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865章求援使者 新,南明大丈夫第865章求援使者 新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865章求援使者 新

第865章求援使者 新

    叶尔羌河畔的莎车城,是叶尔羌汗国的都城。
  
      西域与草原不一样,叶尔羌汗国是个半农半牧的文明,国内有不少城池。
  
      虽说都是蒙古后裔建立的汗国,可叶尔羌的文明程度,其实高于在草原上放羊的准格尔。
  
      六月十五,大晴天,气候炎热,莎车城头的叶尔羌士卒,正在挥汗如雨的忙碌着,将箭矢、擂木、石块、火药等物搬上城头。
  
      城墙上,叶尔羌的土炮一字排开,炮手们正调整着炮位。
  
      现在准格尔一路劫掠,又有白山派为内应,很快就扫荡天山南麓,大军将进逼叶尔羌的都城莎车。
  
      有准格尔的烧杀抢掠,还有白山派发起的派别仇杀,叶尔羌王氏与黑山派已经没有退路,必须要守住莎车,击败侵略者和叛徒。
  
      这时城上正热火朝天的布防,城头的将士却忽然出现异样,纷纷直起身来,眺望北方。
  
      几里外,那一大片是什么?像是一张巨大的地毯,正缓缓的向前移动。
  
      旷野上,绵延的号角响起,城头的将士便见万马奔腾,遍布原野的人潮向前奔涌,纷纷大惊。
  
      “来了!”此起彼伏的惊呼声响起。
  
      这时阿布杜拉汗,分开人群,蹭蹭的登上城墙,扶垛眺望,脸立时拉得老长。
  
      看着旷野上的瓦剌骑兵铺天盖地,号角绵延,入目都是骑兵,旁边的叶尔羌将领看了一眼,就咋呼起来,“瓦剌如此之众!”
  
      “莫非倾巢而来?”有人附和道。
  
      阿布杜拉脸色阴沉,手撑在城墙齿垛上向北看去,手不禁微微颤抖。
  
      准格尔真是下了血本,他做大汗二十余年,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大的阵势。
  
      “伊斯玛业勒,你带一队人马突围去大魏求援。”阿布杜拉汗忽然急声道
  
      一名青年人,眼中含泪,行礼道:“父汗,请一定坚守到儿子带着援兵赶回来。”
  
      阿布杜拉汗一摆手,对身后将领到大声喝令,“备战!”
  
      城池下,大片的瓦剌骑兵奔至城下,漆黑的骑兵铺满大地,真如黑云压城。
  
      莎车城上的空气骤然紧张起来,瓦剌骑兵迅速在远处集结。
  
      巴图尔珲大汗,驻立在大纛旗下,头戴毡帽,身挂弯刀,身后战将云集,对叶尔羌志在必得。
  
      “父汗,有人逃走!”僧格看见莎车城南方扬起一道黄尘,立时惊呼。
  
      巴图尔珲一挥手,“格里布,你带人追杀,不要放走一人。”
  
      一名百夫长,顿时一夹马腹,近百瓦剌骑兵便疾驰着冲出。
  
      ~~~~~~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嘉峪关外,玉门附近,黄沙万里,光秃秃被风沙侵蚀的地貌,呈现出一种有别于中原的风景,充满了神秘和荒凉的气息。
  
      在万里黄沙戈壁之上,一只雄鹰鸣叫着从天空飞过,声音嘹亮穿透云层。
  
      地面上,一队穿着西域特色的甲胄的骑兵,在荒凉的西北大地上狂奔,骑兵所过之处,扬起一道滚滚黄尘,在骑兵之后形成一到尾迹。
  
      在这股骑兵之后,数倍的瓦剌骑兵,在后急追,鹰眸俯瞰大地,只觉得像是两条猛兽,在大地上追逐。
  
      这时瓦剌骑兵,纵马急追,骑兵奔驰中张弓搭箭,“嗖嗖”的箭矢射向前面奔逃的叶尔羌骑兵。
  
      伊斯玛业勒纵马奔驰,身后骑兵不断被瓦剌人射落下马,脸上满是焦急。
  
      “王子快走!”眼看着瓦剌人越追越近,一名将领忽然一声暴喝,便一拉马缰,领着一队骑兵骑兵,调转马头,将战马对准了疾驰而来的百余名瓦剌骑兵。
  
      这数骑叶尔羌人,勒紧了马缰,抽出弯刀,在呼啸的大风中,一脸决然的看着瓦剌骑兵。
  
      “为了王子,为了安拉胡!”十多名叶尔羌人一声怒吼,“杀!”
  
      这些叶尔羌骑兵,明知比不过瓦剌骑兵,依然怀着必死之心,怀着悲壮之情,开始催动战马,决死冲击。
  
      对面追击的瓦剌骑兵,见一股骑兵停下,脸上却更加凶悍,纷纷加紧马腹,张弓放箭,对面抱着决死之心冲锋的叶尔羌骑兵,立时就被接连射落下马。
  
      紧接着,两股骑兵撞击在一起,战刀劈砍,瓦剌骑兵呼啸而过,叶尔羌人纷纷被砍中落马。
  
      骑兵交错过后,真主并未能庇护他的信徒,地上留下一地的尸体,还有无主的战马,瓦剌骑兵继续向前急追。
  
      不一会儿,瓦剌骑兵再次追上,伊斯玛业勒不禁心中叫苦,感到一阵绝望,难道立国一百余年的叶尔羌汗国,就要这么灭绝吗?
  
      这时,在他身边只剩两骑护卫,两人见瓦剌人愈趋愈近,不禁凛然心惊,居然同时大喝,“王子快走!”
  
      语毕,他们便一拉缰绳,调转马头,高呼:“安拉胡阿克巴!”驱马扑向瓦剌骑兵。
  
      战马交错,两名叶尔羌战士,再次被瓦剌骑兵砍死,尸体坠落,被瓦剌骑兵踩成肉泥。
  
      伊斯玛业勒纵马疾奔之际,转头回视,不禁眼中含泪,待见瓦剌骑兵仅百步之遥,立时心如死灰。
  
      虽说都是蒙古后裔建立的汗国,可是比骑射的功夫,漠西蒙古人却远胜过叶尔羌人。
  
      道路上,箭矢如梭,皆飞向伊斯玛业勒,一枚枚的箭矢不时从他身旁擦身而过,落于马后,使得他只能伏身马背,心中更感绝望,不禁想着,“难道我今日便要命丧于此,叶尔羌将不复存在?”
  
      在伊斯玛业勒的身后,一员蒙古百夫长,已经拉开弓箭,瞄准了伊斯玛业勒的后心,然而就在这时,红土中忽然绷起一根绊马索,奔驰在前的瓦剌骑兵猝不及防,顿失前蹄,连人带马皆翻滚在地,激起一团尘土。
  
      瓦剌骑兵急勒战马,惊呼失措的左右张望,只闻得己方骤然勒马停军的乱蹄躁动之声。
  
      瓦剌骑兵正惊疑不定之际,两便风化的掩饰上,忽听一阵“砰砰砰”铳响,弹丸从四面八方飞射而来。转瞬之间,瓦剌就被打死十多骑。
  
      “杀!”一声怒吼,李本深站起身来,便见数百明军士卒,步骑混杂着冲出,与猝不及防的瓦剌骑兵厮杀一团。
  
      (感谢大家的支持,求月票,推荐,订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