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927章同意交易,南明大丈夫第927章同意交易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927章同意交易

第927章同意交易

    南京,紫荆城,御书房内。
  
      朱慈烺召集心腹大臣,商议着大事。
  
      这时,他将冯铨的话语,转述给了几名大臣,书房内立时议论纷纷。
  
      朱慈烺等众人交谈一阵后,轻轻咳嗽一声,书房内安静下来,陈子龙行礼道:“陛下,臣以为此事可行!”
  
      朱慈烺看着他等他的下文,陈子龙道:“如果,清军愿意配合,我军声称北伐,大军接收北京,变成占据北京,必能大涨名心士气。”
  
      阮大铖道:“陛下,其实即便不打北伐旗号,直说谈判,鞑子畏惧大明,决定归还山东、北直,这也是一场大胜利。”
  
      朱慈烺微微颔首,确实,通过谈判,不动刀兵,收复北方,这其实也可以说是一场胜利。
  
      当然,这需要抹掉,清军即将被全歼的事实情况。
  
      如果清军还有选择,实力还很强大,明朝通过谈判收复失地,那自然是一场外交胜利,可是现在清军其实已经无路可走,魏军不仅要收复失地,还要灭了清军,那这个谈判,放走了本该被消灭的清军,便不能说是一场胜利了。
  
      不过,这不要紧,百姓哪里知道那么多,况且战争还没打,你魏军就说能收复失地,全歼清军,完全可以说你吹牛皮,嫉妒大明通过谈判,以最小的代价收复了失地。
  
      现在看来,书房内的大臣,大多赞成这个交易,因为北直山东的诱惑确实太大。
  
      如果大明收复这两地,朱慈烺正统地位不可动摇,而高义欢就尴尬了,大军继续进攻,就是赤裸裸的反叛,要是大军不进攻,气势立刻弱了一头,想统一天下就难了。
  
      名分和大义,说有用,可是有时候又不顶用,不过有这两样东西,无疑会得到更多的加持。
  
      朱慈烺看着众人,问道:“那几位爱卿准备怎么操作?”
  
      路振飞开口道:“陛下,满清现在无心恋战,因此我们必须要抢在魏军进攻之前,接受山东和北直。可现在有个问题,高贼部将刘顺横陈于南直与山东之间,挡住了我军北上之路,而据细作揍报,魏贼屯兵河东河南一线,我军进入山东,魏贼必然立刻抢占北京!”
  
      这确实是个问题,书房内几位大臣议论纷纷,明军在淮河一线,距离北京太远,而魏军就在河东,这边明军刚出动,那边魏军可能已经兵临北京了。
  
      一时间书房内,众人脸上都有愁容,陈子龙想了想,说道:“陛下,臣以为只有按着冯铨的建议,派遣水师抢占北京。”
  
      朱慈烺道:“一支孤师,恐怕难以撑起局面啊!”
  
      陈子龙接着道:“陛下,臣以为在此之前,我朝做好两件事,水师接收北京,便可以成功。”
  
      朱慈烺问道:“哪两件事情?”
  
      陈子龙道:“第一件事是通过冯铨,招降清军中的绿营。满清要渡海归辽,不可能将十多万汉军全部带走,朝廷必须招降那些留下的汉军。第二件事是,可以先发兵剿灭刘顺,打开北上通道,将大军推进至山东南部。”
  
      陈子龙顿了顿,继续说道:“如果这两件事办好,一旦水师占据京师,有冯铨为内应,朝廷便能迅速接收北直和山东留下的汉军,然后屯驻于淮北的大军沿着运河迅速北上,便足矣在魏贼没有反应之前,控制局势,造成既成事实。”
  
      “刘顺是高贼部将,朕发兵打他,会不会给高贼借口?”朱慈烺担心道。
  
      陈子龙道:“不管刘顺是不是高贼部将,只要陛下不承认,他就是流贼,这个时候,就不用考虑什么借口了。”
  
      朱慈烺点了点头,“那满清要的粮食和船,怎么给他们?”
  
      阮大铖开口道:“陛下,这个简单,调一批粮船走海路去山东,择一海港泊船,然后通知满清,让他们自取,对外就说粮食和船被满清劫去!”
  
      朱慈烺站起身来,在书房内来回走了几步,然后停下来扫视众人,严肃道:“这件事,诸位爱卿一定要紧守机密,切记不能走漏风声。”
  
      当下朱慈烺又与几位大臣,详细商议了一些事情,便让他们去执行。
  
      几日后,南京城兵部衙门中,几名官员处理着公务,一名武库清吏司的郎中,拿起了一份指令,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这时已经到了傍晚,旁边一名郎中走过来,微笑道:“方兄今日喝一杯么?”
  
      姓方得郎中却摇了摇头,“今天就算了,家里有点事情。”
  
      这名郎中叫方车厚,三十多岁,平时话很多,与兵部同僚关系极好,很喜欢交际。
  
      “哦,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么?”那郎中关心道。
  
      方车厚忙摆了摆手,“一点小事而已,明天再喝吧!”
  
      这时朝房外的打板声响起,方车厚遂即便收拾了一下东西,快步离开了公房。
  
      方车厚回到城中的院落,便换了一身常服后,来到后院,他挥手让下人们都退下,然后招来一个样貌平庸的车夫进入房间。
  
      车夫点头哈腰的进来,在门口便不停的道:“老爷好,老爷找小的有什么事?”
  
      等进了门,车夫顺手将门一关后,情况立时倒转,方车厚忙笑了相迎,“王都尉,快请坐!”
  
      车夫却并不落座,他机警的四下看了看,“俺就不座了,先生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
  
      方车厚闻语,当即压低声音道:“今日卑职在公房处理公务,发现了内阁下来一道指令,让兵部武库清吏司,清查全国的兵器、船只等物资的储备。一般而言,清查都是在年底进行,除非准备战事,否则不会年初清点,因此卑职估摸着,朝廷可能会有什么大的动作,所以报给都尉。”
  
      车夫点头思索道:“还有没有别的信息?”
  
      方车厚摇了摇头,“卑职级别不够,暂时只能接触到这一点信息,不过明日卑职可以去找同僚打听打听!”
  
      南京朝廷有什么动作,上面决策之后,事情总归是要交给六部去执行,单独一条信息或许看不出什么,但只要多找到几条,就能做出大概的推断。
  
      车夫沉着脸摆手,“不用了,问太多容易暴露身份,俺找机会去见个人,应该能打听清楚是怎么回事!”
  
      (感谢大家的支持,求月票,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