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689章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南明大丈夫第689章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689章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
在黄河之北,阴山之南的河套地区,是扎萨克多罗郡王额磷臣的牧场,鄂尔多斯部蒙古数万人,在这片水草肥美的区域放牧。
  
  此时在阴山南麓,已经布满了白色的蒙古大帐,其中一顶占地一亩的巨大帐篷,正是扎萨克多罗郡王额磷臣的王帐。
  
  林丹汗败亡后,漠南蒙古被满清征服,原来效命于林丹汗的察哈尔、土默特、鄂尔多斯便都遭受了重大的打击。
  
  眼下鄂尔多斯部的实力只有一万帐,人口不过五六万人,但是额磷臣依靠着满清的威严,到也在河套站稳了脚跟。
  
  此时在王帐内,额磷臣坐在毯子上,他的儿子巴图和固噜,坐在他的身边,漠北车臣汗之子巴布、土谢图汗之子察珲多尔济,札萨克图汗沙之弟策旺扎布,则坐在两侧。
  
  帐内,架起了火炉,上面烤着肥羊,众人面前倒满了马奶酒,额磷臣用鄂尔多斯最好的东西,招待着漠北来的客人。
  
  额磷臣头戴着一顶尖尖的毡帽,皮裘外裹着铁甲,他伸出双手享受着篝火带来的温暖,脸上带着豪爽的笑容道:“这次应大清摄政王之邀,漠北三部与我们鄂尔多斯和土默特,一起去关中劫掠,而集合我们的力量,要破关墙不难,届时必是一场盛宴啊!”
  
  甲申年间,清军攻打关中时,额磷臣从师出征,跟随北路的阿济格杀入过关中,对关中的情况十分了解。
  
  说实话,河套的蒙古部落,有些年头不抢关中了。
  
  那地方千沟万壑,风一吹来一把土,比他们还穷,根本没啥好抢的,所以他并不太想去关中。
  
  奈何,多尔衮下了指令,让他给漠北三部做向导,他便只能昧着良心说话了。
  
  这时,车臣汗的儿子巴布却问道:“我听说关中混乱了十多年,明朝内部两大流寇,李自成和张献忠都是关中人,关中早因为战乱而破败不堪,我们大举进攻,能得到好处么?”
  
  额磷臣脸上露出一丝尴尬,但很好的掩饰过去,拳头猛捶自己的胸膛,信誓旦旦道:“这个你们可以放心,李自成早已灭亡,张献忠也快不行了。现在关中被一个姓高的蛮子占据,这个蛮子将都城定在西安,为了建设他的都城,从富饶的湖广运送来了大批的钱粮,还有精美的布帛,立志要恢复关中的繁荣,所以诸位不要担心,只要打进关中,收获一定丰厚,甚至能逼迫蛮子,交出大批钱粮,来换取我们退军。”
  
  三部的使者,交换了一下眼色,眼中都露出了贪婪之色。
  
  巴布又道:“老实说,我们车臣部对于南下劫掠关中,还是有些顾虑的。这一是听说关中破败,无利可图,二是听说,占据关中的那伙蛮子很能战。现在听了王爷的话,知道蛮子把都城定在关中,那钱粮定然不会少,现在就只有最后一个顾虑了!”
  
  额磷臣知道漠北蒙古肯定做了些功课,他当即笑道:“不错,那伙蛮子是有些战力,但是我们又不是和他们拼命,而是去劫掠,自然是避开蛮子的主力。长城数千里,我们随便找一处破口,然后涌进关中,蛮子又没多少骑兵,他们根本追不上我们!”
  
  巴布一想也是,蛮子主力在延安,蒙古马军就走银州,蛮子追过来,蒙古马军就机动向南,蛮子的两条腿,不可能跟得上他们,蒙古马军左右机动几次,蛮子就得累趴下了。
  
  现在漠北蒙古面对的局势可以说很糟糕,东面是强大的满清,西面是正在崛起的准格尔部,他们正好夹在中间,迟早要被其中一方彻底控制。
  
  两年前,漠北蒙古入寇山西被击败,后来车臣汗硕垒诱使科尔沁苏尼特部蒙古背叛满清,遣军三万帮助其抵抗清军,依然被清军打败,部落被清军夺走大批牛羊和物资,牧民们连过东的帐篷都很紧缺,日子过的十分的艰难。
  
  听了额磷臣的话,巴布已经动心了,“既然如此,我们车臣部,愿意出两万勇士南下。”
  
  土谢图汗之子察珲多尔济和札萨克图汗沙之弟策旺扎布对视了一眼,然后齐声说道:“我们也出两万!”
  
  额磷臣脸上露出喜色,漠北三部肯出兵,他便完成了多尔衮的交代了。
  
  “哈哈~好!”额磷臣大笑着端起酒杯,“现在黄河已经结冰,可以供大军通过,我们鄂尔多斯的一万勇士也在集结,只要诸位的人马一到,我们立刻南下抢蛮子。”
  
  帐内的众人大多哄笑,仰头将马奶酒喝下,众人放下杯子,大块吃肉,畅享起入关后的斩获起来。
  
  额磷臣见气氛被调动起来,不禁有些得意的笑道:“要说骑战和劫掠,还是我们蒙古厉害。关中的蛮子是有点战力,但是遇见我们蒙古一样不够看,咱们只要不硬拼,发挥我们的特点,就能磨死他们。”
  
  想成吉思汗的时代,蒙古马军就是凭着骏马和手中的弓箭,横扫欧亚,不管是什么样的对手,都折戟沉沙。
  
  他认为满清之所以拿不下高义欢,是不会用骑兵的真正战法。
  
  他正说着话,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不多时,帐帘被掀起,一阵冷风灌入帐内,吹得火苗闪动,令人脖子一缩。
  
  帐中众人顿时齐齐向门口看去,便见一名蒙古汉子进帐,没走两步,便扑通一下倒在地上。
  
  额磷臣脸上一惊,巴布离的近,最先反应过来,上前扶起倒地的汉子,急声喝问,“怎么回事?”
  
  他手一扶,感觉汉子身上湿润粘稠,才发现他浑身是伤,身上创口还在不停的冒着鲜血。
  
  “王爷,不好了,我们部落遭受蛮子突袭,近千口全完了!”汉子居然哭了起来。
  
  额磷臣一脸的惊讶,完全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蛮子居然敢突袭河套,真是找死,他沉着脸,“你确定是蛮子的骑兵!”
  
  “没错,就是蛮子的骑兵,有三千多人,整个部落都被杀完了。”汉子带着哭腔,“王爷,惨啊!要为我们报仇啊!”
  
  一旁的巴布和另两位使者,脸色立刻沉了下来,巴布皱眉道:“王爷,看来这伙蛮子,并不像您说的那么好惹啊!”
  
  额磷臣脸上阴晴不定,忽然一挥手,“不怕!”说着他咬牙切齿道:“看本王点兵,灭了他们,让他们知道蒙古骑兵的真正战法!”
  
  巴布与另外两人对视一眼,“好,那我们就看看王爷怎么灭掉这队蛮子骑兵。”
  
  (大家国庆节愉快,继续求月票,推荐,订阅,求书单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