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656章开花弹 新,南明大丈夫第656章开花弹 新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656章开花弹 新
几年前高义欢击败孙可望夺取了荆州后,魏军就控制了夷陵等地,并在此布置了重兵,用于防备四川的西军,并设卡收税。
  
  长江上游水流湍急,过了夷陵州,水流变平缓了一些。
  
  这时黑夜中,一艘小船趁着夜色,悄悄躲过了夷陵魏军的视线,慢慢往江陵方向而去。
  
  为了能够联系南京,并取得朱慈烺的信任,吴三桂派出了从弟吴三枚秘密赶赴江南,呈上自己请求归附和册封的奏疏。
  
  小船在黑夜中顺流而下,吴三枚站在船头,他看着长江两岸,不少人打着火炬向西前进,犹如一条条蜿蜒前进的火龙。
  
  这让他心头一惊,心道王爷猜的果然不错,高义欢这厮再次背信弃义,准备攻打四川了。
  
  幸好关宁军早有预料,不然还真有可能被魏军杀一个措手不及。
  
  这时已经是半夜,吴三枚站在船头,注视了一会儿,见江面上漆黑一片,没有什么危险,终于打了个哈欠,便钻入船舱困觉去了。
  
  次日清晨,小船顺流到达荆州地界,吴三枚睡的正香甜,船外却传来一阵喧哗,他急忙起身,钻出船舱,便见一艘西魏水师的战船,向小船靠来。
  
  “怎么回事?”吴三枚大惊失色。
  
  船主也脸上流汗,不过却道:“应该是例行检查,没有大碍。”
  
  西魏水师的战船,是一艘车轮船,这种船在湖广很流行,当年钟相杨幺起事,手里便有许多这样的车轮船。
  
  这种船顺风可靠帆,逆风靠踩着车轮转动,很适合在江河湖泊中航行。
  
  西魏这种战船并不大,只容纳三十六人,船上装备一门小炮,还有若干火铳和火箭,主要作用不是作战,而是巡视长江水道,严查走私和漏税。
  
  这时战船已经靠上来,漆黑的炮口对准了小船,甲板上的军官,大声喝令道:“降帆,接受盘查!”
  
  船东主看了吴三枚一眼,吴三枚瞧了瞧那门大炮,他是个旱鸭子,掉在水里肯定完蛋,“按他说的做,不该说的别说。”
  
  不多时,大船上的士卒抛出飞钩,钩住小船,然后用力拉拽,船只靠在了一起,几名士卒跳上小船,为首的哨总看了看,问道:“怎么没插黑旗?”
  
  西魏藩府雁过拔毛,在长江上对过往的船只,进行征税,从四川来的船只,都要在夷陵交税,获得一面旗帜后,才能继续通行。
  
  这种旗子有多种,有的旗帜是一交一年,然后随意通行,有的则只是管一次,旗帜上有日期和特定的暗语,表示着什么时候发旗,前往何处,有的还会在旗帜上些上运输的货物。
  
  船东主忙赔小心道:“军爷,小人晚上过的夷陵,天黑不好靠岸,不太懂湖广的规矩,您给通融通融。”
  
  哨总打量着小船,问道:“什么货物,去哪里?”
  
  “蜀锦,去岳州!”船东主忙道。
  
  这种情况也是常有的事情,哨总冷着脸,“下次记得先在夷陵交税,这次要交一成的罚金,你记住了。”
  
  船东主听了心中松了口气,船上的客人,给了他十两黄金,交一成的罚金也不算什么大事。
  
  船东主忙点头哈腰,表示认罚,哨总身后一名穿黑色飞鱼服,头戴碟盔的士卒却按着刀柄走到船舱前,用川东口音问道,“勒个汉子你是哪哈儿的银?”
  
  吴三枚脸色瞬间一沉,他是辽东人,一开口就露馅了。
  
  船东主吓得一哆嗦,忙说道:“军爷,他是个哑巴!”
  
  士卒却抓紧了刀柄,对方身才高大,并不向是南方人,上头下令严查,他立刻一挥手,“带走!”
  
  船头的士卒闻语,将刀拔出,船上的弓手和铳手都对准了小船。
  
  吴三枚见此,瞬间大怒,迅疾的一脚将飞鱼服踹飞,然后一下跳入水中。
  
  船上的士卒正准备跳水,却见一个人头在水中不断的起伏,被踢飞的飞鱼服爬起来,一脸愤怒的跑到船舷边,见此顿时骂了起来,“龟儿子,自己找死!”
  
  看着吴三枚在水中挣扎着,手脚不停的扑腾,飞鱼服气消了一半,笑道:“找根竹子,把龟儿子拉上来。”
  
  荆州城,临时节堂内,金声桓正与几名将领围在沙盘前,商议着入川的路线。
  
  这时赵柱子却走进来,“都督,大王神机妙算,吴三桂这个龟孙,果然要派人去南京。”
  
  金声桓闻语抬起头,“怎么回事?”
  
  赵柱子递给他一封奏疏,“你瞧瞧这个,写得真他娘的恶心,俺差点都信了。”
  
  赵柱子啐了唾沫,金声桓接过说信看了看,立时又合上,“老赵,你立刻派快马,把这封信送到关中去。”
  
  关中,西安城郊的一片空地上,耸立着一段十丈长,三丈多高的城墙。
  
  这是铸炮坊特意建造的一断靶墙,用来检验各种重型火炮的威力和效果。
  
  此时高义欢与几名将领就站在城墙下面,身前则摆着几个又短又粗,斜着安置在炮架上的火炮。
  
  见惯了红夷大炮、青铜炮修长的炮身,再看这种比水桶还粗,炮口能钻进去一个人的短管炮,众将着实有些不习惯。
  
  这种炮是碗口铳的一个升级,是专门用来攻城的臼炮,炮身短,射程近,但是它打出炮弹是抛射出去,能够攻击到城墙上面,还有城墙的后方。
  
  这一点是红夷大炮不能比的,除此之外,它发射的炮弹也不一样,而是明朝的原始开花弹。
  
  这时陈汇廷上前问道:“大王,可以开始了么?”
  
  高义欢点了点头,不用人说,便后退几步,拉开与火炮的距离。
  
  明朝的开花弹,是一种很危险的炮弹,这个危险不只是针对敌人,更是真的炮手自己。
  
  这是因为开花弹的引信技术不过关,常常提前爆炸,甚至直接在炮膛内就炸开,使得炮手们都不愿意使用这种炮弹。
  
  现在工坊虽然采用木管引信进行改造,但是依旧事故频频,很不安全。
  
  这时士卒已经完成了三门火炮的装填,试炮的人员,得了命令,先将炮弹的引信点燃,紧接着点燃火炮的引线,然后纷纷捂住耳朵蹲在地上。
  
  炮身上引线闪着火花,咻咻的钻入药室,“轰”的一声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臼炮炮身猛地一抖,一团白烟瞬间将臼炮弥漫遮蔽。
  
  “轰隆!”“轰隆!”“轰隆!”接连三声巨响,高义欢便见地面一颤,几枚黑色的炮弹便从火焰和烟雾中飞出,划出一道抛物线,向城墙砸去,可是炮弹刚出炮口,便有一枚炮弹爆炸,紧接着一枚飞到最高点也发生爆炸,只有一枚落在城墙后面,发出一声巨响,腾起浓浓的黑烟,遮蔽了大半个天空。
  
  高义欢松了口气,至少打出去才炸,没有轰死自己人。
  
  “不错了!”高义欢鼓励一句,但随即又道:“不过还是需要再改进改进!”
  
  他正说着话,李来亨忽然走过来,递给高义欢一封书信。
  
  高义欢随手取出,展开一看,脸色顿时就难看起来,“还他娘的忍辱负重,心向大明,真不要脸。”
  
  (感谢人生无轮回的200,亱空の彩虹的打赏,大家的支持,求月票,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