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875章一波带走,南明大丈夫第875章1波带走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875章一波带走

第875章一波带走

徐黑虎大斧头一扬,一阵号角声响彻战场,魏军马军纷纷提起马速,黑色的骑兵像是一浪浪的海潮一样直接扑向瓦剌主阵。
  
  瓦剌人只见魏军骑兵齐头并进,马蹄敲击着地面,发出滚滚如雷的声响,真如一道城墙向他们压来。
  
  黑色的骑兵向前奔涌,跳动的马头充满了巴图尔珲的视野,让他脸上出现一丝慌乱。
  
  魏军兵马不及瓦剌,可是战法和气势却太过强势,瓦剌骑兵还没从右翼的溃败中回过神来,魏军前军居然就直接压了上来。
  
  这时魏军骑兵如墙而进,阵线长达两三里,像是层层的大网向瓦剌骑兵兜过来,让瓦剌人没有选择。
  
  面对压上来的魏军骑兵,巴图尔珲只有迎战,或者调转马头逃走,要是站在原地,就会被平推过来的魏军骑兵撞得人仰马翻。
  
  眼看着魏军骑兵压上来,巴图尔珲情急之下,急忙喝令,“辉特部,杜尔伯特部出击!”
  
  此时,整个战争的发展,完全脱离了巴布尔珲设想的剧本,节奏被魏军主导,而瓦剌人只能被动应战。
  
  号角声响起,近三万人的蒙古骑兵一窝蜂提起马速,疾驰着向魏军骑兵冲去,想要冲散如墙而进的魏军,替瓦剌人扳回一城。
  
  徐黑虎的左右是无数马头在一条线上涌动,骑兵们将手中的马槊压低,寒光闪闪的对准了迎面而来的瓦剌骑兵。
  
  与魏军骑兵排成密集阵型如墙而进不同,瓦剌骑兵挥舞着弯刀,口中尖叫着发动冲锋,怪叫声震耳欲聋,但阵型并不密集。
  
  瓦剌兵多,又是散开了攻击,三万人看起来铺天盖地。
  
  这让巴图尔珲松了口气,他缓过神来,开始重新观察战场,准备酝酿反击。
  
  这时瓦剌骑兵们娴熟的控制着战马,在炮弹溅起的泥团中奔驰,前方被砸下战马的骑兵,很快就被马速甩在身后,冲在前们的骑兵,纷纷拿出骑弓,将弓弦拉成满圆,嗖嗖嗖的射出一波箭雨。
  
  瓦剌人的箭矢射来,排列成线的魏军骑兵并不躲避,箭矢叮叮当当的射在胸甲上,并没能阻止魏军骑兵的冲击。
  
  瓦剌人的骑弓在三十步内有很大的杀伤力,可三十步的距离,对于两方骑兵而言,片刻间就撞在了一起。
  
  这时,放完箭的瓦剌人,刚将弯刀举起,铺天盖地往前冲的瓦剌骑兵,就撞上了如墙而进的魏军骑兵。
  
  魏军骑士的马槊,立时捅入瓦剌人的胸膛,将瓦剌人捅落下马,战马被瞬间撞飞。
  
  瓦剌骑兵惊恐的发现,冲过来的魏军骑兵之间,居然几乎没有间隙,骑兵放平的马槊,仿佛是移动的矛林。
  
  一瞬间,瓦剌骑兵有撞上密集矛阵的错觉,甚至比撞上步军的长矛方阵还要恐怖。
  
  毕竟,步军矛阵不会运动,瓦剌人可以选择停下,或是绕过去,可是列阵成墙的魏军骑兵,却挺着马槊,如墙般向前运动。
  
  这让冲上来的瓦剌人避无可避,瞬间汗毛竖起,脑海中一片空白。
  
  他们继续奔驰,就要撞上那一排飞速移动的矛林,或者撞上魏军的战马,总之就是个死,这需要极大的勇气,让不少瓦剌骑兵迟疑了。
  
  此时,激烈的撞击开始,魏军的马槊首先刺中那些继续前冲的瓦剌骑兵,而骑兵一死,没了控制的战马不想撞上迎面而来的魏军骑兵,立刻就往回奔,或者被魏军战马撞飞。
  
  紧接着,是那些迟疑的瓦剌人和勒住战马的瓦剌人,他们虽然降低马速,或者勒住了战马,可是魏军骑兵却在向前移动,避无可避的瓦剌骑兵,接连被马槊捅穿,有的魏军马槊上,甚至连穿数人,场面热血而有血腥。
  
  巴图尔珲还没酝酿出发击的策略,甚至还没有看清战场上的情况,两军骑兵便撞击在了一起,而结果立时将他的下巴都险些惊掉下来。
  
  战场上三倍于魏军的瓦剌骑兵,被魏军骑兵连续撞飞,人和战马不断的倒飞。
  
  瓦剌骑兵面对魏军的墙式冲锋,没被马槊戳死,没被第一排的战马撞飞,也会被第二到阵线上的魏军骑兵,或者第三道阵线上的魏军骑兵捅死、撞飞。
  
  那根本不是以往的骑兵冲锋,而是向前移动的矛林,是主动向前推进的防线,魏军骑兵冲过,地上铺满了瓦剌人的尸体,令人触目惊心。
  
  巴图尔珲一个哆嗦,彻底胆寒了,而瓦剌主阵也已经陷入骚动。
  
  他们看着魏军骑兵继续向前推进,冲上去的瓦剌骑兵被撞得向潮水一般后退,脸上顿时满是惊恐,焦虑不安的拔动马缰,似乎准备逃离。
  
  辉特部、杜尔伯特部的骑兵,并未能阻止魏军骑兵的冲锋,如墙而进的魏军,像是一层层的大网,而瓦剌骑兵则是池塘中的鱼虾,将被一网成擒。
  
  现在大网继续向前,马上就要将他们兜入网内,整个主阵开始情不自禁的后退。
  
  巴图尔珲目瞪口呆的看着眼下的场景,魏军骑兵飞速逼近,如墙而进,败军已经快要撞上主阵。
  
  瓦剌骑兵已经完全慌乱,随着魏军骑兵撞开一波波的阻拦,逐渐接近主阵,而压力倍增。
  
  眨眼间,败军已经退到阵前,瓦剌主阵庞大,距离又十分狭窄,想绕都来不及。
  
  看着向主阵溃败的瓦剌骑兵,以及他们后面如墙推进的魏军骑兵,主阵的瓦剌人终于反应过来,站着肯定不行,要么向前冲击,阻止魏军骑兵,要么向后撤退,赶紧逃离。
  
  “出击!”巴图尔珲下答了他的军令。
  
  这时的瓦剌军却已经大乱,有人要跑,有人要冲击魏军,还有败军冲向主阵。
  
  一瞬间,数万瓦剌大军乱成一团,而魏军骑兵看见瓦剌人的混乱,心中却升起了一股豪情。
  
  “杀!”徐黑虎扬起了大斧,魏军骑兵纵马狂奔。
  
  “冲过去!”右翼的李定国、夏国相击败了一万瓦剌骑兵后,毫不迟疑一个迂回,扑向瓦剌主阵的侧后方,直接包抄瓦剌主力。
  
  左翼沙丘中,扬起一道黄尘,五千瓦剌骑兵刚冒头,便看见瓦剌主力在魏军的冲击下如同洪峰冲刷下的河提,瞬间崩溃。
  
  这股骑兵也是识相,为首的部落首领,一把马缰,直接转弯逃离。
  
  左翼魏将黄秉忠也一拔马缰,大声怒吼,“杀!”
  
  近万魏军与右翼配合,形成钳形攻势,包抄瓦剌主阵。
  
  瓦剌大汗巴布尔珲到底是个聪明人,见势不妙,立刻带头逃跑,而已是一盘散沙的瓦剌军也纷纷掉头鼠窜,高义欢见此精神大振,再次挥剑怒吼,“全军突击!”
  
  (感谢大家的支持,求月票,推荐,订阅)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