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797章军事贵族,南明大丈夫第797章军事贵族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797章军事贵族
    西魏国并没有想到,同清军的战争,会打成拉锯战。
  
      十一月间,一场大雪覆盖了关中大地,商州境内一座由豫南移民组成的村落内,一名跛脚的汉子,穿着棉袄,头上戴着棉帽,正指挥着几名年青的汉子,收拾家里的玉米,将几张毛皮装上大车,准备运往城中贩卖。
  
      “东家,东西都装好了!”一名年轻人,抖了抖身上的雪花笑道。
  
      跛脚的汉子点了点头,“今岁收成不错,等去城里换了钱,俺就给你把工钱结了,今年俺这边便没啥事,你们明年春上在过来吧!”
  
      “东家,明年俺可能不能来了!”汉子憨笑着,神情中似乎有些骄傲。
  
      跛脚汉子一愣,“咋呢?嫌弃俺工钱给得少,不愿意到俺地里干活啊!”
  
      “不是!不是!”汉子忙摇了摇头,“俺老汉找里正要了个名额,东家给俺结了工钱,俺就得去准备应试府兵,要是过了,俺就不能过来啦。”
  
      “要给大王效力啊!”跛脚汉子站起身来,“中,今天东家请你吃羊肉,俺要是不伤了脚,现在怎么也是掌旅了,你小子力气是有,是吃这碗饭的料。”
  
      汉子憨笑道:“俺没想那么多,就算不做军官,官府也有田分,俺就想立点功劳,挣点田产,以后像东家一样,当地主老财,雇人上工。”
  
      “你个龟孙,据然说俺是地主老财”跛脚汉子被气着了,他正要与汉子好好说道说道,一名骑着健马的骑兵,却奔驰进了村子,来到中间的打谷场,古井旁古树上吊着的大钟立刻被敲响。
  
      “走看看去!”跛脚的汉子忙道。
  
      村落里的人家,听见钟声,汉子们也纷纷披上棉衣,带上帽子,陆续往打谷场汇集。
  
      钟声敲得很急促,受过训练的人都知道,这时官府派人来,有大事宣布。
  
      “老邓,啥事啊?”一名汉子衣衫不整的出来,天气冷,在家闲着也是闲着,他正响应魏王的号召,在炕上造小人,听见钟声便条件反射似的缴了枪,急急忙忙的跑出来。
  
      “不清楚,前线正大战,或许要出徭役吧!”跛脚汉子叫邓平,原来是魏武军一个队正。
  
      说着话,他们已经到了打谷场,这里已经围满了村里的百姓。
  
      这时骑在骏马上,背后插着旗帜,背着几个竹筒的骑兵,见人来的差不多,解下一个竹筒,取出一卷文,大声念道:“前锋战事吃紧,大王点兵,远魏武军建锐营甲司丙局甲哨丁队邓平,骁武营亲卫队孙仲坚,令尔等立刻收拾兵甲,前往折冲府,听候任命!”
  
      邓平等几个被点到名字的退役老卒,脸色一沉,单膝跪在雪地中,行礼领命,“诺!”
  
      当下骑兵给他们每人一份军,上面写着他们的任命,将前往府城担任丁种营的军官,赶赴河东和河南前线。
  
      骑兵传完令,便立刻一拔马缰,疾驰而去。
  
      几名老卒站起身来,一时无语,半响邓平将军收入怀中,大笑道:“没想到大王还用得上俺们。”
  
      “肯定是前线那些龟孙不行,遇见硬茬,还得看俺们。”
  
      一行人从谷场散去,邓平到家中,吩咐了妻儿和老父几句,便取了盔甲,牵出马匹,鞍上挂着宝剑和长槊。
  
      魏军退役的士卒,并不会除去军籍,藩府特殊时刻可以重新征召,军队也不会没收盔甲兵器,退役后也允许自己采购兵器、马匹,继续享受军籍待遇,但是他的儿子,除非有赠荫,否则不能享受军籍的待遇。
  
      许多退役的士卒,为了保籍,便会去训练自己的儿子和兄弟去参与选拔府兵,而为了能够胜出,退役的士卒往往会花大价钱,购买兵器、马匹,来训练子嗣,使得他们能胜过常人。
  
      当然西魏藩府对此也会给他们一些支持,比如将淘汰的兵甲、马匹以较低的价格,转让给他们。
  
      邓平与家人告别,然后垮上战马,行至院外,忽然对骡车边的长工道:“龟孙,你东家可不是啥地主老财,那都是东家为大王效命挣来的。按着大王的话说,俺这是军事贵族,懂不!”
  
      语毕,邓平一夹马腹,疾驰而去,到村口时,已经有两个老伙计在等候。
  
      三人汇集在一起,头望了村落一眼,便冒着风雪,向北疾驰而去。
  
      几日后,商州向北往同州的方向上,数支步兵向东跋涉,忽然一阵马蹄声响起,一支近百人的蒙古骑兵呼啸而过,向东面疾驰而去
  
      蒲州,黑夜中,魏清两军战线上,不时铳焰闪烁,偶尔暴起一团红光,飞起几个身影。
  
      多日的拼杀后,魏军凭着器械和装备的优势,已经攻破了清军两道防线。
  
      这时魏军伤亡已经接近两万人,当然因为有医兵、医官,魏军甲胄又十分精良,许多受伤的士卒,抢救一下,还是能够救来的。
  
      清军一边死伤就比魏军严重许多,不过死伤的主要是绿营、包衣、还有强征来的民夫,阿济格手里依然还有数千精锐的旗兵。
  
      魏军营地内,高义欢双手按着沙盘,听着李定国道:“大王,我军突破了清军两道防线,清军只剩最后一条,但是阿济格现在又再这条线后面继续修造,这么一条条的破,也不是办法。”
  
      高义欢双眼布满了血丝,抬起头来道:“金声桓送来消息,耿仲明已经抽身东去,想必明清间的决战,已经快要分出胜负,孤王必须要尽快突破阿济格。”
  
      说着,他注视李定国等人道:“孤王已经不能在等了,你们还有什么办法没有?”
  
      众人相互看了看,李定国道:“大王,打到现在阿济格比我们更难,臣以为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捷径,就是看谁先撑不住。”
  
      关中与陕西相邻,可是两地间的交通,却并不方便。
  
      从河套到蒲州段的黄河,水流湍急,两岸大多是绝壁,并不适合大军渡河,而即便渡河了,路也不好走,有吕梁山脉挡在前面。
  
      历史上从六国攻秦,到日军进攻陕西,都是十分的艰难,反过来魏军想要进攻河东,也并不容易,道路实在有限,而且时间也来不及。
  
      高义欢闻语,握紧了拳头,“那就只有硬磕下阿济格。孤王看着么耗下去,也不是一事,是时候发起一次总攻了!”
  
      (感谢大家的支持,求月票,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