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876章俘获范文程,南明大丈夫第876章俘获范文程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876章俘获范文程

第876章俘获范文程

    旷野上瓦剌骑兵四散奔逃,有的跑向莎车,有的逃进沙漠,而聪明的巴布尔珲,还有范文程则选择了直接向北面逃离。
  
      魏军前军和左右两翼,三路大军向前追击,前军像是正面碾压的坦克集群,两翼则向是牧羊犬一样,将想要散开逃离的瓦剌人,向中间驱赶,收割着慌不择路的瓦剌骑兵。
  
      手上举着燧发枪的魏军骑兵,从两侧包抄上去,射杀着夺路而逃的瓦剌骑兵,魏军骑兵奔驰中打出一铳,击中瓦剌骑兵后背,将瓦剌人打落下马,无主的战马继续向前奔跑。
  
      火枪骑兵从两翼包抄,让瓦剌人的骑弓成了玩具,眼看着要将他们包围,手持马槊的冲击骑兵,如墙而进,让瓦剌骑兵不敢回头,急于冲出重围。
  
      兵败如山倒,巴图尔珲知道无法挽回败局,看着瓦剌人争先恐后的逃命,投降者不计其数,他带领着数万瓦剌骑兵向北逃窜。
  
      巴图尔珲奔出五十余里,前面遇见一队人马,却是先一步逃跑的范文程,不过范文程毕竟不是瓦剌人,他骑术不精,没一会就被追上了。
  
      两之人马合兵一处,巴图尔珲想起十万大军和他的雄图霸业一起烟消云散,不禁悲从心来,对范文程说道:“真是后悔没听先生之言。”
  
      事到如今,范文程也不想多说什么,正想劝说巴图尔珲从头再来,忽然侧面一阵雷鸣般的马蹄声传来。
  
      这让范文程脸色一变,他深知笨鸟先飞的道理,二话不说,便一挥马鞭,如箭一般射出,一溜烟的继续向北狂奔。
  
      巴图尔珲一愣神,但很快就反应过来,看见大军侧面突然万马奔驰,一队魏军骑兵直接向他扑来,顿时满脸惊骇。
  
      高义欢出征带来五万魏军,一万蒙古和吐蕃藩兵,另外还有七千人的先锋,兵力为六万七千余人。
  
      在巴尔楚克却只出现四万五千魏军,还有两万两千余人,除去七千余人驻守大军沿途占据的城池外,剩下一万五千余人,则由赵大宪率领,在主力北面行军。
  
      高义欢知道巴图尔珲设伏以待,狡猾的高义欢自然不可能全无准备的直接一头撞进去,他的大军在阿瓦提停留三日的同时,便指令赵大宪先赶往巴尔楚克之北。
  
      赵大宪是高义欢信任的人,万一高义欢在巴尔楚克遭遇危险,这一万魏军加上五千蒙古骑兵,便将从北面杀至,挽救危局。
  
      在斥候告知瓦剌人向北逃离后,赵大宪当机立断,改变进军方向,发起了追击。
  
      徐黑虎封为国公,深深刺激了魏军众将,赵大宪作为魏王心腹,又是外戚,心里自然不服气。
  
      他领着魏军一路追击,令巴图尔珲苦不堪言,向北又跑了上百里,却还是甩不掉身后的魏军。
  
      眼看这么跑也不是办法,巴图尔珲也是越跑越生气,十万大军还没整明白,就稀里糊涂的输了,让他很不甘心,也确实太过丢人。
  
      大军跑到托什干河畔时,巴图尔珲鼓足余勇,回头再战,结果被赵大宪再次击败。
  
      这让脸面丢尽的巴图尔珲彻底丧胆,强迫和硕特部首领留下断后,自己转身就跑。
  
      和硕特蒙古见巴图尔珲这么不是东西,也是干脆,直接便投降了赵大宪。
  
      巴尔楚克的战斗很快结束,魏军伤亡三千余人,主要是被瓦剌人射中战马摔死摔伤,但也创造出了辉煌的战绩,杀敌两万,俘获三四万人,剩下的瓦剌人则四散逃脱。
  
      这也是没办法,想要全歼骑兵确实不太容易,瓦剌人跑起来一溜烟,魏军只能追着主力打,没有精力去追击散开逃跑的瓦剌骑兵。
  
      徐黑虎等人继续追击瓦剌人,后军五千蒙古和吐蕃轻骑兵,也参与了追击,他们是轻骑兵,更加善于长途追击。
  
      魏军骑兵追击数十里,火枪骑兵陆陆续续打完火铳,开始清理战场,押解着一队队的战俘,驱赶着成群结队的战马往莎车方向而去。
  
      莎车城之北的小城麦盖提附近,数万魏军在此汇集。
  
      高义欢穿着金盔金甲,在众将士的簇拥下,来到缴获的马群之中,他看着数万匹战马,遍布原野,上前抚摸着一匹战马,对众将士笑道:“有了这批战马,大军从大同出关,包抄辽西走廊,将多尔滚聚歼在关内的战略,便可以实现了。”
  
      此前魏清之间的格局,是清军骑兵强大,而此战之后,魏军的骑兵将强于清军。
  
      有了这批战马,高义欢能将魏军骑兵,当然主要是骑马的步军,扩张到十余万人。
  
      届时,魏军完全有能力,控制辽西和漠南蒙古,甚至逼迫东蒙古与满清决裂。
  
      “大王,臣抓住一人!”这时刚赶来汇合的赵大宪,听说高义欢再查看战马,急忙敢过来邀功。
  
      高义欢回头望去,只见赵大宪领着十多名士卒,押着一名五十岁左右的男子走来。
  
      那男子身体微胖,白白净净一看就不是蒙古人,他见了高义欢,立刻脸色惨白,双腿发颤,胆怯的低下头去。
  
      高义欢疑惑的打量他一眼,心道:“老子有这么可怕吗?”
  
      这时赵大宪笑道:“大王,臣半路截杀巴图尔珲,此人混迹于战俘之中,被和硕特部首领举报,他叫范文程。”赵大宪献媚的笑道:“臣一听名字怪耳熟的,才想起以前就常听大帅念着这个名字,便将他提来献给大王!”
  
      高义欢眉头一挑,又看了范文程一眼,见范文程抖的更厉害,脸上立时残忍起来,“怪不得,怕孤王就对了!”
  
      “哈哈~范文程,你也有今天!”高义欢看着他忽然大笑起来。
  
      范文程打了个寒颤,知道自己必死,惨白着脸道:“要是巴图尔珲听我劝告,我不至于此!”
  
      高义欢眉头一竖,听口气,龟孙心里还不服气,高义欢立刻一招手,一字一句道:“高义成,让玄衣卫先招待一下他,好好给孤审理!”
  
      (求月票,推荐,订阅,感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