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859章高大王甩锅 新,南明大丈夫第859章高大王甩锅 新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859章高大王甩锅 新

第859章高大王甩锅 新

    六月间,关中之地入暑,天气异常的炎热。
  
      在王京之北,泾水流域之南的泾阳县附近,一大群人坐在一颗大树下,用衣袖擦着汗水,几名下属穿行其中,给他们倒水。
  
      自从高大王设立议事院,从繁杂的政务中解脱出来后,他便东一榔头一棒槌,一天一个花样的折腾大臣,简直是官不聊生。
  
      这让不少官员后悔,没给高大王整出点幺蛾子来,让他忙于政务,没时间折腾。
  
      魏国的官员见魏王设立议事院,便以为高义欢要向明朝的皇帝一样,偷偷懒,整点自己的爱好。
  
      这对官员们来说,其实是件好事,当官的自然不希望君主太精明,太管事,那样他们便无法动手脚,也不能偷奸耍滑了。
  
      因此虽然内阁不太喜欢议事院,可是文官们起初觉得议事院的人也大多出自文官集团,都是自己人,这样也不错,谁知道高大王清闲下来,一不炼丹,二不做木匠,甚至连蛐蛐也不斗,而是专门折腾他们,到处乱跑,便让他们叫苦不堪了。
  
      大王应该居住在宫中,整点自己的爱好,给国家多生几个继承人,国事交给我们官员就行,可是高大王没事出来瞎逛,就麻烦了。万一让他瞧见啥地方干的不好怎么办,这就让官员都有些提心吊胆,生怕高义欢来他官的一片。
  
      这不,高大王没事,又将他们拉到渭河北岸,来体会百姓疾苦了。
  
      当然大魏的官员,也并非所有人都抱着那样的想法,有些想要有所作为,想进步的官员,反而希望高义欢驾临,这样只要做的好,就能进入魏王的视线,今后便能更进一步。
  
      早前魏王视察雍凉难民的安置,乾州知府孙常兴因为演技好,他手下永寿县令郑璋宪因为安置工作做的不错,便给魏王留下映象。
  
      四月间,吏部送上来一份官员升迁调动的名单时,高义欢看见两人的名字,便特意让人拿来两人的卷宗观看,结果孙常兴被调入甘肃做了布政使司右参议,升为从三品,而郑璋宪则接任孙常兴的位置担任知府。
  
      这让一些人看到了升官的机会,有人便想尽办法打探魏王的行踪,希望哪天魏王到自己地头时,自己能早点知道,然后提前准备,给魏王留下深刻的映象。
  
      只是魏王似乎知道他们的心思,很少明着视察,通常都是去民间私访,并且大多临时起意,让人防不胜防。
  
      这时高义欢一行人乔装后,本义是想去陕北查看植被情况,路过泾阳县时,看到农田里有十多个老农在很辛勤的干活,高义欢便临时起意,决定休息一会儿,顺便让人找来几个老农问话。
  
      高义欢作为天下的地主,看见一片绿油油的麦田,还有辛勤劳作的百姓,心中还是有些兴奋和自得。
  
      这时在大树下面,高义欢露出慈祥的笑容,周围围了一圈卷着裤腿的老农,“老乡,这么毒的日头,怎么不休息一会儿,要注意身体啊。”
  
      高义欢一行人都是寻常打扮,几位老农以为是过往的商队,便也没有顾忌,其中一名老者接过侍卫递过来的水碗和大枣儿,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笑容,“这位官人,我们种地,春天播种,夏天灌溉除草抓虫,到秋天才有收获。这其中任何一个地方没有做好,或是老天爷不给饭吃,一年就白忙活。现在正是细心耕耘的时节,我们可不敢偷懒,只能每天早出晚归不停的干活,以求秋天能有一个好收成,把欠朝廷的钱和租子交了,剩下的粮食养活一家老小。”
  
      高义欢慈父的微笑有些僵硬,这样的回答,让他感到十分尴尬,百姓在大魏其实也是要拼命干活才能生存,还是和历代王朝一样。
  
      “呵呵~”高义欢微微一笑,化解自己的尴尬,忙转移话题,“等秋收后,家里有了粮食,老乡们就可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享享天伦之乐吧。”
  
      一年四季,忙三季,休息一季,也就是九十多天没什么事做,这么看来也是不错的。
  
      “哪里哦!除了那些军户的日子好些,我们这些民户,一到冬天,官府的徭役就派下来了。”老头叹气道:“官府修水利,修官道,都要我们出力气。这几年又年年打仗,家里的年轻人,被抽去给官军运粮,我们一把年纪,还得去出把力气哩。”
  
      老汉说着,一旁坐着的几名官员,不禁后背冒汗,一旁户部侍郎周洪海忙打个圆场道:“老乡,朝廷修水利,修官道,不是给工钱了么?”
  
      老汉摇了摇头,“那能有多少,卖力的活,还不够吃的。”
  
      高义欢道:“这些水利和道路修建,总归对百姓是有好处的吧。”
  
      老汗道:“水利建了确实方便灌溉,官人你看,远处的水车,现在大多数田地都能灌溉。说实话,官府比前朝还是要好的,就是老是抽丁,影响家里种田,而且没有年轻人,老头子们一年忙到头,有些吃不消啊。”
  
      高义欢听了这话,心头舒服了一点,不过依然感慨良多。
  
      这几年他连连大战,自己是威风了,但是大军作战,需要粮食、银子、民夫都是百姓负担,高义欢又不种田,也不挣钱,大军出征的消耗,都是藩府转嫁给百姓,让百姓负担。
  
      这时,远处的官道上,一队衙役簇拥着一名官员,从北面疾奔过来。
  
      高义欢扭头瞧见,微微皱眉,让人将携带的食物都送给几位老农,然后便带着属下离开。
  
      这时,高义欢一行人离开大树,牵马回到官道,那官员已经到了跟前。
  
      他慌忙翻身下马,扑通跪地,“臣泾阳令王遗风,拜见大王!”
  
      “你的消息到是灵通!”高义欢微微皱眉,遂即又摆了摆手,“起来吧!”
  
      王遗风听人禀报,有一队人来到泾阳,沿途左看看右瞧瞧,行踪十分可疑,顿时吓了一跳,急忙便带人赶了过来。
  
      高义欢等他起身,看了众位大臣一眼,然后指着远处弯腰劳作的百姓,动情的说道:“百姓生存不易,今后藩府要注意爱惜民力。”说着他扭过头来,一脸严肃的甩锅道:“王县令,你听见没有?”
  
      (感谢大家的支持,求月票,推荐,订阅,求支持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