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759章治好多尔衮的狂躁症,南明大丈夫第759章治好多尔衮的狂躁症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759章治好多尔衮的狂躁症
    时间到八月底,北京的多尔衮终于弄清了整个事件的经过,然后不可避免的又砸了几个古董瓷器,整个人才慢慢冷静下来。
  
      这时摄政王府邸,多尔衮听了何洛会的陈述,明明豪格和济尔哈朗已经放弃了兵权,返北京,却被一个叫侯方域的人阻止,让多尔衮暴跳如雷。
  
      现在大清已经不比往日,向南打,没灭了南京,抗住大清一次南侵的明军,对于清军并不像以前那么恐惧。
  
      向西打,却被魏军击败,魏军不仅不怕大清,隐约间已经有了反攻的态势。
  
      此时大清国早已有些镇不住场面,如果大清国还是一体,那对抗西魏和南明两家联手都不在话下。
  
      可现在豪格和济尔哈朗跑去沈阳,等于就造成了分裂,大清国实力立刻大损。
  
      如果说在此之前,是大清国窥视西魏和南明的版图,两方都怕挨揍,那现在情况就出现了反转,大清国开始担心西魏,甚至是南明,窥视它的版图,要开始研究怎么保持现有的地盘了。
  
      大殿中满是破碎的瓷器碎片,十多个穿着黑色官袍,头戴碗帽的清国官员,低头垂手,大气都不敢出。
  
      这时安静许久后,多尔衮一脸怒气的问道:“科尔沁和漠南的王公怎么说?”
  
      一旁的谭泰沉声说道:“摄政王,科尔沁的几位王爷表示不支持庄王和肃王,但也不想参与此事。”
  
      多尔滚脸上满是愤怒,豪格和济尔哈朗加起来,影响力不小,弄得蒙古的王公,都不听他这个摄政王得号令了。
  
      这个苗头一开,那还得了。
  
      多尔衮眼中满是杀意,已经决定必须杀死豪格和济尔哈朗这两个蠢货。
  
      忽然多尔衮扭头看向跪在地上的洪承畴,咬牙切齿道:“洪学士,你不给本王解释下侯方域的事情吗?”
  
      洪承畴额头冒汗,他感受到多尔衮身上浓厚的杀意,这个时候,他也不怕得罪人,必须要为自己辩解了,“王爷,臣却有失察之举,可臣也不知道侯方域为何会突然跑去投靠庄王和肃王。说起来,侯方域还是英王引荐给朝廷的”
  
      两年前阿济格坐镇淮安,遥控满清与南京的议和,结果议和之事泄露,南京迫于舆论的压力终止了议和,而南京方面的代表侯方域,因此受到牵连,被人视为国贼,他在南京混不下去,就跑到了淮安,阿济格便收留了他,并将他引荐给了满清朝廷。
  
      洪承畴的意思是,他只有失察之罪,其它一概不承认。
  
      “洪承畴,你什么意思!”坐在一旁的阿济格,拍案而起。
  
      多尔衮一阵头疼,他估计这事洪承畴应该确实不知情,不然没必要留在这里。
  
      “好了!”多尔衮怒声制止了阿济格,看向洪承畴道:“本王革去你大学士的职衔,你可有意见。”
  
      “臣认罚,臣谢过王爷的宽恕!”洪承畴忙磕头,心头松了口气。
  
      阿济格瞪了他一眼,然后对多尔衮道:“摄政王,豪格和济尔哈朗也没多少人马,我愿意率两白旗,擒下两人京,接受处罚!”
  
      多尔衮沉着脸道:“英王你可有把握!”
  
      阿济格道:“豪格、济尔哈朗,以及两蓝旗的家眷,都在北京,本王押过去,不信他们不就范!只要联系一两员将领背叛豪格,本王有六七成的胜算!”
  
      谭泰脸上一惊,“英王,肃王那边散播消息,说摄政王要害他,他迫不得已才出走,并非真心对抗朝廷。还说礼亲王得知此事后,义愤填膺,被摄政王气死。现在肃王表明不想开战,我们那家眷威胁,恐怕会遭受八旗王公反对啊”
  
      八旗间关系复杂,基本都是沾亲带故,两蓝旗的眷属中,也有其他各旗的亲人,所以必会有人反对。
  
      多尔衮正在气头上,听了谭泰的话,忽然拿起一个茶杯,猛砸在地上,“无耻之尤!豪格居然如此污蔑本王,本王必须灭了他。英王,你按着你的意思去办”
  
      多尔衮正说着话,贝子屯齐却慌慌张张的跑进大殿,他没注意殿中气氛,直接急声道:“王爷,河东急报!”
  
      多尔衮闻语皱眉,接过奏报,展开一看,半响无语,他脸上肌肉抽搐几下,终于不再说出兵沈阳的事情。
  
      阿济格见多尔衮神情,不禁问道:“摄政王,什么事情?”
  
      河东来的奏疏,似乎一下治好了多尔衮的狂躁症,他深吸一口气,将奏疏递给阿济格道:“你自己看一看吧。”
  
      阿济格接过来一看,面露惊色,“高义欢增兵河东了!这事太巧了吧!”忽然阿济格暴露道:“豪格与高蛮子勾结呢?”
  
      多尔衮不语,半响才脸颊鼓动,牙齿咬碎道:“出兵盛京的事情,暂时取消,现在本王无法出兵,必须要先应对河东的问题。”
  
      “那豪格的事情,就这么放任不管?”阿济格愠声道。
  
      多尔衮自然是想活剥了豪格,可是眼下他确实不能在西魏威胁河东的情况下,再对豪格出手。
  
      而且,多尔衮已经觉得事情蹊跷,高蛮子增兵的时间也太及时了。
  
      多尔衮甚至怀疑,豪格确实是与高蛮子勾结了。这个蠢材,大清的败类,满人的满奸,本王一定要杀了他。
  
      豪格夺兵权后,满清唯一能够机动的七万人马,一部分到蒙古各部,一部分被豪格带到沈阳。
  
      多尔衮已经没有机动兵力,不可能在河东开战的同时去对付豪格,他只能强忍着怒火,恨声说道:“自然要管,先下一道明令,豪格、济尔哈朗损兵折将,罚两人去盛京给太祖、太宗守陵。然后命令封锁山海关,并禁止科尔沁部给盛京输送物资,等本王击退魏军,夺蒲津关,再来收拾他!”
  
      下明令的目的是向外界否认,豪格与他分裂的事情,不让西魏和南明看出大清国的虚弱。
  
      封锁盛京,则是为了逼迫两蓝旗的旗人,背叛豪格。
  
      眼下多尔衮只能先这样处理,他说出来后,长出一口气,走到地图前,沉声道:“细说下河东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