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907章攻取洛阳下,南明大丈夫第907章攻取洛阳下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907章攻取洛阳下

第907章攻取洛阳下

魏军穿过冰冻的护城河,一头撞入城墙下面,火枪手排枪压制城头,“砰砰砰”的枪声中,打得城头清军连连坠落。
  
  城上的清军蹲在墙垛后,不敢冒头,伸手从木箱中拿出一枚震天雷,点燃后直接从墙垛上丢下去。
  
  “轰”的一声响,墙角暴起一团红光,升腾起白烟,几名魏军士卒立刻被气浪掀飞,登城梯上的魏军,也被炸了下来。
  
  这时,丢雷的清军,悄悄起身,想要看下战果,刚探出头来,一枚弹丸正中眉心,清军立刻仰面而亡。
  
  魏军士卒扛着登城梯,从成排向城头射击的火枪手身边冲过,来到瓮城的正面,竖起梯子搭在城头,士卒蹭蹭的往城头攀爬。
  
  城上的守军被火枪压制,不敢冒头,从射孔中零星放着鸟铳、射出箭矢,丢下滚木礌石,都毫无准头。
  
  这时魏军士卒顶着盾牌,咬着刀背,一手扶梯向上爬,最先爬上城的士卒,刚露出半个身子,锋利的矛头便迎面刺来,魏军士卒避无可避,被逼得直接惨叫着从梯子上跳下。
  
  城上清军忙收矛,而这时后面的士卒紧接着爬上城头,长矛再次刺来,但士卒已有防备,身子一侧,躲过矛头,然后将盾牌砸出,便跳下来一滚,战刀横扫砍中清军大腿,可立刻又有几名清军杀至,从侧面一矛将魏军捅死。
  
  这事后续的魏军跳上城墙,挥刀与清军战成一团,两军在城头惨烈厮杀。
  
  另一处,一名魏军头顶的同袍惨叫着坠落,那魏军在梯上不动,嘴咬着战刀,手取下一枚震天雷点燃,然后抛上城头。
  
  “轰”的一声响,他的头顶传来一声巨响,几名清军直接被炸下城头。
  
  硝烟未散,魏军士卒便持刀在手,蹭蹭往上窜,跳入烟雾弥漫的城头。
  
  城墙上,魏军士卒与清军士卒换命搏杀,清军站着地利,不断有魏军士卒坠城,可是魏军士卒人多,一人坠下,更多的士卒已经拥挤到了城下。
  
  党守素站在盾车后,身边是抬枪向城上射击的铳手,身前是攀爬而上的魏军士卒。
  
  他看见登城梯上的魏军士卒不断坠落,不时有震天雷在城墙脚下爆炸,脸色却十分冷峻,目光紧紧盯着城头。
  
  “城门左侧,云梯车上!”党守素见瓮城城门左边不远处,有魏军士卒登上城墙,与清军进行搏杀,当即急声喝令。
  
  魏军士卒占据一段城墙,清军就没法子从那里投雷,只要云梯车搭上去,魏军士卒就能源源不断的上城。
  
  一个局的士卒,立刻拥着两架云梯车向前冲,城头的和讬见此,脸上大惊:“快!火炮轰击!”
  
  他挥刀怒指,身边的清军立刻抬起一们佛郎机,压低炮口,向云梯车射击。
  
  “嘭”的一声响,腾起一团白烟,炮弹呼啸而至,砸在地上溅起一片冰雪。
  
  清军一击不中,连忙换上子铳,抬起又射,终于击中一架云梯车,但另一架却继续上前。
  
  正当清军要继续轰击时,远处魏军臼炮阵上,炮手终于调整好了方位,一枚开花弹落在城头,“轰”的一声巨响,清军炮手和佛郎机炮都被掀飞,连和托也倒飞着撞在城楼上,引得护卫一阵惊呼。
  
  这时云梯搭上城墙,魏军士卒源源不断的登上城头。
  
  双方厮杀激烈,清军虽占着地利,但也顶不住魏军的攻击,死去的清军铺满了城头。
  
  终于,魏军士卒占据一段城墙,一名魏军跑到内城边,看见墙的背面,清军的抛石机依然甩动着抛杆,向城外砸着石块和震天雷,忙点燃一枚震天雷,顺着墙壁丢下,“轰”的一声巨响,操作的清军和民夫都被炸飞。
  
  墙角这个位置,不太容易吊射,其他魏军士卒纷纷效仿,震天雷如雨点般落下,突然遭受攻击的清军,立刻大乱,而少了抛石机的干扰,魏军士卒开始毫无阻碍的冲到城下,然后顺着梯子上城,清军被杀得节节败退。
  
  和讬被人扶起,看这翁城危急,急忙推开属下,大声怒吼:“快,调援兵过来增援。”
  
  这时,城头上,魏军士卒越来越多,占据一段城墙的魏军,开始向两面推进。
  
  党守素见此,知道只差最后一根稻草,就能压垮清军,他当即抽刀怒吼,“给我杀!”
  
  魏军占据瓮城正面后,火枪手便无事可做,闻令便纷纷收枪,跟着党守素冲向城池。
  
  他们必须要将清军逼出瓮城墙,彻底占据瓮城,然后从瓮城与西城的连接处杀上西城墙,并夺取西城门。
  
  随着魏军士卒持续登上城墙,城墙上已经挤满了魏军的身影,魏军长矛突刺,战刀挥砍,投出震天雷轰击,将清军打得节节败退。
  
  远处魏军中军,金声桓放下千里镜,脸上露出微笑,“臼炮前移,马军准备,防止鞑子弃城。”
  
  此时随着瓮城内的抛石机被摧毁,魏军的臼炮开始前移。
  
  在西城门旁的登城台阶处,一队穿着白甲的清军,蹭蹭的登上城头。
  
  他们刚上城就撞见了杀到的魏军,双方开始激烈搏杀。
  
  此时天空中黑点飞过,落在西城门的后方,“轰隆”的巨响声中,街道上赶来增援的清军,顿时就被掀飞一片,剩下的士卒顾不上支援,纷纷伏地躲避炮击。
  
  此时魏军士卒,已经杀到登城台阶处,将增援的清军堵在台阶上,并开始往下推,防守迅速恶化。
  
  和讬守着城门楼子,转眼身边只剩数十人,并且被明军逼得不断后退,最后终于到了城墙边缘,退无可退。
  
  党守素带着密密麻麻的士卒涌上城头,锋利的长枪,闪着寒光的战刀,将和讬团团围住。
  
  这时,和讬脚下铺满的清军的尸体,他背靠城楼,身前是围成半圆的魏军士卒,他们长矛突刺,将和讬身边的清军全部捅死,片刻间只剩他一人。
  
  党守素带着凶悍的魏军士卒,将他包围,挥刀怒吼,“鞑子,还不束手!”
  
  和讬浑身是血,提着战刀绝望的扫视城头,只看见魏军密密麻麻的身影,脸上不禁露出惨笑,遂即变得狰狞,挥刀向魏军砍来。
  
  十多支长矛同时捅入他的腹部,然后猛然抽出,和讬战刀脱手,鲜血飙射,倒地而亡。
  
  “走,打开城门!”党守素见此并不停留,他大喝一声,便领着士卒调头。
  
  这时魏军从城上打出一排火铳,已经击溃台阶出的清军,魏军士卒冲下台阶,一部去打开城门,一部追着溃兵进入街道,开始与清军巷战。
  
  不多时,西门和瓮城城门内的石块被魏军搬走,城门嘎吱的被士卒推开,密集的向蚂蚁一样的魏军,顿时涌进城来。
  
  城外,金声桓战刀一指,排列整齐的魏军迅速跑步通过城门,枪林起伏,整齐的脚步声,震慑整个洛阳城。
  
  (感谢大家的支持,求月票,推荐,订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