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923章高大王很渣,南明大丈夫第923章高大王很渣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923章高大王很渣

第923章高大王很渣

    孙可望的沉银,是几年前高义欢出征巴蜀时的事情了。
  
      当初魏军向川南挺进,孙可望将张献忠缴获楚藩、蜀藩的金银珠宝,全部沉江,然后往云贵逃窜。
  
      当时魏军只知道孙可望沉银的大概区域,高义欢命人秘密探查,一直没有消息,不想这个时候被玄衣卫发现。
  
      这对高义欢来说,是一件大好事,要是将沉银取出,那军费就太充足了。
  
      高义欢说完,看着方家玉道:“这件事,玄衣卫立了大功,你将操办之人的名单上报给孤,孤王要重重有赏。”
  
      方家玉当即行礼,“臣代替他们谢过大王。”
  
      高义欢摆了摆手,正想让方家玉退下,忽然又问道:“辽西失陷到现在,多尔衮可有什么新动作?”
  
      辽西被魏军占据后,清军从北面出关的可能性不大,除非多尔衮愿意放弃所有物资还有眷属,只带骑兵出关,或许能够冲破魏军的阻拦,但这样一来,满清的家资还有眷属就全丢下了,就算多尔衮想如此,八旗兵估计也不会干。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在关内住了几年,怕是没什么人愿意放弃财产和眷属,独自逃关外。
  
      因此在高义欢看来,清军已经不可能从北面突围,但是多尔滚并非坐以待毙之人,此人最善于折腾,不折腾到最后一刻,他是不会甘心的。
  
      现在时间过半年,高义欢很想知道,多尔滚是否有什么新动作。
  
      方家玉想了想,抱拳道:“大王,臣到真有一事要禀报。”
  
      高义欢道:“你说!”
  
      方家玉想了想,“南京的内线禀报,多尔滚曾向南京索要一批海船和水手,不过被南京拒绝了!”
  
      高义欢眼前一亮,“还有这事?能拿到他们来往的文,或者什么证据吗?”
  
      方家玉摇了摇头,“朱慈烺很谨慎,自从几年前议和被搅黄后,就对我们提起了警惕,都是传的口信,拿不到什么证据,况且朱慈烺并未同意,自然更加拿不到把柄。”
  
      高义欢有些懊恼,“这样啊!那你们继续注意,一定要弄到朱慈烺出卖天下的铁证。”
  
      方家玉点了点头,“臣尽力而为!”然后忽然又说道:“大王,南京的内线一直再问,今后待遇的问题,臣该怎么复他?”
  
      高义欢皱了皱眉,不假思索,先开张空头支票,“你复他,待朕不待孤王得了天下,让他入阁,担任大学士。”
  
      方家玉装作没听到,“臣明白了!”
  
      高义欢当即摆了摆手,“那你先退下吧!”
  
      等方家玉离开,高义欢先提笔写了一封信给梁以樟,然后叫道:“大利,你进来!”
  
      周大利闻语走进房,行礼道:“大王叫臣?”
  
      高义欢上下打量他一眼,感叹道:“你跟在孤王身边也有些年月了吧!”
  
      “禀大王,快四年了!”周大利忙道。
  
      高义欢点点头,“这么久了,该让你去历练历练了。”说着高义欢将刚写好的信递给他,“这封信你可以看一看,看完后,你把他收好送去四川,然后你暂时就留在那里,监视督促四川方面,将孤王的银子取出来。你办好此事,来孤王重重赏你。”
  
      周大利忙行一礼,“臣谢大王栽培!”
  
      高义欢身边有不少侍卫,他每年都会推举一些前往武院,或者派出去历练,这些人便逐渐为他编织出一张大网,成为他的耳目,为他提供各种消息,以及控制军队。
  
      高义欢微微一笑,挥手道:“好了,你收拾一下,就出发吧。”
  
      时间很快就到了1651年1月底,魏国王京的许多官员,在过完新年后,陆续来到洛阳。
  
      这并不是高义欢想要迁都,事实上过来的文武,主要是关系兵事的要员,他们来此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便于就近指挥灭清之战。
  
      在魏军占据河东和河南后,关中已经成为后方,指挥起来多有不便,反应速度难免跟不上前线的局势,而洛阳之地位居天下之中,各方都能兼顾,且东有虎牢关之固,不用担心被偷袭,所以高义欢决定将洛阳做为临时行在,就近指挥作战。
  
      此时,刘黑子的义军震动江淮,为魏军创造了机会,再加上多尔衮似乎想要航海归辽,让高义欢觉得扫灭残清必须提上议程了。
  
      从指定战略,到兵利部署,筹备物资,这需要很长的时间,要是不早一点准备,万一多尔衮溜走,那情况就麻烦了,
  
      高义欢决定召集来到洛阳的众多将领,前来行宫议事,正式探讨灭清的方略。
  
      清晨,高义欢吃过早饭,王妃端来一碗茶水,让高义欢漱口,借机问道:“大王今日是要商议收复神京的事情么?”
  
      高义欢点了点头,将茶杯还,微笑道:“是这么事,等孤王扫灭满清,收复北京后,就能带爱妃去祭拜毅宗皇帝了。”
  
      朱媺娖听了却并不高兴,反而忽然问道:“大王收复了北京,然后准备怎么对付皇兄呢?”
  
      高义欢眉头一皱,脸上露出不快之色,不过这一天迟早要到来,他沉着脸道:“这件事你不要管。”
  
      朱媺娖从王京,追到洛阳,还将长公主也带在身边,就是希望能用亲情来羁绊住高义欢,可是她也明白这种可能性很低。
  
      朱媺娖见高义欢不快,可她今日已经提起话头,却不打算就这么结束,“大王能不能答应臣妾,万一有那么一天,大王可否放皇兄一马。”
  
      朱媺娖并不想看见高义欢攻灭明朝,杀死她的皇兄朱慈烺,当然他也不想看见朱慈烺杀了高义欢。这让她在这样的环境下,感到十分的煎熬。
  
      放一马是不可能的,能不能活,全看朱慈烺自己的本事,高义欢肯定不会手下留情。
  
      万一有那么一天,高义欢肯定是要弄死朱慈烺的,不燃江山怎么做的安心,而他也相信,朱慈烺要是有机会,也会毫不犹豫的弄死他。
  
      高义欢看见朱媺娖的神情,又不于是抚摸着她的脸,很渣的欺骗道:“放心,孤王答应你,你不要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