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917章援军赶来 新,南明大丈夫第917章援军赶来 新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917章援军赶来 新

第917章援军赶来 新

土墙上的义军士卒用弓箭射杀着清军,不时向下投出震天雷。
  
  清军弓箭手和火铳手也射击着压制城头,并不断投雷,杀伤着义军。
  
  震天雷杀伤力巨大,这使得两军的伤亡都十分的惨重,土墙下铺满了尸体。
  
  从天空俯瞰,战线上,代表清军的黄点,已经冲入杂色的义军中,两军前锋陷入你中我,我中有你的搏杀。
  
  不过两军混战之下,却也使得双都克制使用震天雷,变成了冷兵器的搏杀,伤亡反而小了许多。
  
  这时刘黑子操着一把大刀,守住一个缺口,大刀挥舞之下,清军连连滚落,尸体已经填平土墙前的深壕。
  
  此时王家屏继续投入兵,他的三千黄甲兵,全部投入战场,逐渐取得了优势。
  
  清军中,旗兵的素质确实比绿营兵强,甚至比义军还要厉害一些,义军只能凭借意志坚定来阻挡清军的进攻。
  
  另一个缺口处,谢迁被人砍了一刀,清军终于揪准机会,一拥而上占据高点,眼看就要突进寨子。
  
  王家屏见此将腰刀拔出,“弟兄们,机会来了,给我突击!”
  
  在他身后督战的三百旗兵,顿时一声大吼的加入战团,战场上杀声震天,义军伤亡渐渐增大,沮丧的情绪开始蔓延。
  
  义军很少与旗兵正面对决,好汉们能打成这样,已经十分不错了。
  
  眼看情况紧急,谢迁带伤找到刘黑子,再次提议:“大帅撤吧,我们死了不要紧,大帅你不能落在鞑子手里。”
  
  刘黑子面无表情,歇了几口气,便又操起门板大刀,冲入人群中横扫一片。
  
  他这把大刀着实讨巧,挥动起来他自己都刹不住车,大刀借着惯性,刀碰刀段,枪碰枪折,就是穿着铁甲的清军头目,在锋利的刀锋下也给他斩成两段,真是触之即亡。
  
  谢迁一咬牙,只能操刀加入战团,他同刘黑子并肩战斗,两个人,竟然压制着密密麻麻的清军冲不上来。
  
  远处,博洛用望远镜观察着断壁残垣的土寨,判断出刘黑子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天黑之前,王家屏应该能拿下土寨。
  
  忽然,一阵喊杀声响起,土墙两侧的山头,各冲下数百好汉。
  
  博洛调转千里镜,便见这些汉子,背后背着系着红布的大砍刀,胸前挂着震天雷,一边冲,一边点火,为首一人身后两把大刀,嘴上咬着火折子,左右两手各持一枚震天雷,怒目圆瞪着,一边冲,一边叫骂,“王家屏俺直你老娘!”
  
  曾大龙见土墙撑不住,从山头冲下,好汉们手里的雷,边跑边扔,黄甲兵猝不及防,被炸得屁滚尿流,立刻大乱。
  
  曾大龙手持双刀,冲入人群,杀向王家屏,把王家屏都惊呆了。
  
  这时他的督战队已经压上,身边没什么人,机警的他再次把腿就逃。
  
  博洛从千里镜中看见这一幕,气得眼珠子都差点迸出来,急忙下令骑兵出击阻拦,但山路不好走,为时已晚,黄甲兵已经开始后撤。
  
  清军被再次击退,让好汉们欣喜万分,但是义军的损失,加上震天雷所剩无几,又令人大为沮丧。
  
  这时刘黑子却放下心来,告诉众人道:“兄弟们,最迟明天一早,咱们的援兵就该到了。”
  
  土寨外面,“啪啪啪”的几声脆响,王家屏被抽得身子一个踉跄,被身后祖泽清扶住。
  
  清军在进攻中损失惨重,不得不暂时停止进攻,调整战术,浪费了宝贵的时间,让博洛感到愤怒。
  
  “懦夫!”博洛大声怒骂,对王家屏的行为深感耻辱,严厉的斥责他,身为大清八旗勇士,怎能临战退缩。
  
  王家屏被打得脑袋嗡嗡作响,连忙辩解,“王爷,奴才没想到两边的流寇敢冲下来,王爷再给奴才一次机会,奴才一定打下来。”
  
  博洛正要发话,这时斥候忽然来报,“王爷,三十里外,发现一支人马,正向黄土崖而来!”
  
  博洛眉头一皱,援兵来的好快,不过都是些流寇而已,不足为惧,但该给的重视还是要有,为防万一,他必须尽快击破山寨,然后调头打掉援军,一劳永逸的解决山东匪患。
  
  “王家屏,你连夜攻击!”博洛当即下令,然后又吩咐道:“把绿营兵都派出去,这些人打不了硬仗,让他们阻击下援军,包围黄土崖四周!”
  
  黄昏时分,清军短暂的偃旗息鼓,简单吃了一些干粮,火炮再次轰鸣。
  
  这一次,王家屏和祖泽清都参与进攻,博洛亲自给他们压阵。
  
  激烈的战斗再次打响,两军举火夜战,展开了殊死搏斗,好汉们火铳打光了,就抄着战刀上,战刀折断了,就用拳头打,用牙咬。
  
  战斗到后半夜,左侧山头上轰隆一声巨响,曾大龙与冲上山头的蓝甲兵同归于尽,谢迁身中数刀依然奋力砍杀清军,将刀捅进清军的胸膛。
  
  这时土墙已经失陷,清军冲入山寨,两军逐屋争夺,刘黑子守着他的聚义厅,大刀一挥,刀光闪过,身前清兵便被砍成两半,花花绿绿的肠子就淌了出来。
  
  刘黑子大刀生猛,谁上前就一刀给人腰斩,台阶上已经铺满了尸体,还又满地的肠子。
  
  三千好汉与六千汉军旗厮杀,已经死伤大半,好在山寨立于谷中,一面是土墙,三面是峭壁,好汉没得路走,纷纷拼死奋战。
  
  他们结阵能力不行,单打独斗却是好手,黑夜中进行混战,一个好汉顶几个清兵。
  
  这时大群的黄甲兵涌向聚义厅,刘黑子守在门口,一刀逼退几杆长枪,又一杆长枪从侧面偷袭,刺中他的腰部。
  
  激战大半夜,让他的动作有些迟缓,可巨疼还是让他回手一刀,将偷袭自己的人砍成两段,然后用刀戳地支撑着躯体,冷眼看着面前汉旗兵。
  
  刘黑子忽然大吼一声,猛的拔出插在腰间的长矛,然后投出,将王家屏身前的一名清兵顶死在地上。
  
  火光的照样下,王家屏的脸色被吓惨白,聚义厅前的清兵也魂飞魄散,这么凶猛顽强的战将,他们还是真没什么机会看见。
  
  刘大帅是魏国高大王的兄弟,果然生猛!
  
  一时间,清兵见刘黑子提刀向前,都不自觉的后退,无人敢近身,王家屏顿时怒吼,“杀死他!”
  
  后退的清兵,忽然反应过来,猛然挺起长矛,嗷嗷怪叫着冲上去。
  
  就在这时,激昂的唢呐声响起,“嘟嘟嘟嘟”的从清军后方传来,刘黑子抬起头,王家屏和博洛惊恐的扭头去看,便见漫山遍野都是打着火炬的人影,正呐喊着冲来。
  
  (感谢大家的支持,求月票,推荐,订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