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612章应对危机 新,南明大丈夫第612章应对危机 新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612章应对危机 新
    谈判之事机密,没想到居然泄露出去,弄得朝野哗然。
  
      朱慈烺虽然给了大臣暗示,但是绝对是不会承认,他有议和之意。
  
      这件事情,只能是下面的人,背着他去做,他则是完全不知情。
  
      朱慈烺震怒,几名大臣低头伏地,动也不敢动,更不敢解释,心道自己这次可能要遭殃,搞不好要步陈新甲的后尘。
  
      这时朱慈烺发完脾气,却并没有处罚他们,而是忽然问道:“你们说,是谁故意抹黑朝廷?”
  
      议和的各种资料,人员、条件、书信都被纰漏,这显然是有人针对自己。
  
      南京是大明的都城,居然有人能掀起这么大的风浪,这也是朱慈烺震怒的原因。
  
      马士英道:“陛下,按常理来说,只需要分析,抹黑朝廷,破坏和议,谁最得利,就可以推断出,事情是谁做的了。”
  
      朱慈烺眉头紧锁,眼下满清和大明都有进行议和的需求,满清要从江北抽身,解决高义欢,而明朝需要时间喘口气,所以消息不可能是从自己内部,还有满清一方流出。
  
      当然也不能完全排除满清故意泄露的可能性,只是这个概率很小。
  
      这么看下来,最不愿意看到大明和满清议和的就是高义欢,他正与清军激战,如果大明与满清议和,江北的清军就能完全抽身,那高义欢就得独自对抗满清,就被明朝给晾着了。
  
      “高精忠,他还真是精忠啊!”朱慈烺忽然恨声说道。
  
      “陛下,臣也怀疑是高精忠,他这是不遗余力的在舆论上给朝廷抹黑,为今后谋逆做准备。”阮大铖直接指责高义欢要谋反,将皇帝的怒火转移到高义欢的身上,他们才好脱身。
  
      “陛下,高义欢未经朝廷允许,就自称魏王,狼子野心昭然若揭。”马士英也开口道。
  
      其他人,也纷纷通批高义欢。
  
      南京朝廷,无论主战还是主和,亦或是马阮、东林、帝党,在对待高义欢上,态度基本上是一至的。
  
      高义欢称魏王,在西北搭起一个草台班子,对他们是一个很大的威胁,他们在南京争权夺利的前提是,南京朝廷必须要存在,如果被人取代,那他们就没得玩了。
  
      朱慈烺脸色阴沉,虽说高义欢攻关中,变相给他解了围,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憎恨高义欢。
  
      高义欢狼子野心,这次的事情必然是他出手搅黄,第一是避免南京与满清议和,避免他孤军奋战,第二是,为了栽赃朝廷,给朱慈烺脸上抹黑,使得朱慈烺失去军心民心。
  
      眼下情势还真是复杂,朱慈烺沉默一阵,“锦衣卫,最近有高精忠的动向没有!”
  
      锦衣卫指挥使,原来是马士英之子马銮,前不久被朱慈烺换成从北京南逃的原北镇抚司掌刑指挥吴邦辅出任指挥。
  
      吴邦辅刚接手锦衣卫,许多事情还不太熟悉,这次又出了纰漏,压力很大。
  
      “陛下,密谍来报,高精忠在西安集结兵力,准备救援南阳,并未有其他动作,不过臣从北面得到消息,高精忠在延安俘获了满清陕西总督孟乔芳,又将他悄悄放回,似乎是有意与满清议和!”吴邦辅回道。
  
      “什么?”朱慈烺瞬间色变。
  
      马士英听了不禁怒了,好你个高精忠,搅黄朝廷与满清的和议,还煽动民意抹黑朝廷,自己却与满清媾和,人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陛下,这件事可以深挖,然后宣扬出去,让天下知道高精忠的丑恶面目!”马士英当即站出来,就差直接指挥锦衣卫按着他的意思去干了。
  
      朱慈烺却沉默不语,高精忠与满清议和,让他心头大惊,乱了方寸。
  
      他此前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现在一想,吴三桂能投清,高义欢也是能投清的,但他作为大明的皇帝,却是绝对不可能投清。
  
      如果高义欢倒向满清,朱慈烺不敢往下想了。
  
      一时间朱慈烺千头万绪,形势错综复杂,但他意识到,不能逼迫高义欢,万一把他逼到满清一边,那局势就严峻了。
  
      “这件事,到此为止!不要再提了!”朱慈烺阴沉着脸。
  
      马士英等人微微一愣,不过毕竟都是老政客,立刻就明白了皇帝的意思。
  
      首先,现在刚爆出南京卖国,南京这边就指则高义欢与清廷媾和,民间不会相信,反而会以为南京栽赃陷害。
  
      其次,要是事情闹大,高义欢真与满清媾和,或者投向清廷,那南京怎么办?
  
      “是!臣遵命!”马士英点了点头,旋即低声道:“陛下,那高精忠请封魏王,还有和谈的事情?”
  
      “封他为西魏王!”朱慈烺沉声说道:“你们私下谈判的事情,立刻终止,参与的人员解散,先调离南京暂避风头,不准再泄露任何消息,否则立斩不赦。这件事情,朝廷要坚决否认,就说是满清的栽赃!”
  
      “臣遵命!”马士英等人不禁松了口气。
  
      魏王和西魏王,一字之别,级别却降了一级。
  
      这是朱慈烺对高义欢的试探,如果高义欢能与他保持默契,就会接受这个封号,如果不接受,那就证明默契完全破裂,彻底转为敌对的关系。
  
      高义欢知道他请封王爵,南京肯定不会给,因此他称魏王,南京一看他称一字王,便多半会退一步,给出一个折中的方案。
  
      这是一种谈判的技巧,当你心中想要一个东西时,知道对方不愿给,又不愿意撕破脸皮时,不妨提出更加过分,更加激进的条件,那对方就很容易接受你心中原本的条件。
  
      朱慈烺不打算承认和谈的事情,避免崇祯朝的错误,那也就不会严厉的处罚参与和支持谈判的官员,因为处罚就对于变相承认了同满清和谈,对南京将是一个打击。
  
      朱慈烺说完,闭目半响,忽然接着道:“江北前线,各军紧守防线,不要挑起事端,另外锦衣卫要严查南京城内的细作!”
  
      马士英、阮大铖对视一眼,明白皇帝的意思,和谈虽不成,但是前线要与清军保持默契,不主动挑起战端,维持现在相对平静的局面。
  
      两人会意,当即行礼领命。
  
      吴邦辅也行礼领命,表示锦衣卫一定将城内的各方细作清理出来。
  
      朱慈烺遂即一挥手,“你们都退下,吴邦辅留下,朕还有事交代。”
  
      马士英等人忙行礼告退,吴邦辅等他们一走,行礼道:“陛下有什么事情吩咐?”
  
      朱慈烺眼中闪现出一丝杀气,勾手道:“你附耳过来~”
  
      在皇宫内,朱慈烺与众多大臣,商议怎么应对危机时,侯方域却已经成了丧家之犬。
  
      城中的国子监监生,还有一些年轻的士子,都在找他,要打死这个国贼。
  
      侯方域从李香君那里逃出来,准备回家,却发现门口已经有士卒把守。
  
      出了这么大的事,朝廷肯定要拿人顶罪,他不敢回去,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去找东林大佬,问一问情况。
  
      不过现在他不敢直接上门,所以先找到了自己的好友冒辟疆,先探一探口风。
  
      他托小童送去一封信,约冒辟疆来一家酒馆相会,快到约定的时间,侯方域警惕的看着窗外,便忽见一队锦衣卫,向酒楼走来。
  
      侯方域倒吸一口凉气,完了,冒辟疆把他给卖了,朝廷肯定在四处捉拿他,要拿他顶罪。
  
      一时间,侯方域匆匆忙忙逃出了酒楼,一个人来到秦淮边上,看着灯火通明的秦淮河,心中那个苦啊。什么好处没捞到,却成了卖国贼,大汉奸,真是冤枉的很。
  
      现在该怎么办?南京已经容不下他了。
  
      侯方域叹了口气,半响才平复心情,准备先离开南京,他刚一转身,只见两个黑影突然上前,一把将他抓住,塞进了一辆马车。
  
      马车中坐着两人,一男一女,男的不认识,女的正是秦淮名妓玉香儿。
  
      他上了车,微微一愣,坐在中间的精悍男子,却微笑道:“侯公子,交个朋友吧,我方家玉,玄衣卫副使。”
  
      “玄衣卫,你们是高精忠的人!”侯方域脸色一变。
  
      方家玉微笑道:“开门见山吧!侯公子,现在你已经走投无路,南京必会杀你灭口,你要活命,不如为我们效命!”
  
      侯方域面露愠色,“你们想趁人之危!”
  
      玉香儿淡淡笑道:“侯公子,帮我们就是在帮天下百姓,帮汉民,也是帮你自己!”
  
      方家玉沉声道:“侯公子,你现在还有选择么?是替南京背下卖国的骂名,被人杀死,还是站在百姓一边,做一个豪杰,你自己选吧!”
  
      侯方域心中很愤怒,他能猜到,议和的事情泄露,肯定与玄衣卫有关系,但他现在却一点办法没有。
  
      “好吧!我答应你们,但你们怎么救我,怎么帮我洗刷骂名!”
  
      方家玉笑了,“侯公子真乃俊杰,我会先送你出南京,下一步,你将打入满清内部。放心,你投靠过去,满清肯定不会怀疑,等魏军收复北京之时,就是你昭雪之日!”
  
      (感谢大家的支持,求月票,推荐,订阅,下午练车,晚上更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