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939章大沽外海 新,南明大丈夫第939章大沽外海 新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939章大沽外海 新

第939章大沽外海 新

    七月二十五日,月色如水,天津东面的大沽口外,一片波光粼粼,大海上的海浪扑打在海边的礁石上,发出哗哗的声响。
  
      远处的海面上,一片灯火闪现,亮光层层叠叠,仿佛海市蜃楼一样,场面壮观。
  
      这片近海夜泊的灯火,正是从崇明出发后,借着季风北行,来到天津外海的明军水师战船。
  
      近两万明军,航行数千里,到达目的地,如此强大的海上投送能力,即便是现在的海上强国荷兰、西班牙,也很难做到。
  
      明军到达这里,他们将从天津上岸,然后沿着运河进抵通州,最后接收北京。
  
      一旦明军进入北京城,北直隶的州县就会易帜,届时魏军就会失去攻击北京的借口。
  
      因为与多尔衮有协定,明军水师不好直接冲入大沽口,所以选择在近海一处海湾内,降帆下锚,并派人上岸交涉,然后再登岸接收北京。
  
      在海岸边,并没有炮台,只有一个防御水匪和海盗的墩台,驻扎着近百清军。
  
      大沽是海防重地,不过清军显然并未能意识的这一点,幸而明军是来和平接收,不然直接发炮,顷刻间就能让墩台变成废墟。
  
      墩台上清军士卒注视着海面上的夜火,心情都非常的震撼,士卒心中忐忑,吓得一夜未眠。
  
      天色渐亮,郑成功派出一艘小船,再次滑向岸边,准备去与岸上守军交涉,询问什么时候能够上岸。
  
      此时,驻守天津了梅勒额真,已经来到大沽,他远眺海面上的百余艘战船,心头赶到十分的震撼。
  
      “主子,明军使者到了!”两个包衣兵,带着一员明将过来。
  
      来人正是高义仠,他身穿一套鱼鳞甲,头戴凤翅盔,身后披着大红披风,手按着腰刀,大步走过来,然后一拱手,朗声道:“这位将军,本将奉主帅之命,前来询问,我军何时能够上岸?”
  
      梅勒额真解释道:“这位将军,我已经派人去禀报,还请再等一等,京师消息一到,你们立刻上岸?”
  
      高义仠皱起眉头,不赖烦道,“大军停泊近海,太过显眼,若是被魏军斥候察觉,后果不堪设想,北京的消息到底还需要多久传来。”
  
      梅勒额真忙道:“大沽口到京师三百多里,快马一日便达,再加上汇报的时间,最晚明早,便会有消息传来,还请将军再等一天~”
  
      明军这次是和平接收,需要满清的配合,不好硬闯,高义仠鼻子里呼出一口气,沉声道:“那好,我们再等一天,时间一到,你不要阻止我们上岸!”
  
      清将忙点头,“好好,真是多谢理解~”
  
      ~~~~~~
  
      居庸关之南,桑干河谷地,河流起源于河东五台山北麓,经过宣府,穿过长城流入顺天府,最后奔流入海。
  
      在河的两岸,有清军重兵驻扎,两侧长城上有火炮控制河谷,兵马难以通行。
  
      这是,天色已黑,在河谷两侧的墩台上,点着一堆柴火,十多名穿着布褂,带着斗笠的清军,做在一起,正有一句,没一句的交谈。
  
      火堆上,铁锅里烧了一锅清汤寡水,一名老卒见汤煮沸了,便往里面丢了一些野菜,撒了点盐巴。
  
      清军物资匮乏,加上多尔衮已经决定撤离,便没有给这些带不走的士卒什么补给。
  
      这时野菜熟了,士卒们各自分了点,一名健壮的汉子,吃了几口苦涩的野菜,气得将碗一丢,一脸的气愤,“俺直他娘的,让老子天天吃这个,你们知道魏军晚上吃啥么?烤番薯,隔着老远,就能闻见香味的烤番薯,老子真想吃一口!”
  
      为首的老卒将碗一放,板起脸来,怒声喝斥道:“赵铭,你不吃就不吃,再说这样的话,老子也保不了你!”
  
      叫赵铭的汉子却依然愤愤不平,不过明显底气不足,声音小了些,“皇帝不差饿兵,俺当兵吃粮,直娘贼的天天就给俺吃这个,还不让俺说了。”
  
      几名清军正吵着,一名小卒却忽然站起身来,扭头看向墩台下的河水,惊呼道:“头儿,好像有人!”
  
      为首的清兵,闻语神色一变,当即一挥手,站起身来走到墙边向下眺望,却只听见河水哗哗声响,看见大概六丈宽的河面上,河水正在流淌。
  
      赵铭也站起身来,看了一眼,满不在乎的道:“狗子,你看错了吧!”
  
      那小卒却道:“我真听见声音了。”
  
      一旁的老卒看了看,河面虽然只有六丈宽,一目了然,但是毕竟天色黑,难免有所遗漏。
  
      当下他扭头道:“赵铭你去看看!”
  
      汉子不乐意了,“饭都吃不饱,看个鸟~”
  
      老卒眉头一竖,怒目瞪向他,汉子却暗道倒霉,“好,俺去还不成么?”
  
      说着,他便转身,老卒又点了两名士卒,“你们一起去!”
  
      三人下了墩台,赵铭解开裤子撒了泡尿,便裤子一提,随便看了一眼,对两个跟班道:“走,回去睡会儿。”
  
      老卒看赵铭这么快就上来,想要发火,可还是忍了下来,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爱咋样就咋样吧。
  
      这时赵铭一走,岸边一个黑影便从水中浮了出来,正是王大拿。
  
      他本来准备从北面绕道去宣大,可是在得知明军水师到天津外海后,他改变了主意。
  
      从天津外海到北京,只有三百多里,步军三天就能进抵北京城外,急行军速度更快,他已经没有绕道的时间,因此他选择了冒险向西,走一百二十余里,进入宣大,直接向虎大威禀报。
  
      这时他听见墩台上又开始闲谈起来,便潜入水中,手扒着河底的泥土,逆流潜行。
  
      ~~~~~~
  
      居庸关外,魏军营帐遍布,五万魏军驻扎于关前三里处。
  
      从关墙上往外俯瞰,魏军营盘火光点点,打着火炬的士卒,在营中游走巡逻,戒备森严。
  
      这时在营地中间,一座占地数亩的大帐外,站着手持长矛的甲士,架子上的火盆里火苗随风噗噗的闪动,帐篷内则灯火通明,牛油大蜡,烤的帐内有些燥热。
  
      魏军都督虎大威,穿着白色的内衣,正负手站在沙盘前出神,这时帐帘忽然被挑起,一名士卒进来,急声禀报:“都督,玄衣卫的细作,有紧急军情禀报!”
  
      (大佬们新年快乐,感谢小竹子哥哥的1000,书友打赏)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com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