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546章坤兴委屈你了,南明大丈夫第546章坤兴委屈你了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546章坤兴委屈你了
    当年李自成东征,兵锋直逼北京,崇祯皇帝想要南下,结果被光时亨等辈阻挠,最后没走成,在歪脖子树上自缢了。
  
      皇弟没走成,身殉社稷,当时义正言辞阻拦崇祯南下的光时亨,却先投靠李自成,后又逃到了南京。
  
      这种行径自然被定义为奸臣,并且被南京朝廷以“力阻南迁,致先帝身殒社稷。”为由,斩杀于市。
  
      马士英上来就这么说,意思就是你们谁要拦着皇帝走,就是光时亨一样的奸臣。
  
      现在南京朝廷,马党最大,人员最多。
  
      他这么一说,殿中想劝皇帝留下的人,便都不好开口,不想被定义为奸臣。
  
      如果南京守住了,奸臣的名头能够洗刷,要是万一没守,那真就冤枉了。
  
      皇帝是万民君父,只要皇帝在,朝廷就在,大明就在,臣民就有个希望和盼头。
  
      现在局势这么危险,万一清军真打过江来,像李自成打北京一样,在把南京朝廷一锅端,那大明怎么办?不就全完了么?
  
      面对这样的危局,就算是主战派也不得不承认,马士英的顾忌,并不是完全没到里。
  
      这也是没什么人站出来反对的原因,毕竟江北打得太差,朝臣都没什么信心。
  
      马士英一说完,后头阮大铖又道:“陛下,为了社稷,先入浙中暂避兵锋吧!”
  
      朱慈烺却摇了摇头,闭上眼睛道:“北京丢了,朕可以来南京,南京丢了,朕能去哪里?太祖陵寝就在南京,朕不能丢先帝,丢太祖列宗的颜面。朕若走,必然动摇军心,恐失军民之心。”
  
      朱慈烺的语气也不是很坚决,心里摇摆,觉得走了会动摇军心,失去民心。
  
      堂中不少大臣听后,却心急了。清军凶悍,明显打不过人家,还傻拼个什么劲儿,不跑等人来抓吗?
  
      面对眼下的情况,逃跑并不丢人,历代以来遇见这种事情,都是两个字快跑。
  
      看那唐玄宗跑得多彻底,多干脆,人溜走了,官员、仪仗都不知道,第二天还准备上朝哩。
  
      再说那宋高宗,金军搜山检海抓赵构,也没抓住他,要是赵构不跑被抓住了,那宋怕是也就差不多完了。
  
      现在必须弄走皇帝,这不仅是为了大明,也是为了他们自己。
  
      毕竟皇帝不走,他们也走不成,自己和家眷都只能留在南京。
  
      马士英和阮大铖对视一眼,马士英不愧是老官僚,立刻就听出了皇帝心中的犹豫,当即就以头叩地,痛声道:“陛下守卫南京,保护宗庙之心,臣等理解,但是为了江山社稷,臣肯请陛下暂且隐忍,先避东虏兵锋。陛下离开南京,只是为了安全起见,只要陛下无恙,天下总有恢复的一天。况且,陛下只是去浙中暂时躲避,并不是要放弃南京。”
  
      说着马士英一抹眼泪,抬头看了旁边站着的何腾蛟一眼,“何阁老在湖广统过兵,是知兵的老督师,臣觉得让何阁老留守南京足矣。陛下到了浙中后,臣在派人去和清军周旋,让清军退兵,方能渡过此次危机。”
  
      站着的何腾蛟听了马士英的话,一脸愕然,瞬间就怒了。真他娘的不要脸,要说知兵,我绝对比不上马首辅你呀。
  
      本来这么多大臣都在劝说皇帝离京,何腾蛟不好出头反对,但马士英太不是东西了,居然想让他留守南京,真是太不要脸了。
  
      这时何腾蛟也明白了马士英的意图,朝廷先逃去浙中,保证自己的安全,然后派遣使者同清军议和,又走回南京立国之初的路子。
  
      朱慈烺对江北的战事,其实也缺乏信心,他希望看见江北明军打一场胜仗,拦住清军的铁蹄,但是也确实担心江北明军让他失望,不能保卫南京。
  
      毕竟对清军恐惧的人,不只是前线的明军,朱慈烺自懂事起,就常常听见明军被清军击败的消息,他对江北的战事也有些没底。
  
      这时堂上不少官员,都开始附和马士英的话语,苦苦劝说朱慈烺离开南京,朱慈烺便向他的班底投出询问的目光。
  
      马士英想把何腾蛟留在南京,自己和皇帝跑到浙中去,真是想得美。
  
      “陛下,臣以为江北战事正是关键时刻,此时首先是要激励将士士气,陛下暂时还不能撤离南京!”何腾蛟出来给朱慈烺行礼,然后又瞟了马士英一眼,仿佛是说,不带我走,那大家都不要走,拼一把算了。
  
      马士英大怒,厉声道:“战局败坏至此,满朝文武都为陛下考虑,为大明江山考虑,你却想将陛下留在南京危地,想成就你的名声,你是何居心!”
  
      何腾蛟道:“马阁老的意思,无非是退到浙中,再向东虏求和,但纵观往史,南北对持,可有北方得胜,而放弃攻灭南方的例子?几乎是没有吧!陛下要撤离南京,后果不堪设想,江防多半要溃,那时马阁部怎么去求和?陛下,臣以为要保住江山社稷,必须要展现出实力,让东虏觉得无法攻灭我朝,才有机会谈判。现在局势虽坏,但还不到放弃的时候!”
  
      马士英被说中心思,老脸一下红了,他确实抱着割地赔款,换取清军退兵的心思。
  
      阮大铖见此,当即就要说话,朱慈烺听了何腾蛟的话,眼神却坚定了一些,抬手制止了阮大铖,而是问何腾蛟道:“何阁部的意思是江北还能坚守?”
  
      何腾蛟道:“陛下现在撤离,江防势必崩溃,到时东虏过江,江南必落入虏手,东虏岂会和我朝谈判?此时高阁部还守着扬州,靖国公守住庐州、和州,清军一时难以攻下,况且江中还有江防水师,不说能够击退东虏,臣认为抵挡一段时间,还是没有问题的。臣以为只要能守住一段时间,必有转机,要真守不住,朝廷再撤离南京也不迟!”
  
      何腾蛟本来想说,顶住一段时间,等高义欢出兵,仗还能打,但是高义欢在南京君臣眼中,已经成了大明的朱全忠,所以他不愿意提高义欢,想逐渐摆脱和高义欢的联系,以免以后牵连到他。
  
      朱慈烺双手握拳,放在龙椅扶手上,紧皱着眉头并不说话。
  
      何腾蛟说的有道理,江防还在,没必要那么急着撤离,朱慈烺也知道何腾蛟说的转机是什么。
  
      就是让他去求高精忠,求高精忠发兵求援大明。这有点伤朱慈烺的自尊,而且他已经让何腾蛟写过信,表达了希望高精忠出兵的意思,但是高精忠却按兵不动。
  
      这就说明高精忠这个奸臣,并不会轻易出兵,朱慈烺必须拿出能让高精忠动心的东西。
  
      现在已经是朝廷存亡的关键时刻,是该牺牲一些人和东西了。
  
      朱慈烺心中一阵叹息,“坤兴,只有委屈你了。”
  
      (感谢大家的支持,求月票,推荐,订阅。)
  
      (本章完)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热度网文或rdww444等你来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