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930章徐州易帜 新,南明大丈夫第930章徐州易帜 新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930章徐州易帜 新

第930章徐州易帜 新

    刘黑子让人在夜间呐喊,虚张声势,骗得城墙上的清军,放了半夜的铳,射出近万支箭。
  
      清晨,徐州守军在城头俯瞰,运河只被填去一点,正欣喜之时,忽然又发现不太对头,城外怎么没看见什么尸首。
  
      正在这时,远处义军营盘中出来了一支人马,推着盾车来到河边,开始收集城上射下来的箭矢。
  
      徐州城虽是军事重镇,物资充足,可是箭矢和火药也不是用不完,昨天闹腾了大半夜,便消耗了二十分之一的箭矢和火药。
  
      城头,王家屏看见这一幕,脸上愕然,差点鼻子气歪,他一拳砸在城头,咬牙切齿,“好你个刘黑子,什么东西,还跟老子玩草船借箭!”
  
      接下来几日,义军仗着人多,虚虚实实的骚扰清军,时而白天填河,时而晚上填河,趁着守军一不注意,就填平一大段,等清军发现,便又虚张声势,骗骗箭矢和火药,消耗着城中器械。
  
      此时,徐州城下,义军士卒顶住盾牌,推着盾车,近万人将一筐筐的泥土倾倒进护城河中,激起滚滚浊浪,旷野上人流穿梭,车轮留下道道印迹,场面十分壮观。
  
      短短十日时间,刘黑子的人马,便已经在东城外,填出一段约二百多丈宽的护城河,将泥土推进到城墙脚下。
  
      在这段时间里,义军的攻城器械也早已就绪,只等火炮从河南运来,便要开始攻城。
  
      这时刘黑子骑马注视着填河的义军,犹如蚂蚁搬家般,将土石倒入河中,已经填出了足矣攻城的宽度,当即一挥手,“撤回,停止填河!”
  
      叮叮叮~的鸣金声响起,填河的士卒,立刻如潮水般撤退。
  
      城头上张弓射箭的弓手,抬铳轰击的火铳兵,看着义军撤退,城墙下很快便得冷冷清清,只剩下丢弃的箩筐、独轮车,以及横七竖八躺着的尸体,逐渐停止了射击。
  
      王家屏从城上探出半个身子,目光严峻的注视着城墙脚下,看见护城河已经被填平,失去了防护的作用,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他手扶着墙垛眺望,半响忽然扭头问道:“派出去的人还没回来吗?”
  
      “还没有,会不会被抓住了!”旁边一名千总担心道。
  
      王家屏拳头捶在城墙上,“老子派了几批人,运气不该那么差啊!”
  
      他话音刚落,一名清兵快步跑来禀报,“军门,去淮安的人回来了!”
  
      王家屏大喜,急问道:“人在哪里?”
  
      “启禀军门,人在南城,刚吊上来!”
  
      王家屏闻语,等不及士卒将人带来,便脚步匆匆的赶到南城。
  
      此时护城河中的哨船已经将人送到城墙边,然后拉上城头,回来的汉子正往东城去,迎面便撞见了赶来的王家屏。
  
      “马督师怎么说?”王家屏毫不避讳,他就是要让城上的属下听见,他已经联络的明军,让他们吃一颗定心丸。
  
      现在大清已经靠不住,清军士卒人心动摇,如果没有外援,城中有不少人肯定会选择投降刘黑子。
  
      毕竟挖高义欢祖坟的是王家屏,又不是他们,大不了就是做俘虏,给魏国做几年苦力,总归是能保住性命。
  
      信使听见王家屏的话,正要回答,王家屏却一个箭步抢上来,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猛使眼色,让他低声回报。
  
      “启禀军门,卑职见到了马督师,督师令军门在城头遍插明旗,他不日就会发兵来救!”说着,信使还从怀中取出了一封马士英的手书。
  
      王家屏心头大喜,长出一口气,大声说道,“马督师给老子写信了!”
  
      他大喊一声,简直戏精,然后急忙接过信件,匆匆看了一遍,顿时一块石头落地。
  
      马士英让徐州易帜,打出明军旗号,宣布归顺大明,刘黑子再攻徐州,马士英便能光明正大的出兵,来解徐州之围。
  
      信中马士英保证给王家屏应有的待遇,让王家屏、马光辉务必守住徐州,大明已经准备了十万大军,会随时北上支援。
  
      王家屏看完信,再次朗声道:“马督师准备了十万大兵,不日就会增援徐州。”说着,他对部将道:“你们守好城池,本帅去见马总督!”
  
      城上的清军听了王家屏的话议论纷纷,有明军增援,他们心中也都有了一些底气。
  
      王家屏则拿着书信,脚步蹭蹭的下了城墙,前往总督府邸,将消息告知马光辉。
  
      总督府邸,马光辉拿着那封信观看,周围聚集了一大批清将,一旁的王家屏说道:“总督,弟兄们被魏军俘虏,都得给魏国做苦力,投靠明朝,大家则能继续享受荣华富贵。现在马士英十万大军已经准备就绪,总督不要犹豫了,俺们易帜吧!”
  
      魏清交战多年,清军连吃败仗,被俘虏了不少人。
  
      魏国如何处理俘虏,清军这边多少知道一些,绝大多数清军俘虏,都沦为了魏军矿场的苦力,或者军户的佃农。
  
      北方连连战乱,人口损失惨重,土地抛荒严重,魏军使用军功授田制度,士卒分了田,需要人来种植,良民要种自己的土地,没什么人愿意去做佃户,而为了保证军户的利益,高义欢只能将大批战俘,充为长约佃户,限制他们的自由,让他们给军户种地。
  
      这其实与满清用《逃人法》限制旗奴,是差不多的,魏国也制定了严酷的法令,来限制战俘逃脱,保证军户的军田有人来耕种。
  
      这样一比较,除非没路可走,不然清军也没什么人愿意去做魏国的战俘。
  
      马光辉看了看信,脸色凝重,一旁王家屏继续煽风道,“总督,卑职听说摄政王准备撤离,从海上归辽,届时未必能带上我们,总督该为兄弟们谋条后路啊!”
  
      他一说这话,周围的清将也都动心了,纷纷七嘴八舌赞成王家屏的意见。
  
      马光辉沉吟半响,忽然抖着那封回信道:“易帜归明,本督没什么意见,可是王军门你得给老子解释一下,为啥马士英马督师在回信中,将你的名字写在老子的前面?”
  
      王家屏脸上尴尬,连忙叫屈道:“冤枉啊!这不是总督让卑职主持联络,马督师给卑职回信,自然是先提卑职的名字,总督千万不要误会啊!”
  
      城外义军营帐遍布原野,在义军帅帐内,刘黑子见填河完成,正与众将商议攻城事宜。
  
      这时,他们看着沙盘,刘黑子问道:“老袁,大王那边回复没有?”
  
      袁宗第开口道:“大王十分看重徐州,同意调拨火炮给我们攻城。”他顿了顿,“算时间,健锐营应该已经运着火炮上路,料想近几日就会送到营中。”
  
      刘黑子闻语,满意的颔首,就在这时,谢迁挑帐进来,急声道,“大帅,不好了,城上清军把旗帜换成明军旗帜了!”
  
      刘黑子闻语大吃一惊,急忙拿上头盔,同众人出了帐篷,然后策马出营,勒马驻立在一处山丘上,果见城头的三角黄龙旗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面面“明”字四方旗。
  
      刘黑子勒马注视着城头,“王家屏这个龟孙,搞什么名堂,以为换面旗子,老子就不打他呢?”
  
      (感谢大家的支持,求月票,推荐,订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