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765章六朝古都 新,南明大丈夫第765章6朝古都 新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765章六朝古都 新
南京城虎踞盘龙,繁华似锦,六朝古都,有数不尽的风流。
  
  五更天刚过,天空翻起一丝鱼白,朝阳东升,将玄武湖照得波光粼粼,雄伟壮阔的南京城,被阳光镶上了一道金边。
  
  当今世界,哪座城池是世界最大,最繁华的城池,南京稳稳妥妥的第一,巴黎、伦敦和南京比起来,连提鞋都不配。
  
  南京是中国古代规模最大的城市城墙,也是世界第一大城垣。
  
  在明朝,一般的县城周长也就七八里,府城十余里,再大的省城也就二十多里,连北京也才四十八里,但南京城四城外郭、内郭、皇城、宫城,其中外郭周长却号称一百八十里,实际为一百二十里。
  
  在古代,南京可以说是举是无双的大城,任谁见了都会心潮澎湃,忍不住发出一声赞叹,而平常小国使节,只需要看见雄伟的城池,就已经被天朝上国折服了。
  
  清晨,夏完淳从自己的宅子出来,准备前往衙门坐班。
  
  他是建章四年,南京朝廷的新科状元,备受朱慈烺的器重,被授予了兵科给事中的官衔。
  
  在朝中,他的恩师陈子龙,做为帝党干员,已经做到了吏部侍郎,他的父亲夏允彝,也官拜苏州知府,而他年纪轻轻就是状元,前途几乎可以预见,今后必是国之栋梁,宰辅之才。
  
  这时他走到街道上,南京城已经活了过来,各坊中有不少官员、小吏都从各自的院中出来。
  
  夏完淳的宅子在鸡笼山附近,北面是司天台,西面是鼓楼,南面是国子监,东面是大校场。
  
  他沿着国子监与校场间的成贤街往南走,国子监内的监生已经开始早读,朗朗书声从中传出来,于此同时,东面的校场内,隐约有大鼓擂响,远远可以看见,捧日军的士卒,正再进行操练。
  
  平时,禁军并不会这么早就出操,街道上行走的人议论纷纷,有的人还驻足看了一阵,但夏完淳却脚步不停,他在兵部,知道是因为皇帝想检阅禁军,所以禁军近些日子才操练不停。
  
  这时他向南走到成贤街的终点,便到了东西走向的太平街。
  
  南京朝廷的衙门都在皇城内,皇帝则住在宫城里面,太平街的东头,就是皇城。
  
  因为数千官员、小吏、军校要在皇城中当值,所以临近皇城的太平街道两侧开始出现林立的酒楼和茶肆。
  
  南京城十分广阔,街道众多,但并不是每条街都能够做生意,官府对居民坊和商业坊,有明确的划分。
  
  这时夏完淳走进太平街,只见街边小铺旁,热气蒸腾,不少人座在沿街的桌边,粥饭点心,荤素小吃,茶水陈汤,丰俭由人。
  
  在这里吃早饭的人,不仅仅是衙门的小吏,还有不少普通的南京市民,他们在城中,各有各的生计,为了图个方便都在外面填饱肚子,多花几个子也没关系,算是江南资本萌芽后的一个特征。
  
  此时的南京,繁华不下于宋都汴梁,城中居民每天清晨在报时人清亮的嗓音中醒来后,便在外吃完早餐就去忙各自的生计。
  
  南京城中寻常百姓家,早上都不开灶,几文钱就能买到一些饼子,十多文钱就可以买到面条、米粉、粥饭之类的早点。
  
  在宋代,中国社会的演进被打断后,又过去数百年,明朝的江南再次演进到了这个十字路口,是跨过去,进入商品社会,开始更大规模的资本萌芽,还是再次被扼杀,就看天意了。
  
  夏完淳走在街道上,旁边面食摊子上,面团被拍的啪啪响,一晚晚热腾腾的猪肉面条,端到食客面前,香气飘来,让他立时觉得有些饿了。
  
  不过,夏完淳并未在街边找个位置坐下,而是走进了他常去的一家酒楼。
  
  他是朝廷官员,家里又是东南的大士绅地主,家资殷实,通常都是在比较好的地方吃饭。
  
  酒楼前,一块旗幡伸出街道,上面写着江东楼,下面一个大大的“食”字幌子吊在下面,旁边几家也是一般的模样,小斯们站在门口卖力的接待着客人。
  
  小斯看见夏完淳,立刻满面笑容的迎上来,掌柜抬头见了,也忙招呼道:“夏事中还是老三样么?”
  
  夏完淳点了点头,便很熟络的上了二楼,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那小斯麻利的将桌子擦了擦,便下去催促上菜。
  
  这家酒楼里的早食很丰富,有混沌、虾鳝面、鸡肉线粉、香糕、菊糕、酥饼、烧饼等等,足有十多样,但夏完淳每次来都是一碗虾鳝面,一碟菊糕,一个酥饼。
  
  小斯退去,夏完淳将目光移动到堂内,楼已经有了几桌客人,有官员,也有比较富有的百姓,角落里还有个老汉正拉着二胡,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用吴侬软语唱着小曲。
  
  很快小斯便把食物端上来,虾鳝面冒着白气,白色的面条上,覆盖着鲜美的虾仁和黄鳝,上面撒着葱花,令人食欲大开。
  
  夏完淳将菊糕和酥饼推到一边,将面碗放在身前,先用筷子搅拌,正准备挑起送入嘴中时,耳朵里却忽然传来临桌几人的议论声。
  
  “戴兄,据说黄台吉的儿子起兵造反,建奴内讧,西魏国兴兵三十万,要趁机光复北京,你怎么看?”
  
  “我看这回建奴估计是完了,他们一共也就十多万人,近些年怎么也死了好几万吧!据说前不久,建奴在关中又损失了几万,他们都快没人了,还内讧,肯定被魏王扫灭。”
  
  “我也是这么看,都说胡无百年运,没想到建奴完的这么快。”
  
  另一人却压低声音道:“你们说,要是西魏攻下了北京,魏王会不会称帝,然后南下~”
  
  “你可别胡说八道!”
  
  一桌人沉默了一会儿,却有人忍不住说道:“我看很有可能,届时不知道朝廷能不能挡住啊!”
  
  “我看悬,唉,希望咱们不要遭受兵祸吧!”
  
  几人正议论着,没注意到夏完淳已经起身,走了过来。
  
  “你们这些消息是从何处听来的?”夏完淳沉着脸道。
  
  桌上几人被吓了一跳,见他穿着官服,就更加恐惧了,一人忙起身告罪:“大人,我们什么也没说啊!”
  
  夏完淳脸色一寒,“你们是想我将你们放入大狱才肯说实话吗?”
  
  桌子上几人惊慌的躬身求饶,一人道:“大人,我们都是听去西魏的商人说的。”
  
  夏完淳微微皱眉,“这么大的事,朝廷怎么没收到风声。”
  
  “据从西魏回来的粮商说,西魏好像封锁很严密,似乎不想朝廷知道。草民也是道听图说,还望大人饶恕~”
  
  (感谢大家的支持,求月票,推荐,追定,求书单推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