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729章突袭蒲津关下,南明大丈夫第729章突袭蒲津关下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729章突袭蒲津关下
五军都督府早就制定了攻下蒲津关,威胁太原,给清廷施加压力的策略。
  
  明清争夺的焦点是两淮和山东,而魏军与清军争夺的焦点其实是在山西。
  
  河南虽是中州,可就算魏军夺下,对满清的压力依然不大,清军依然雄踞河北,但若是魏军夺取山西,那满清会立刻寝食难安,甚至会考虑撤回关内。
  
  历史上姜襄反正时,便牵制了清军绝大多数的精力,连多年不曾出征的多尔衮,也曾短暂挂帅出征。
  
  山西的地形封闭,北面长城,南面中条山,东面太行山,西面吕梁山,可以算是个小关中。
  
  这里不仅是明末受到战乱影响较小的一个省,是清廷主要的赋税和钱粮来源之地,同时他在地理位置上,又直接威胁燕云。
  
  如果满清丢失山西,魏军就可以直接攻击北京,清廷便无法在关内立足了。
  
  因此山西之地,将是魏清争夺的焦点。事实上高义欢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可是因为清军控制河套和草原,清军可以从北面威胁关中,便将魏军兵力牵制在了关中。
  
  要是魏军发兵攻山西,关中兵力就会空虚,这样河套清军就会有机可成,关中反而变得不安全,因此魏军占据关中后,一年半的时间,始终没考虑过对蒲津关出手。
  
  这一次,为了给清军施加压力,魏军决定攻打蒲津关,但是蒲津关该怎么攻打,却是一个大难题。
  
  首先攻打蒲津关,必需要跨越黄河,而走浮桥强攻,就算是十万人马,也不一定能够打下来。
  
  清军只要在桥头架上几门火炮,压低炮口直射,一炮就能将挤在桥上的魏军打倒一串,魏军就算在精锐,也很难冲过浮桥。
  
  况且浮桥之后,就是关城,守军守个一天就会得到援兵,魏军在滩头只有挨炮轰击。
  
  为此,西魏苦思破关策略,觉得还是要智取。
  
  烧掉浮桥,只是为了降低山西清军的注意力,让他们以为魏军要全力对付杀入陇西的清军,烧桥是为了减少来自山西的压力。
  
  今日魏军在准备两个月后,终于发起了对蒲津关的突袭。
  
  两个月的时间内,魏军在洛水上收集了不少船只,甚至用旱地行舟的方式,将渭河水系的小船,也运到同州隐蔽。
  
  这时黄秉忠看见选锋营的精兵上船,扭头对身边部将道:“走,咱们立刻赶回浮桥!”
  
  语毕,黄秉忠一拔马缰,战马如箭一般射出,数十骑疾奔蒲津渡口而去。
  
  渡口处,七千魏军精锐已经准备就绪,攻城臼炮全部就位,用来铺设浮桥的厚木板,也已经堆在渡口。
  
  魏军烧掉的只是浮桥上的木板,四头铁牛拉住的铁链,依然连接着两岸。
  
  六月初,天空中一弯新月,夜色很暗,掩护着魏军船队接近东岸。
  
  船只顺着洛水,流入黄河,船队借着水流的冲击力过了河中心,然后荡着船撸,摆脱中心向南奔流的河水,将船只冲到东岸搁浅。
  
  三千装备精良的士卒,跳下船只,涉水上岸,不远出蒲津关和桥头堡上的火炬呼闪呼闪,为魏军指明了方向。
  
  同烧桥前相比,两处的火炬都少了许多,说明守军都有所松懈。
  
  这时三千魏军挤在河滩上,士卒们趴在地上,鸦雀无声。
  
  易道三目光扫视了远处的关城和桥头堡一眼,然后一招手,几名军校就围了过来。
  
  这时易道三便开口说道:“甲部的甲、乙两司,你们从后拔掉桥头堡,接应黄都督和攻城器械过河。丙部三个司,加上甲部的丁司,埋伏在关门两侧,伏杀出关的鞑子,剩下的兄弟,随本将抢城。动手的顺序,就是本将吩咐的顺序。”
  
  “都听明白了吗?”易道三锐利的目光,扫视着众多部将,见他们都点了点头,又道:“好,你们一个个复述一遍自己的任务。”
  
  当下几名选锋营的军校,各种小声将自己的任务陈述了一遍。
  
  易道三微微颔首,看着其中两名掌旅,沉声道:“夺取桥头堡,关系到对岸的援兵是否能顺利过河增援,是此次战役成败的关键,你们两人必须明白!”
  
  “卑职明白!”两名掌旅,俯首抱拳。
  
  “行动!”易道三闻语,当即一挥手,魏军各部便猫着腰,向关城和堡垒摸去。
  
  黑夜中,各部魏军借着夜色的掩护,很快摸到了指定的位置。
  
  两个司的魏军,六百余人摸到了桥头堡的后面,四个司的魏军,约有一千二百余人,趴在关城连接桥头堡的路上,剩下的人都在慢慢接近关墙。
  
  因为魏军烧了浮桥,桥头堡的防御明显放松了许多,堡墙上只有几个火炬随风摇曳,周老四等人也不用去桥上巡逻,而是靠着堡墙打着瞌睡。
  
  一声闷哼,一名打着火炬巡逻的清军脖子上中了一箭,捂住喉咙栽倒下来,摔在河滩的沙土上,墙上打瞌睡的士卒,翻了身继续打盹。
  
  这时一百多个黑影,摸到墙角下,便见士卒四人一组,抱着一根长竹竿,其中一人抱着杆头,三人抱着杆尾,猛冲到墙下,抱着杆头的人,便借着杆尾的撑力,脚踩着堡墙,飞快的冲上堡墙。
  
  嘴里咬住刀背的士卒,轻手轻脚的陆续跳上堡墙,他们是从堡垒后方摸上来,这里防守并不严密,只有堡楼内有声音传来,有人影在窗户纸上晃动,似乎是在赌钱。
  
  在堡楼外,几名清军靠着墙,正打着瞌睡,魏军士卒取出嘴里咬着的战刀,轻手轻脚的摸到清军身边,为首的掌旅一挥手,魏军士卒同时动手,一手捂着清兵的嘴巴,双腿骑在身上,刀子飞快的在脖子上一拉,鲜血飙射,然后迅速对准心脏连捅几刀,没有一点多余的动作。
  
  清军士卒被捂着嘴巴,眼睛瞪圆,脸上惊恐万分,但喉头只能发出咕咕的冒血声,很快就无声无息的死去。
  
  杀死东面堡墙外的清兵,魏军掌旅一挥手,一部黑影便涌下关墙,去开堡门,剩下几人则持刀站在堡楼两侧。
  
  这时掌旅做了个手势,猛然一脚将门踹开,里面的清军微微一愣,几只弩箭就从外面射进来,将正对门口的清军射翻,紧接着十多名魏军就蜂拥而入,战刀砍杀,惨叫声立时划破夜空。
  
  几乎是同一瞬间,堡门被打开,穿着黑色衣甲的魏军,鱼贯涌入堡垒,堡内瞬间杀声四起,火光冲天。
  
  在浮桥西岸,驻立在浮桥边上的黄秉忠,注视着东岸堡垒,忽然看见一枚响箭射向天空,猛然炸开,顿时大喜,“快,修复浮桥,大军过河!”
  
  岸边扛着厚木板的魏军士卒,顿时冲上浮桥,一边铺设,一边向前。
  
  桥头堡的杀声,同时也惊动了蒲津关内的清军,关门打开,一千清军骑兵,打着火炬,从关内奔出,疾驰着冲向桥头堡。
  
  骑兵行至半道,官道上忽然“轰轰轰”的一连串巨响,橘红的火焰一闪,腾起一团白烟,骑兵便被炸包掀翻,道路上人嚎马嘶一片,清军骑兵瞬间混乱。
  
  “杀!”埋伏两侧的魏军瞬间大喊一声,火铳齐发,然后抄起兵器,就从两侧冲出,杀向惊惶失措的清军。
  
  这时关墙下,易道三也一声怒吼,“夺取关门!”
  
  埋伏城下的士卒便开始冲锋,士卒趁着清军还没完成布防,用木杆撑着,用飞钩抓住城墙,飞快的攀爬上城,同涌上关墙的清军搏杀。
  
  一瞬间,整个蒲津渡两岸,火光冲天,爆炸连连,清军被魏军杀了一个错手不急,只能被动抵抗。
  
  桥头堡上,十多名八旗兵,还有百来名绿营兵死守西堡墙,也就是面对着浮桥的一面堡墙。
  
  这时在堡墙下正对浮桥的炮阵上,清军红夷大炮轰鸣,“轰”的一声响,炮弹直接瞄准浮桥,一枚铁弹一连砸死十多名魏军,在桥上打出一条血肉模糊的直线。
  
  桥上的魏军,被炮阵和弓箭压制,死伤惨重,冲不过来。
  
  (感谢大家的支持,求月票,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