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806章明主战,暗主和,南明大丈夫第806章明主战,暗主和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806章明主战,暗主和
    满清的使者到来,并不是一件意外的事情,早在两年前清廷就一直谋取与南京和谈。
  
      现在清军虽然击败了明军,但是面临的局势,却并没有好转,再派使者来,必定又是重提议和之事。
  
      同上次议和一样,朱慈烺身边的臣子又分成了两派,一派以陈子龙、王彦为首,认为朱慈烺不能见清使,不能和谈,一旦议和就等于放弃正统地位,一派以阮大铖为首,则认为该谈,既然北伐失败,就该服软,连虏抗贼,保证天下局势的平衡。
  
      在此之前,主战派已经掌握了明廷的话语权,可是一场大败,让主和派又有所抬头,而且一部分不坚定的主战派,在大败后态度也有了些转变。
  
      两派争论不下,嘴上功夫都很了得,谁也说服不了谁,而朱慈烺其实已经胆寒,最终朱慈烺并没有接见清使,但却采取了折中的方案,让阮大铖去见清使,了解清使的意图后,再来决断。
  
      北伐失败,给朱慈烺的打击很大,他整个人都蔫了。
  
      十一月底,天气已经很冷,天空中下起鹅毛大雪,朱慈烺担心淮河结冰,连夜退到了扬州。
  
      这时大臣让朱慈烺过江南京,可是朱慈烺却不走了,在扬州找了一个大盐商的宅子,作为临时行宫,将扬州设为行在,不肯过江。
  
      十二月初,扬州行宫暖阁内,消瘦不少的朱慈烺不停的咳嗽着,一旁大学士阮大铖站在一旁,关切道:“胜败乃兵家常事,陛下切莫太放在心上,当以龙体为重啊!”
  
      朱慈烺伸手阻止了想要上前给他捋背的阮大铖,缓过劲来沉声问道:“清使怎么说?”
  
      阮大铖见此正色道:“陛下,清使提出的要求很简单,大明与清国结缔合约,双方为兄弟之国,陛下年长,可为兄,清主年幼,可为弟。清使要求陛下承认清国为北朝的地位,双方结缔盟约,划定边境,互不侵犯,联兵灭魏。最后清使提出要求,希望我朝每岁提供米两五十万石,百银六十万两,资助清军同西魏作战。”
  
      朱慈烺手捂着嘴,一边咳嗽,一边沉思,阮大铖却道:“陛下,臣以为这个条件相当的不错啊!结缔合约,陛下为兄,我朝并不丢脸,每年给的粮食和银子也不算什么,比打仗耗费要少几倍。最关键是,我朝与清联合,能够维持天下的平衡,防止西魏一家独大”
  
      在阮大铖看来,清军取得了大胜,清使还能给出这样的条件,真是不错了。
  
      朱慈烺却摆了摆手,制止了他继续说下去,“好了,朕知道了,卿家先退下吧。朕又些疲乏,想休息一会儿。”
  
      阮大铖听了,只能悻悻的住口,然后躬身一礼,“那臣告退了。”
  
      朱慈烺等他出了暖阁,咳嗽几声,站起身来,走到一副地图前,陷入了沉默。
  
      这次北伐已经令大明元气大伤,短时间内再难北上,也就是说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高义欢表演。
  
      如果西魏击败了清军,占据河东,那洛阳也必然是探囊取物,不出两年时间,满清必定退到关外。
  
      届时大明面对的将是一个比李自成还要恐怖的高义欢,朱慈烺根本没有信心,抵挡住高义欢。
  
      这时,朱慈烺心中光复北京的信念在消退,在江南延续国祚的意愿在上升。
  
      这就像一个人,在一个难度较大的目标不能实现时,往往会退而求其次,去实现次一级的目标。
  
      朱慈烺受到了打击,他现在觉得光武帝做不成,觉得赵构其实也不错了。
  
      不过赵构也不是那么好做,朱慈烺首先就过不了自己这一关,议和就等于放弃北方疆土,会让他愧对历代先祖。
  
      朱慈烺在地图前站了半响,还是拿不定注意,最后忽然一挥手道:“来人,摆驾,朕要去看望高阁老!”
  
      高名衡更擅长与防守,在这次北征中,除了在北岸阻击多尔衮,是他布置的之外,并没有太多机会一展所长。
  
      这一战对于朱慈烺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对于高名衡也是如此,他看见几年的成果毁于一旦,明朝精兵折损近半,物资器械损失惨重,忧愤之下一病不起,已经到无法下床的地步。
  
      朱慈烺来到高名衡下榻的宅子,在卧室内见到了躺在床上,脸色惨白,挣扎着想要下床的高名蘅,急忙上前道:“阁老免礼!”
  
      “陛下,老臣不能施礼了。”侍卫给高名衡后背塞了床被子,让他靠在床头。
  
      朱慈烺关切道:“阁老要注意身体啊!朕还要倚仗阁老哩。”
  
      高名衡点了点头,见朱慈烺一脸心事,“陛下今日过来,可是有什么事情?”
  
      “朕有什么事情都瞒不过阁老!”朱慈烺叹了口气,遂即将建奴派使者过来议和,提出的条件,以及主战和主和两派大臣的观点都说了一遍,然后问道:“朕实在拿不定主意,所以想问问阁老的意见。”
  
      高名衡没有立时答,他一阵沉吟后,才道:“臣以为主战不可,主和亦不可。”
  
      朱慈烺眉头皱起,“那阁老的意思是?”
  
      “现在我朝新败,已经没有实力收取北方,而西魏又崛起于关西,我朝继续主战不合时宜,应联虏抗魏,所以主和并不可取。”高名衡顿了顿沉声道:“陛下乃是天子,有此身份再,陛下这一仗败了是天子,下一仗败了还是天子,陛下可以数败后东山再起,而失去这个身份,那只需一次大败,就会葬送大明的江山。议和,大明就要承认建奴,放弃北方,陛下就是放弃天下正统的地位,所以议和也不可取。”
  
      朱慈烺糊涂了,“阁老这么说,让朕糊涂了。”
  
      高名衡咳嗽几声后,解释道:“我朝有一弊端,处理事务非黑即白,主战就一味主战,认为任何主和都是卖国,主和就一味主和,想用打击主战派来换取永久的和平。这是党争的遗祸!臣的意思,明主战,暗主和,助建奴,不签约,积蓄实力,择机再战。”
  
      (感谢大家的支持,求月票,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