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713章活捉多铎,南明大丈夫第713章活捉多铎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713章活捉多铎

      固始汗一声令下,身后马蹄轰鸣,再次奔出五千马军。
  
      蒙古战马慢慢提起速度,但是将蒙古马军凿穿的魏军马军,已经斜刺着杀向土堡。
  
      此时,土堡的守军见援军杀至,士气大振,魏军士卒已经将登上堡墙的蒙古人赶下堡墙。
  
      因为没了增援,加上又担心被突袭,哲别手下的蒙古人,攻击便有些乏力,只能围着土城,往里面抛射箭矢。
  
      忽然,身后马蹄轰鸣,大地颤抖,徐黑虎带着数千马军,冲破蒙古马军的阻拦,已经冲到堡下。
  
      堡下的蒙古人,顿时大惊失色,正吊射城头的弓手,忙转过身来,向魏军骑兵放箭。
  
      但如此之近的距离,弓箭已经无法阻拦精锐马军的冲击,魏军骑兵必然撞入蒙古弓手之中。
  
      攻击堡垒的蒙古兵,没有重甲,没有什么长枪,有的只是弯刀和弓箭,他们根本无法抵挡马军的冲击。
  
      以前都是蒙古马军冲汉人的步军,这次换成了魏军马军,冲击步战的蒙古人。
  
      徐黑虎纵马驰骋,数千马军以千余重骑为锋头,就像是一柄巨锤,轻易的砸入蒙古军阵中。
  
      骑兵迅猛的冲入,战马以万钧之势,不断地撞飞面前的敌人,骑兵马槊捅入蒙古士卒的胸膛,推着尸体在地上搓动,骑兵战刀上下翻飞所向披靡。
  
      一瞬间,土堡下面的蒙古士卒,便被杀得军阵大乱。
  
      “好!”正与一万和硕特蒙古缠斗的彭措多伽不禁再次为魏军喝彩。
  
      本来魏王招呼他们过来,他们心中还有些顾忌,现在看见魏军的雄姿,心中便有底气了。
  
      彭措多伽立时就知道,投靠西魏是投对了,固始汗根本不是西魏的对手。
  
      “杀啊!”忽然,彭措多伽怒吼一声,结束了磨洋工的状态,将弯刀一指,便是一声怒吼。
  
      他扬起大刀,身后穿着锁子甲的藏兵,还有穿着袄子的骑兵,便随他发起了冲锋。
  
      东北方向,游走的一万五千骑兵,像是一记重拳,向着固始汗的大纛扑来,与一万蒙古马军战在一起。
  
      一时间,战场上已经杀做一团,旷野上到处都是奔驰的马军。
  
      两万蒙古马军与一万八千魏军马军对冲过后,被魏军冲散,正重新聚拢人马。
  
      魏军一万八千骑,也有万五之数,在冲击中被冲乱,或者像两翼散开,他们奔驰到远处,迅速集结。
  
      王屏藩的将旗下,魏军骑兵迅速汇集,骑兵稍微整队,王屏藩一扬三眼铳,便大喝一声,“杀!”
  
      对于被冲散的骑兵而言,谁先整队,谁先再次发起冲锋,便能再次占据先守。
  
      整个战场上,和硕特蒙古五万大军,一万围攻土堡,一万与彭措多伽等部缠斗,两万与一万五千与魏军,绞杀再一起,剩下一万人中,又有五千人,奔向土堡,去迎战冲入蒙古军中的魏军重骑,中军只剩五千人护卫。
  
      战争一开始,就无比激烈,方圆数十里的战场上,一股股的马军奔驰,骑兵相撞,人嚎马嘶。
  
      多铎的目光,却不在混乱的战场,而是紧紧注视着宝墙下,看着徐黑虎率领数千骑兵,将攻堡的步军,撞得稀碎。
  
      “马军快些呀!”多铎牙齿咬得嘎吱响,他双手紧攥,心中默默地念着,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堡墙下,看着魏军屠杀蒙古步卒,看着五千蒙古骑兵急扑过去。
  
      固始汗双手勒紧了马缰,神情有些紧张的注视战场,他已经没什么牌可打了,幸好魏军也没牌了。
  
      这时五千蒙古马军,突至城下,魏军马军却还在蒙古步军中横冲直撞,还没有贯阵而出。
  
      五千蒙古马军,只能在外面迂回着转圈,等带魏军马军从步军阵中冲出来。
  
      “杀!”徐黑虎惯阵而出,便见数千马军,迎面扑来,他顿时一夹马腹,一声怒叫,重旗丝毫没有停下的迹象,笔直地冲向了对方。
  
      万蹄践踏大地,两军瞬间已经撞在了一起,魏军马槊穿刺,三眼铳挥打,蒙古人弯刀横劈,钢铁洪流激烈碰撞,团团血花绽放,惨叫声和喊杀声交织在一起,人嚎马嘶之声直上云霄。
  
      蒙古马军骑射技艺精湛,魏军马军装备精良,徐黑虎手持板斧,突入敌阵,接连给数人开瓢,兴奋的发出一声畅快淋漓的怒吼,再次将蒙古马军杀穿,马军向前奔驰,身后都是坠亡的尸首,悲鸣的战马。
  
      这时被冲散的蒙古马军迅速汇集,魏军重骑速度慢一些,等迂回过来时,蒙古骑兵已经再次扑上来,使得魏军失去了继续攻击堡下蒙古士卒的机会,只能再次发动了冲击。
  
      蒙古马军的增援,使得堡垒下的蒙古士卒得到了喘息的机会,他们迅速重新集结,再次向土堡上抛射箭雨,士卒抄起弯刀,继续攀爬上城。
  
      “魏军重骑已经露出疲态,土堡就是魏军中军,抓住高义欢,此战立胜!”多铎注视着战场,急声说道,高义欢已经成为他的执念。
  
      固始汗不说话,脸色阴沉,他已经发现自己的儿子,被魏将给砍了。
  
      这时他双目充血,看着战场上两军激烈的搏杀,魏军的冲锋已经不像刚才那么犀利,双方逐渐呈现出势均力敌的态势,两军都在苦苦支撑,就看谁能坚持到最后。
  
      一时间,青海湖之东,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这时战斗正激烈之际,土堡中的李定国已经翻身上马,身后数百精锐骑兵,驻马在他身后。
  
      徐黑虎的冲击,让攻堡的蒙古人士气一泻千里,对土堡已经没了多大的威胁。
  
      “拿枪来!”李定国将黑色的兽面戴在头盔上,声音从面具后传出来。
  
      两名士卒抬着一杆铁枪,一闪一闪的出来,其实没那么重,讲的就是一个排场。
  
      李定国脚往上一挑,铁枪就飞了起来,被他握在手中,身后骑兵也都各自准备了兵器,俱是以长兵为主,战马似乎也感受到了战斗的气息,不时打着响鼻,马蹄刨动着脚下的泥土。
  
      李定国将枪一提,举枪喝令,“开门!”
  
      寨门大开,吊桥砸在壕沟上,数百骑兵顿时呼啸而出。
  
      城外的蒙古人没想到堡内的魏军,居然敢冲出来,弓箭立时向魏军骑兵招呼,魏军骑兵中奔驰中开弓搭箭,堡门前的蒙古士卒纷纷中箭,惨叫倒地。
  
      堡外一马平川,没有遮蔽之物,利于骑兵驰骋,城下的蒙古步军,在骑兵面前只有挨宰的份儿。
  
      李定国一马当先,大枪连刺,将身前的蒙古士卒连连刺死,再次遭受骑兵冲击的哲别万人顿时阵脚大乱。
  
      督战的哲别顿时大怒,引这数百骑兵杀了过来,两股骑兵铁流碰撞到了一起。
  
      两股骑兵面对面杀来,交马一合,李定国便将对面一名马军刺落,又一名蒙古骑兵迎了上来,正是满脸愤怒的哲别,他骑一批高大的骏马,手中举起弯刀,身子在侧倾着,横扫向李定国的腰间。
  
      “杀!”奔驰中李定国一声怒吼,大枪已经到了跟前,他手臂一动,枪杆乱颤,红缨飞舞,锋利的枪头白光闪烁,晃出无数虚影。
  
      哲别哪能分清虚实,还未反应过来,两马交错,铁枪借着战马的冲击力,直接刺中哲别的咽喉后,枪头从喉结入,后颈出,鲜血飙射,直接将哲别挑离马鞍。
  
      这时李定国双臂发力,奋力一甩,被枪头挑着的尸体,便被离心力甩飞,砸倒前面一骑,重重落在地上。
  
      李定国继续疾驰,将尸体抛在身后,他依稀记得,此人叫哲别,曾在城下与他说过话,想劝他投降来着。
  
      “呸,就你也配叫哲别!”李定国心中冷哼一声,抬手看见远处固始汗的大旗,立刻一拔马缰,领着骑兵直接冲杀过来。
  
      这时,固始汗和多铎都从震惊中反应过来,没想道土堡内的魏军,不保护高义欢,居然敢杀出城来。
  
      “匹夫之勇!”多铎见李定国杀来,脸上狰狞,正欲拔动马缰,持矛去迎。
  
      这时东面忽然一阵异响传来,他猛然抬首,便见远处烟尘滚滚,又有大批人马杀来。
  
      “大汗,不好,高义欢从东面来了!”一名斥候飞马过来。
  
      固始汗和多铎的双眼几乎都从眼眶中崩飞出来,惊惶道:“什么?高义欢?”
  
      东面万骑奔驰,一杆金边大纛下,一身金甲,头上插着二尺黑的威武大将,不是高大王,又是谁?
  
      (感谢大家的支持,求月票,推荐,订阅,感谢大家的支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