      一时间,周荣华张了张嘴,心里有一万句娘个劈,却堵在嗓子眼了。
  
      “周将军,东西送出去了,银子也快花完了。就这么回去,你甘心吗?这件事要是干成,周将军必定威名远播,是要上史书地!你好好考虑,实在不行,我就自己做了!”为了商丘百姓,为了天下,季国风一脸正气,决心豁出命拼了。
  
      孙房源年纪轻,早就被整得热血沸腾,“季先生,我同你一起去,杀了清使,留名青史!”
  
      周荣华看着两人,沉默半响,最后重重呼出口气,“这事还是我来吧!”
  
      上次联络刘宗敏、李过的事情办砸了,这次汉中之行再失败,周荣华估计自己的仕途就到顶了。
  
      当初把脑袋别在裤腰上造反,不就是为了出人头地,为了陈涉那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么。
  
      想要飞黄腾达,挣个万户侯,不豁出命去,怎么可能上位。
  
      自从看了三国,周荣华心中就被点燃了一股豪情,不想平平凡凡的过一辈子!
  
      季国风看着他不禁点了点头,“周将军必定青史留名。”
  
      周荣华道:“季先生,你说点吉利地!”
  
      三人当即坐在一起,开始进行商议,三张脸上流露着不同的光芒。
  
      宁完我是辽阳的边民,努尔哈赤天命年间,宁完我投降了后金,隶属于汉军正红旗。
  
      因为宁完我精通文史,所以得到了皇太极的重用,而他在任职期间也为满清举荐了不少人才,是与范文程一个级别的人物。
  
      这次多尔衮发兵南征,担心高义欢从中使坏,也担心张献忠攻击关中,分散大清的精力,所以派出宁完我这样级别的重臣出使汉中,为的就是稳住张献忠,忽悠张献忠去进攻高义欢。
  
      宁完我从一个辽地边民,在投清后,一路做到大学士,又入了旗籍,混到满清的高层,对于满清自然是忠心耿耿。
  
      这次他为清廷出使,可以说是尽心尽力,已经游说了不少大西的文武。
  
      傍晚十分,宁完我从张献忠的行宫出来,坐上了护兵准备的马车。
  
      今天同张献忠的交谈并不理想,他劝说张献忠与大清联合攻击南朝,怂恿张献忠攻击荆州,不过张献忠却要求,清军先将大散关让出来,以示联合的诚意。
  
      宁完我不确定张献忠是真的准备攻击高义欢,还是想从大清手中骗取大散关,然后进攻关中,所以一时无法决断。
  
      马车里,宁完我坐着沉思,张献忠外表大老粗,其实很难缠,不过谈不拢也没关系,只要能用谈判将张献忠稳住,那也是一件功劳了。
  
      想到这里,宁完我不禁一阵自得,心中冷笑,张献忠想从大清这里要好处,殊不知他盯着好处,愿意同大清谈判时,他就已经输了。
  
      流寇就是流寇,缺少战略目标,目光只能看见眼前之利,大清怎能不得天下?
  
      这时马车正慢慢的往驿馆方向走去,巷子里却忽然出现十多个身影。
  
      宁完我被一支三十多人的鞑子骑兵,护送着来到南郑,驿馆有严密的保护措施。
  
      周荣华与季国风一盘算,择日不如撞日,就在宁完我从张献忠行宫中出来,返回驿馆的路上下手最为合适,得手的机会也是最大。
  
      因为宁完我是去见张献忠,不可能带着三十多个鞑子去行宫,身边肯定只有几个鞑子。
  
      周荣华一眼看见街道上,四名清兵护卫着一两马车过来,就知道宁完我到了,他当即低声道:“上!”
  
      他毕竟是个军官,真决定要干后,也就不怕了。说完就直接走了出去,身后六名属下,推着一辆大车也走了出来,手都伸到车上的布袋里,握紧了兵器。
  
      另一边孙房源却没了之前的壮志豪情,临事心头怦怦直跳,握着家伙的手也在抖,但还是和季国风一起领着五人出来,跟在马车之后。
  
      四名清军护着马车,每边两个,他们正向前走着,忽然看见前面几人推着大车,迎面而来,立刻就意识到不妙。
  
      果然,为首一人忽然一声大喝,几人便推着大车向马车撞来。
  
      四名清军大惊,当即抽出战刀,便与周荣华等人杀成一团。
  
      车辆撞上马车,挡住了去路,一名士卒挥刀砍向鞑子,却被鞑子兵避开,然后顺势一脚踢过去,将士卒踢飞,人砸在地上,战刀脱手,疼的在地上躬起身子。
  
      其他几名士卒,对上另外三名鞑子,居然也没占到便宜,一交手就反被砍死一人。
  
      周荣华见了心中一凛,一刀劈向身前的鞑子,同时怒吼道:“你们等什么,快砍死马车里的人啊!”
  
      同周荣华对砍的一名鞑子,闻语一惊,一刀逼退周荣华,回头望去,只见马车后面一个畏畏缩缩的年轻人和一名枯瘦的老头,领着几人正向马车扑来,他顿时大怒。
  
      这名鞑子应该是领催,或者更高级别的将领,嘴里发出一声夷语,便冲向季国风一群人,几名士卒疾步上前,挡在两人之前,与鞑子杀成一团。
  
      这时马车里的宁完我却忽然钻了出来,拔腿就跑,原来方才鞑子的夷语,就是通知他快溜。
  
      突如其来的变故,把宁完我吓得冷汗直流,他下了马车,就往一旁巷子里溜,却忽然被一个老头扑倒在地。
  
      季国风哪里是宁完我的对手,没两下就被压在下面,被掐住了脖子,忽然掐住脖子的手松开了,宁完我无力的倒在地上,孙房源惊恐万状的脸出现在季国风眼前,手里还拿着一把滴血的短刀。
  
      季国风有些后怕的坐在地上,孙房源拿着短刀的手颤抖着,也有些不知所措。
  
      这时周荣华赶过来,从后砍死为首鞑子,疾步走过来,看见宁完我已经被放倒,躺在地上哀嚎不止。
  
      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大队的西军士卒出现在街头,周荣华见此顿时提刀在宁完我的身上连捅几刀。
  
      张献忠的行宫里,周荣华、季国风、孙房源站在大堂上,张献忠负手在他们前面走动,旁边是几具面目全非的尸体。
  
      “高义欢的人,还真他娘的牛逼啊!”张献忠阴沉着脸,指着尸体,“都是你们干的!”
  
      周荣华上前一步,风骚的一挺胸膛,“都是我杀的!”
  
      季国风出列作揖,“这也是为了西军着想!”
  
      (感谢conhongz,wangxiaohua的打赏,晚上有点事不更新了,明天正常更新。感谢大家的支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