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802章高大王的八个银窖,南明大丈夫第802章高大王的8个银窖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802章高大王的八个银窖
公元1648年11月中旬,太原城。
  
  在距离城池数里外,高义欢心情复杂的看着远处的太原城。
  
  在西魏占据关中后,山西就城了前线,清廷就令山西巡抚祝世昌加强河东防务,太原作为省城,自然得到修缮和加固。
  
  高义欢与众将骑马绕城,太原城池周长大概二十四里,高三丈五尺,宽三丈,上面能够跑马,共有八座城门,城墙四角有角楼,也就是象棱堡一样的凸起,城墙上有敌台,城外护城河宽阔,可以说是一座雄伟的坚城、
  
  高义欢勒马驻立在城墙数里外,用千里镜窥视城防,一旁的李定国道:“确实是一座坚城,打起来伤亡必定巨大。”
  
  高义欢放下千里镜,微笑道:“说起来,我大魏还没正儿八经的攻过一座省城吧!”
  
  李定国笑道:“一般而言,都打到省城,敌军士气早就崩溃,多半也就不用打了!”
  
  “可惜这次不一样,阿济格却不会投降。”高义欢说了一句,望了太原一眼,拔马便往营盘方向奔去。
  
  这时,仓皇逃入城中的阿济格站在城头,正密切的关注城外魏军和叛军的动向。
  
  他没有要死要活的告诉多尔衮,你不来就我,我就死给你看,甚至没有提援兵二字,但是他知道多尔滚不可能不救他。
  
  阿济格之所以不提援兵,其实是担心给多尔衮压力,搞得最后南线也失利。
  
  他对多尔衮十分了解,以多尔衮的才智,肯定知道现在河东的危机,多尔衮知道怎么救他,不用他多言。
  
  因此阿济格不想打乱多尔衮的节奏,他现在能做的就是死守太原,靠着坚城消耗魏军,然后与多尔衮来个里应外合,中心开花来扭转战局。
  
  这时城墙上,穿着各色甲胄的八旗兵,在城头穿梭,准备着防守器械,城中驻防八旗的眷属们,无论男女老少,都帮着清军搬运物资,烧水做饭,为守城出力。
  
  这不仅是两个势力间的战争,更是一场民族战争,如果清军失败,八旗眷属必定血债血偿。
  
  从努尔哈赤起兵屠戮辽民开始,他们就不能失败,一旦失败必然迎来血腥的报复。
  
  太原是省城,是一座坚城,不过阿济格并不敢掉以轻心。
  
  因为他知道,以前的标准来看,是一座坚城,可现在来看,就不一定了。
  
  阿济格站在城头,看见城外绵延的魏军营帐,牙齿咬的格格作响,他知道自己只剩下两种结局,要么西魏退兵,要么城破生死,而不管是哪一种结局,他都将让高义欢付出惨重代价。
  
  阿济格拳头紧握,心中呐喊,高蛮子,来吧,本王要让太原城下,尸积如山。
  
  “英王,你看!”罗科铎忽然指着远处道。
  
  阿济格抬眼看去,只见大批的魏军和民夫,涌出营盘,拿着各种工具来到距离城墙两里外,开始挥汗如雨的挖壕筑墙,魏军骑兵则立马一旁,监视城门,以防清军出城骚扰。
  
  “高蛮子要锁城!”阿济格双目突出,眼珠险些崩飞,神情瞬间大变。
  
  一旁的罗科铎,反而面露喜色,“锁城,那蛮子暂时就不会攻城,我们岂不就安全呢?”
  
  魏军围城,那他们就有足够的时间来加强防守,等候援军来救。
  
  阿济格却一拳砸在墙垛上,牙齿咬碎,“可恶!”
  
  太行八经,每一处都比蒲州更为险要,阿济格在蒲州打了那么久,自然知道魏军不攻城,主力肯定转为防御援军进入河东。
  
  这种情况下,不是该在援军到来前,拔掉太原吗?可是高义欢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让阿济格想要拼掉魏军精锐,同魏军玉石俱焚的意图,犹如重拳落空。
  
  如果没有经历过蒲州之战,高义欢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拔掉太原,可是蒲州拉锯,让魏军的损失也很大,继续硬攻太原,魏军也有些吃力,而且还需要考虑多尔衮这个外部因素。
  
  算时间,清军与明军的决战早就开始,而徐州到太原也就五六日的时间。
  
  这么短的时间内,魏军很难下击太原,因此高义欢选择先将太原围起来,把阿济格关入囚笼,等徐州的消息传来,进行围点打援。
  
  当然这就有一个风险,万一多尔衮大胜,很可能与阿济格里应外合,但是高义欢相信,以魏军的防守能力,守住壶关等关口并不是大问题。
  
  如果多尔衮见无法突破壶关,出居庸关入宣大,绕道晋北南下,那对魏军来说,也不算是漏洞,反而能利用姜襄消耗多尔衮,逼迫姜襄臣服于大魏。
  
  高大王小地主出身,算盘子打得叮当响,步步都是算计,不肯吃一点亏。
  
  这时魏军大营里,高义欢负手站在地图前,身后站着几名大臣。
  
  陈名夏行礼道:“大王,李阁部上奏,藩府按照大王之命,又抽调了三万大军进入河东,以弥补蒲州之战的损失。”
  
  高义欢点了点头,看着地图问道,“孤王让藩府制定的扩军计划,李先生有没有回复?”
  
  西魏现在兵马太少,如果兵力充足,魏军完全可以两路大军齐头并进,拿下洛阳城。
  
  耿仲明率兵东进后,洛阳兵力极为空虚,只有两万多人,可是金声桓只有五万众,不敢贸然攻击洛阳,只能坐视机会流失。
  
  陈名夏行礼道:“大王,李阁部说一下扩军十万,藩府短时间内无法实现,一是缺少银钱,藩府没有预算,二是关中人口不够,已经连续抽丁,短期内组建不出来。”
  
  西魏藩府没料到,西魏今岁会连续打两场大战,准备确实不够充分。
  
  李定国想了想,行礼道:“大王,如今河东盗寇蜂起,义军遍地。若是任由发展,恐怕会形成巨寇和匪患,影响藩府安定河东。臣以为不如就近招抚,早点收编他们,一来避免地方治安恶化,二来可以迅速获得一批青壮。”
  
  高义欢转过身来,“这个建议可以!”
  
  “大王要招抚的话,就必须要花费大笔的银钱,藩府可能需要发债筹集,一时间难以到位。”陈名夏道。
  
  高义欢摇了摇头,笑道:“先生可能不知道,孤王在河东有八个银窖,银子应该不是问题!孤王这就让人去取!”
  
  陈名夏一脸疑惑,正要相问,这时李来亨却挑帐进来,对高义欢行礼道:“大王,玄衣卫揍报,明军在徐州受挫,朱慈烺向淮安撤退。”
  
  高义欢闻语眉头一挑,一时无语,并不是感到可惜,反而是松了口气。
  
  万一朱慈烺大胜,一口气打到北京,高义欢还真没做好争夺北京,同明军翻脸的准备。
  
  ~~~~~
  
  (感谢大家的支持,求月票,订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