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598章高义欢来了 新,南明大丈夫第598章高义欢来了 新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598章高义欢来了 新
    讲实话,自从孔有德被杀后,耿仲明还是有些兔死狐悲的感觉,也有一点怵高义欢的魏军。
  
      金玉和建议他把人马收回城中,无疑是个安全的做法,但问题是他给尚可喜、多铎送了情报,说高义欢出武关,等于送了个假情报,想必攻击豫南的清军主力,都不会注意自己的侧翼。
  
      这个时候,不说数万魏军,拿怕只有一万人,忽然从侧翼出现,都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因此,他必须要挡一挡,让尚可喜和多铎有时间调兵,该保护粮草的保护粮草,该护卫中军的护卫中军,总之要做好应对敌军的准备。
  
      这万一主力前出,指挥却留在后方,身边没军队保护,被人一下端掉,那就闹笑话,也就输的太冤枉了。
  
      当下,耿仲明下令,让人快马通知洛阳加强防守,预防魏军清兵突进,袭取城池,同时也派人去通知尚可喜和多铎,告知情况有变化,一支魏军出潼关,向豫北杀来,可能是想包抄大军的侧翼。
  
      同时耿仲明让大军布置,准备同魏军一战。
  
      魏军虽然不差,但是耿仲明也不是泥巴捏的,高义欢玩阴谋诡计还可以,但是想要野战还是差了点。
  
      况且他马军众多,没道理马军的优势不用,难道用骑兵守城?
  
      耿仲明自认为是老军头,步战、马战样样精通,他手里还有十门准备攻打潼关的红衣大炮,遇上魏军的炮队,也可以拉到战场上用一用,所以他很有信心同魏军打一场。
  
      虽说不能保证稳赢,但是马军在手,输了就溜,只要阻击几日,让多铎有个准备的时间,从新调兵就成了。
  
      当下,耿仲明力排众议,拍大腿决定,“传令大军,布阵阻击。”
  
      陕州城中,号角、战鼓、警锣同时响起,城内外的清军营地顿时一阵喧哗,三万清军涌出城池和营盘,前进至陕州西面十余里外,选了一处能发挥马军优势的空旷地带,布置军阵。
  
      别说,耿仲明确实有实力,随着军令发出,清军各军有条不絮,很快就列成了大阵。
  
      在清军列阵的同时,西面传来马蹄轰鸣,扬起了巨大的烟尘,魏军的骑兵首先杀至。
  
      清军阵中,耿仲明不禁双脚踩住马镫,屁股离开马鞍,向远来的魏军眺望,看见远处万马奔腾,魏军马军至少近万人。
  
      这让清军一下都慌了,在他们的印象中,魏军主要是步军和火铳为主,马军只有三千左右,怎么一下冒出近万骑?
  
      这其实是个误会,魏军的马军确实只有三千左右,奔驰的除了选虎马军,还有六千龙骑军,而龙骑军并不能算是马军。
  
      很快,奔驰中的马军,看见远处严阵以待的清军,徐黑虎勒住缰绳,将战马勒住,控制着躁动打转的战马,看了前面出现的清军大阵,忽然一挥手,喝令道:“停止前进!压住阵脚!”
  
      三万清军横在魏军前面的旷野上,穿着步褂子,身前白圈里写着一兵字,头上戴着红顶斗笠的绿营兵,站在最前,军中刀牌成墙,长矛如林,绿色的旗帜迎风猎猎。
  
      这些绿营兵装备相对简陋,但人数众多,几乎排满了清军的正面。
  
      在他们之后,则是数千穿着黄色甲胄,头上顶着铁盔,上面有根避雷针,脖子有顿项保护,甲胄几乎包裹全身的汉军正黄旗。
  
      这支人马装备精良,腰间挂着刀,火药盒子,手里持着火铳,黄色的龙旗,猎猎飞舞,阵列中却没有声响。
  
      清军的步阵有一万六千余人,其中一万三千多人都是绿营,三千人是汉军正黄旗。
  
      在步阵两侧,则是各有七千马军,一支是穿着各种衣甲,头上戴着毡帽、铁盔、皮帽,手持弯刀和弓箭的蒙古外藩,一支是战马披着马甲,身上穿着白色甲胄,腰悬战刀,一手持矛,一手拉住马缰,马鞍上还挂着骑弓和箭袋的汉军正白旗。
  
      虽说汉军正白旗,遭受过高义欢的重创,但是清军很快就进行了补充,然后拉到战场,依然是支精锐。
  
      徐黑虎目光扫过敌阵,见对方严阵以待,杀气腾腾,微微皱眉,然后一拔马缰,往后而去。
  
      清军阵中,耿仲明看见魏军骑兵在三四里外,就驻马不前,而是占据阵脚,不禁一屁股坐回马鞍上,冷笑道:“敌军这么远就停下,看来还是畏惧本王的军阵啊!本王三万大军横在这里,就算高贼亲来,顶他十天半月,也绝对没有问题。”
  
      清军将士们见耿仲明这么有信心,心里也有了些底气。魏军近万马军老远停下,便说明他们确实怕咱们,再者换位想一下,他们自己也觉得自己很厉害,确实难以攻打。
  
      这时魏军骑兵停在远处观望,清军士卒又站了半个时辰,金玉和忽然大声道:“王爷,魏军步军到了!”
  
      耿仲明的屁股再次离开马鞍,便见西面尘土飞扬,一条黑线出现在西面。
  
      不多时,黑线逐渐加粗,并像两边延展,然后迅速变成了一张巨大的地毯。
  
      清军众将看见无数人影,见旗幡蔽日,不禁纷纷色变。
  
      此前收到魏军主力走武关的消息,清军众将得知魏军出潼关后,心中还存在侥幸,认为过来的魏军不会太多,但当他们看见密密麻麻的魏军将士,步伐稳健,陆续抵达战场,并开始结阵后,却知道失算了。
  
      耿仲明微微皱眉,看着一眼望不到头的魏军,不禁啐了口吐沫,“直娘贼,高义欢不会真的来了吧?”
  
      看见漫野而来,人头攒动,长矛起伏,无数军旗猎猎的魏军队伍,耿仲明感觉到压力来了。
  
      当他看到远处一面大纛旗,取出千里镜看了看后,眯起眼睛,“果然是高义欢,这厮还真是喜欢出奇,都以为他会去豫南,他却偏偏跑这来寻死了。”
  
      大纛旗下,高义欢勒住马缰,对一旁的李定国道:“定国,随孤王观个阵,如何?”
  
      (感谢大家的支持,求月票,推荐,订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